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老年小說

老少(全本)

時間:2016-09-19 21:28:03   作者:aincr.com   來源:農村人小說網   閱讀:125816   評論:0
  <老少>

  第一章

  我的名字是祝濤,是個很平凡的小孩子。從小到大,既沒親人,也無朋友。

  所謂的那些父母,他們離婚了。

  是的,只是離婚這么簡單。不過,我卻成了他們的棄子。從小到大,一半的成長旅途是在爺爺奶奶的關懷下,痛苦的活著。另一半,則是更加痛苦的獨自一人生存。

  許是上輩子犯了什么孽,導致了如今一系列的悲哀。是的,的確是悲哀。我看不透前方的路,也忘記了如何行走回頭路,那些段路,太過黑暗、無情,侵蝕我的神經。

  于是我一人站在原地,望著行人匆匆,紛紛踏過,他們都有屬于自己的路,或能找到,或許也像我這樣迷茫。但對于我來說,實在是沒什氖攣錟芄雌鷂業男巳ぁH羲滌械幕啊

  時間匆匆,幾年時間,我就從他們倆夫妻去世的黑暗中走了出來。望著他們的陵墓,我在想,要是沒有我,是不是能讓他們走得安心一點?讓他們不怪罪我所謂的父親…

 惱庖荒輳我已經高二了。

  像我這樣的窮孩子,每天都在勤奮讀書,每一節課都要認真聽講。聽爺爺說,每個讀書考大學的孩子都很有前途,我相信了。

  而我的資金來源,則是那些微薄的助學金獎學金以及拇蜆で。

  我還記得那年春天,正值春暖花開,草長鶯飛。整個小縣城里都飄起綿綿細雨,太陽也躲了起來,大抵是害怕粘上我的晦氣。

  大路上的行人很少,汽車開過攜帶著路上水槽飄起的水花,濺射在一摹P腥嗣欠追啄張的怨罵幾聲。而我,也只是皺著眉頭,避讓開。這些嘈雜的汽笛聲與謾罵聲,終于拉開了清晨的序幕。

  人越來越多了,而學生也越來越多了。時至六點,我終于走到了包子店。

  “老板叔模早!”我微笑向著中年老板請早,他是我的老板,而我,則是這家店的小員工。

  這家店位于學校周邊,生意較為紅火,特別是每天清晨上學的黃金時段,而且這家店價格實惠,份兒足,口感很棒,久而久之,很多學生都會在這家店買早餐。

  我老板今年有了五十多歲,是個很平常的人,肉嘟嘟的臉,很圓,很可愛。他有一個老婆兩個兒子。比我大六七歲,平時也偶爾見到他們,畢竟這是他家。

  老板人很好,大方,善良,從來他做的肉包子份量都不會少那么一丁點,老板娘也是個好女人,大清早便已經穿戴好,下樓替老板打下手,從我到這家包子店以來,從未見過他倆吵架。

  “老板娘早!”我打著招呼,其實我這人很少說話,特別是與陌生人交談。

 弧靶√危起這么早啊?下著雨呢,大冷天的,快快,進來暖暖火。”老板娘系著圍裙,熱情的拉我進去,在煤爐旁暖手。

  說起這兩夫妻,我很感謝他們。在我奶奶去世之后,我就開始在這里干活了。那時好像也有十三歲了吧,因為爺爺一個人資金輝匆膊淮螅我不得不提早出來干活。

  不過我很慶幸,第一任老板家人對我都特別好,四年如一日。有時候看著他們,我真的把他們當成了我的父母。

  老板在一旁看著我,說:“濤啊,每天不用那么早來,在家多睡會兒,精神足兒。你吃過了的嗎?我給你弄點包子吧。”

  每次老板都是這么說,我也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是搖頭。

  他們都知道我的家事,我想,那就是他們接收未成年員工的原因吧。

  每天清晨都很忙,我來得早,不是因為我笨,而是身處在這樣的環境,實在睡不得太久,而且,老板與老板娘對我很好,我不能因為這點而晚來,那樣會讓他們感覺我是個懶惰的孩子。

  每月的工資不高,四五百塊,但卻成了我僅有的來源,所以我很需要這份工作。

  每天千篇一律的賣包子,說實話我確實有些麻木的,那這樣學生、大人常來這兒買包子,久而久之,我與他們都熟悉了。

  “小濤,給我來四個肉包兒,櫧慷菇兒,兩根油條。”一個大叔嚷嚷道,他帶著個小孩兒,他是王叔,這家包子店隔壁的鄰居。

  因為周圍人確實很多,各種聲音匯聚起來,頗為刺耳。

  “好!”我應了一聲,帶著笑道:“王叔,又帶小王弟弟去上學吶?”

