•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虎叔[全本]

番外:熊虎豹三人行(五十三)

時間:2019-04-24 21:09:20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496   評論:0
  初二那天是個大風天,吃過早飯虎子去廚房洗刷碗筷,小蹦豆就一直圍著他爸雷豹不停地轉來轉去,一副想要說什么又不敢說的樣子。

  最后把豹子惹得不耐煩了,瞪起倆眼看著小兒子說:

  “你一大早圍著我繞來繞/到底想干啥?屁股上長釘子了坐不住啊是咋地?要是有啥話想說你就趕緊說!老圍著我轉啥轉!”

  壞熊在一旁立刻踹了豹子一腳說:

  “孩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圍著你轉想跟你親近親近咋啦?有你這么當爹的嘛?來,小蹦豆,,不理你爸,你過來圍著熊叔轉,熊叔隨便你圍著我怎么轉,想咋轉咋轉,讓你轉個夠!”

  “熊小子你不懂就少放屁!他圍著我轉是想親近我嗎?他肯定是有啥事想求我又不好意思開口,我這是想讓他有啥事兒趕緊說,光圍著我轉就算轉上一天又有啥用?”

  豹子一臉不屑地看著壞熊說。

  壞熊只好伸著脖子鼓著倆眼去看小蹦豆,看看孩子怎么說。

  小蹦豆只好有些難為情地問:

  “爸,咱家老房子的鑰匙在你那不?我想去老房子看看。”

  “老房子有啥好看的?”

  豹子直通通地問。

  壞熊立刻懟了豹子一肘子。

  “孩子那是去看老房子,肯定是想跟海山黏黏糊糊但又沒地方去,所以才想去老孔印P”畝梗你家老房子已經被丫丫他爸給占了,你去不了。”

  壞熊笑嘻嘻地說。

  “丫丫他爸回來了?”

  小蹦豆驚訝地問。

  “是啊,早回來了,你不知道?”

  壞熊說道。

  小蹦豆搖了搖頭。隨即想起了小時候他和丫丫偷看李鐵匠和他徒弟小林在鐵匠鋪種孩子的情景,以及海山他爸武木匠和李鐵匠老婆之間的風流事,感覺有點亂。

  “那丫丫媽媽現在跟誰過啊?”

  小蹦豆忍不住八卦了一下。

  “跟著你的老公公武木匠啊,李鐵匠已經跟丫丫媽媽離婚了。”

  壞熊說道。

  小蹦豆被“老公公”這個詞弄得小臉兒通紅。

  “要不我給李鐵匠打個電話讓那個他去外面躲躲?”

  壞熊笑嘻嘻地看著小蹦豆調戲說。

  “別,別麻煩人家了。”

  小蹦豆紅著一張小臉趕忙阻止他熊叔。

  豹子也剜了壞熊一眼。

  “小蹦豆,熊叔我知道一個地方沒人,就是你虎叔的內衣工廠,現在工廠停工了,一個人都沒有,那么多空房子,你和海山怎么造都沒人管。你老黑大爺他們住的屋子還有炕有劈柴,他們現在都不在廠里住……你虎叔把工廠所有;一大串鑰匙都放在桌子最右的抽屜里了。”

  壞熊很熱心的給小蹦豆指點迷津。

  小蹦豆高興地拉開抽屜拿出鑰匙,然后跑過去吧唧在他熊叔毛乎乎的臉蛋子上用力親了一口,麻雀一樣歡樂地飛走了。

  壞熊摸了摸被小蹦豆親過的臉蛋子,望著小蹦豆的背影咕噥著說:

  “孩子長大了,要去找男人了。”

  豹子伸手在壞熊的后腦勺上拍了一巴掌。

  “閉嘴!”

  豹子朝壞熊吼了一嗓子,特兇。

  小蹦豆手里拎著鑰匙出了家門,從兜里掏出手機給海山打了個電話。

  “海山哥,是我啊,豆子,嘿嘿,想我了?我也想你,嘿嘿,我拿了俺虎叔工廠的鑰匙,現在廠子里沒人,咱倆去工廠吧。嗯,好,一導。”

  小蹦豆喜滋滋地掛斷了電話,往他虎叔的內衣工廠走了過去。

  海山也在家里掛斷了電話,然后趕緊刷牙洗臉還打了盆熱水特意把下身和屁股都洗了洗。

  “爸。我出去玩了。”

  海山跟他爸打了聲招呼穿著一身警服和大衣出門了。

  過了一會兒,海山他爸也從屋里鬼鬼祟祟的出來了,然后遠遠地跟著海山一路往內衣廠的方向走了過去。

  壞熊接到小蹦豆電話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后了。

  “熊叔你快來內衣廠!海山跟他爸打起來了!”