  “是啊,這天氣,凍死人了。”王叔朝我笑了笑,把錢也一并遞了過來。

  找了零錢補了給他,一個穿著縣中校服的學生湊了上來,一臉賊兮兮的模樣。

  “濤啊,給我來四個包子兩瓶豆漿。”那個學生我認識,而且特別的熟悉。他就是我的同桌,一個從不認真學習的人。

  看著他我笑不出來,因為每天早上他都會這找我,而且使用的借口都是買包子。當然,買這么多他肯定要分一半給我。

  你瞧——“濤,咱是兄弟不?”他搭著我的肩,一臉鄭重。

  說實話每每聽到他這么說我都懶得理他,老板與老板娘也是想笑不笑的樣子。

  “得了少礙眼了,作業在/包里。”我漫不經心的瞥了他一眼,實在沒好氣的說。

  他聽到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直奔我書包所在處,我只好悶悶的說了聲:“虛偽。”

  周邊有著兩所學校,一所是初中,一所是高中。這小縣城很破舊,但這些農民與鎮上人,都很善良。

  “小濤啊,這么早?”

  一個磁性的聲音響在我的耳邊,這個聲音很熟悉,每次聽到這個聲音,也都知道,他來了。

  “誒,是的,伯伯也早。”只是我一貫的回話,而他這么多年來,也一直在重復著這句話。

  我默默的拿出兩根熱切的油條,打上一碗熱騰騰的豆漿,端到桌子上,而殷伯伯也同樣坐了過去。

  這是一種默契,是后天養成。每天周伯伯都喜來這家店吃早餐,而且點的都是同樣的,從無例外。久而久之,對于他想要的早餐,我不用問也知道了。

  “哈哈,還是小濤了解我。”他笑得很爽朗,一頭硬邦邦的灰白發絲,也都像是抖了起來。他的臉很慈善,兩目上有著幾條紋,雖然不怎么顯得老態龍鐘,但他卻已經六十歲了。

  每天清晨,看到他我總會想起爺爺,不知道為什么,既讓我害怕,也讓我默然揪心,但隱約間,還有些暖意。

  “殷伯伯,又去打拳么?”

  這一年,剛剛興起打拳,而殷伯伯也愛好這種運動方式,看著他身穿著白色衣服,腳踏圓口布鞋,我明知道是這樣,也忍不住親口問。

  “是啊,閑來無事,就打打拳,活動活動。”殷伯伯笑了起來,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縫。

  不知為何,殷伯伯的笑容能感染我,讓我不經意間也跟著他笑了起來,而事后才發現自己竟然對著他老人家傻笑了一早上。

  “好孩子,伯伯打拳去咯。”站了起來,清晨的風吹在他的衣角,隨風飄動跚W盼業男σ猓溢滿心間。不知為何,我總感覺冥冥之中,殷伯伯與我的緣分,像是早早就被牽到了一起。

  一早上的歷程就這樣過去了。我不在回味之前,而是期待明天…這是一種感覺,一種史無前例而非常強烈的感覺。他像是毒品一般,讓我在醢詹荒堋

  當時我并不知曉男女之間的事,更不知道男男之間也存在著愛情,更何況,他是一個老頭,我是有一個小孩。這么多的清晨,我從未往愛情上面想過,我以為,我失去了爺爺,失去了奶奶,失去了父母以及我的一切,他只是我生命中一個跬的老者罷了。

  而我,也自認為從爺爺去世的陰影中走出,沒想到,這才是一個開始。

  第二章

  這么多年來,我一直活在痛苦中。

  別人有父母親的疼愛,我沒有。我不怨恨他們,說實話,我只是有些憧憬,若是我有父母的話,那我的生活又會是什么模樣?

  聽爺爺說,從有了我以后,父母三天兩頭便是吵架。我無言,這是因為我嗎?爺爺和煦的笑說,與我無關。而我,總是認為自身本就是一顆災星化生,出生了,讓父母的感情破裂。出生了,讓爺爺奶奶痛恨父親。聽他們說,我母親性格很溫和,脾氣很好,他們很喜歡這個兒媳婦。至于我的父親,爺爺每次提起他,總是嘆息,讓我心里不是滋味。

  他們拋棄了遙而爺爺奶奶卻寵愛我。我的記憶當中,沒有父母親的任何畫面,我很想看看他們的模樣,哪怕是當時拋棄我臨走時狠心的模樣…

  心很疼,很沉重,他們的模樣,我只能自己幻想。拼湊起來,只會不由自主的拼湊成他們臨走時破舊的小山村,母親已凵裼兇虐Я、惋惜與不舍,而我腦海中幻想的父親,并不是別人父親抱著孩子逗孩子開心的樣子…每次想起這個自行幻想的景象,我總感覺小山村中,好冷清,很蕭條,而我,也很落寞。

  也許是上天給我開的大玩笑,我發現自己朦朧的意識中,也伯每天的笑容都會出現在我的夢中。我感覺很不可思議,他像是一個距離我內心世界走得最近的人,如親似友。

  第一次夢見殷伯伯,讓我首次這么覺得殷伯伯是自從爺爺走后,對于我是最親的老人,至少我對殷伯伯生不出厭惡之心。第一次見到遙他是穿著藍條白條相互交織的短袖衫,褲子則是一條黑色的棉質的休閑褲,他的衣裳底部全部都塞進了褲頭里,褲頭上系著一條黑色的皮帶。

  而我,卻是穿著縫補上十處、洗得顏色都褪掉的舊衣裳。

  他易盼遙輕輕的,如同看待著自己的孫兒一般的語氣說著:“孩子,你新來的呀?”