  小蹦豆在電話里著急地喊。

  “啊!小蹦豆你別慌,熊叔馬上去,你先躲遠點,讓他們隨便打,你別遭殃就行。”

  誦芄疑系緇岸員子說:

  “海山和他爸在內衣廠打起來了,走,咱倆去看看熱鬧。”

  豹子聽完兩顆眼珠子立刻锃亮锃亮的。

  “走走!虎子你去不去?”

  豹子激動地喊

  一旁的虎子無奈地嘆了口氣,只好也跟上了。

  三個人一路來到內衣廠,內衣廠的大門緊閉著,小蹦豆站在大門內不遠的地方正凍得直跺腳。

  見到他爸,他虎叔和熊叔趕緊用鑰匙打開了大門。

  放三個人進去之后,小蹦豆又把大門給鎖上了。

  虎子看了看鎖住的大門又看看小蹦豆,小蹦豆心領神會,紅著小臉兒說:

  “海山他爸是翻墻進來的。”

  壞熊哈哈大笑起來。

  “是不是武木匠偷偷跟著海山翻墻進來看到你跟海山親熱所以發火了?那你跟海山都讓他爸看見啥了?是只親親抱抱還是已經……”

  這時候豹子一腳悶在壞熊的屁股上阻止他再問下去。

  小蹦豆匆徽帕扯己斐珊鍥ü閃恕

  “死豹子你踢我干啥,問清了才知道還能不能糊弄過去啊,要是啥都看見了那就糊弄不過去了啊。孩子們到底想不想在武木匠跟前公開關系啊?”

  壞熊覺得自己很委屈。

  從Ω檬巧抖伎醇了。”

  小蹦豆紅著一張猴屁股臉低頭小聲說。

  “哦,那咱也不怕,咱就跟武木匠攤牌,他要是不愿意咱就踹了海山給小蹦豆找個更好的,怕啥!”

  壞熊拍著胸脯子很豪氣地說。

  “嗯,別慫,也別覺得丟臉見不得人!拿出點男人的樣子來,跟他硬杠!”

  豹子陰沉著一張臉狠狠地說。

  虎叔拉起小蹦豆手柔和地說:

  “別怕,有我們在呢。”

  “嗯。”

  小蹦豆應了一聲,心里踏實了不少。

  然后跟著他爸還有他熊叔和虎叔一起往打更房走去。

  推開門進去,打更房里很暖和,房里有一張不小的炕,炕上坐著海山,>有被繩子捆住手腳橫躺在炕上的海山他爸,他爸的嘴也被一條毛巾給堵上了。

  海山的一身警服有些亂糟糟,看到豹子他們進屋趕緊從炕上站了起來。

  “臭小子你咋敢這么對你爸,太不孝了。”

  豹>看著武木匠凄慘的模樣一邊訓海山一邊忍不住笑。

  海山看了他爸一眼沒說話。

  豹子上炕先把武木匠嘴里的毛巾給扯了出來。

  武木匠大口大口地喘了幾下,然后開始對著海山破口大罵起來。

  豹子伸手拍了拍武木匠的臉笑瞇瞇地說:

  “武木匠,咱能先不罵孩子不?罵人也解決不了問題,等把問題解決了你再罵孩子也來得及,你們爺倆這是咋地了,咋鬧成這樣了呢?”

  武木匠住了嘴,看了看豹子,又看了看虎子和壞熊,然后忽然一臉慚愧地說:

  “豹子,虎子,我對不起你們啊,你們家豆子那么好那么乖巧的一個孩子被俺家那個不是人的王八犢子給禍害了啊!”

  武木匠這番出人意料的話當時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豹子撓撓腮幫子,然后裝模作樣地問:

  “俺家豆子咋被禍害了啊?”

  武木匠一臉慚愧地說:

  “我今天上午不經意的聽見俺家那個王八犢子跟人打電話說想啊愛啊什的,還約人家見面,我還以為他跟誰家的閨女偷偷好上了,就想著偷偷跟著他去看看到底是誰家的閨女,我好讓人去提親,結果我跟到這費勁巴力的翻墻進來,就看到俺家這個不是人的王八犢子正在禍害你家的小豆子,我立刻翻臉了,要打他,他這個不孝子,這個不是人的玩意,他竟然還手,他竟然敢打他爹,你說他還是不是人?他把我綁成這樣他也不怕天打五雷轟……”

  武木匠說著說著又罵了起來。

  豹子瞪了海山一眼,海山低頭整了整袖子,沒說話。

  “我說木匠,你怎么知道山是在禍害豆子,興許他們年輕人就是湊一塊兒鬧著玩呢,我不是也老是扒你的褲子玩你的家伙鬧了你一輩子嗎,你也沒覺得我禍害你了啊。”

  豹子絞盡腦汁極力地還想找到一個能夠轉圜的余地。
該文章所屬專題:虎叔完整版

標簽:三人  三人行  人行  五十  五十三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