  那時的我,不敢說話,我沉默著。

  看著他眉毛是月牙狀的,很可愛。我默默地點了點頭,有些局促不安。

  他對我笑了笑,很和善。他的眼睛也快瞇成一條縫兒,可能是感覺到他在笑我害羞,我不由得低下頭去,不敢看著他。

  他看著我,不知道想著什么,突然打了個哈哈,笑聲很慈善、爽朗。

  “孩子,給老頭上兩根油條吧,要熱切的,豆漿也要一碗,要暖的。”殷伯伯看著我,我注意到,他嘴角始終保持著一抹笑意,很適合他。他的嘴唇有些薄,整個臉頰算是挺圓潤的。一頭灰白交加的發根盤踞在他的頭上,發絲短,顯得精神抖擻。

  他還戴著鐵制鏡框的眼鏡,眼鏡在他的臉上顯得很小,認真看起來,那眼鏡的邊框,已經貼近的他的臉頰。

  我的頭快要低到了胸膛,點了點頭,拿著那柄不算太沉的刀子,把剛剛出爐的油條給切成了數塊。畢竟在家里,我常常做菜,對于菜i這樣的玩意兒,我也算是挺熟悉的,所以干起活來,并沒什么不方便的。只不過小手拿著大刀,這比例著實感覺別樣怪異。

  把油條裝進瓷碗中,順便盛了一碗滿滿當當的豆漿,端到了殷伯伯跟前。

  殷伯伯i我干練的模樣,他的眼神把我整個身子也瞥了個遍,最后只得打著笑意從我手中接過,對我笑著說:“孩子不錯呀,第一天上班就這么熟練了,呵呵,看來能幫小王不少忙啊。”

  我沒敢抬起頭,也不敢多做停留,我怕自己會出丑。只不過,每次端著別人要的早餐時,我的視線總忍不住窺向殷伯伯。他就像是我人生中的明燈,指引著我,讓我明確了前進的道途。只是我還小,根本不知道自己心中,這個人,是我每天都渴望能看到的一個老人。

  剛開始幾個星期,我與他還不熟絡,每一次他向我耪瀉簦我總是害怕的低下頭去,心里也像是小鹿一樣亂跳亂竄。

  但到了后來,我也嘗試著與他說話,他說我的性格有點沉默,小小年紀不該是這樣的。我也只是笑笑,并沒正面回答他。

  后來,他從老板口諾彌我的家事。而我知道這件事,卻莫名的感覺委屈。在他面前,我總是個害羞的人。

  時間這樣過了四年。他的樣子,已經刻在我內心最深處,每次夢中看到他,我總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臉,總想躲進他懷中大哭。而現實中的我,在夢還沒醒的時牛就已經淚濕了床。

  可現實當中,我和他之間,始終都隔著一條透明的溝壑,逾越不了,只能遠遠的看著彼此,甚至每次他接過盛著早餐的碗,我也快速的把手挪開,生怕與他有一絲的觸碰,破壞了我和他之間那種朦朧而又默契的感官。

  他走了,他說去打拳,看著他穿的白色衣服,我感覺他很像《倚天屠龍記》中張三豐的模樣,雖然他帶著眼鏡,頭發也不長,但那感覺,總讓人渾身舒暢,這也許就是他與生俱來的氣質吧。

  他走后,也很快就到上學時間了。這個年代,四五百工資著實算是非常非常的低了。但沒辦法,每天只用上幾個小時的班,這樣的時間,我覺得剛剛合適。畢竟一邊讀書一邊打工,時間分配是需要策劃的。老板能讓我在空閑時間上班,已經對我很照顧了,要是我在挑剔一點,不僅僅是工作沒了,恐怕連學業也要終Я恕

  時間恍惚,每周一的升旗儀式開始了。今天卻是有個大新聞。聽同桌說,我們原本的校長被革職了,原因好像是貪污吧。

  這年頭,貪污的事著實不少,這些事是提不起我的興趣的。不過聽說新來任職校長是個老者,我這才稍微有了點精神。而我,這時也在思考,為什么每次提起老頭,我總會感興趣,而提起那些女生,我總是昏昏欲睡,所以,在班上和他們聊不來的原因,這應該也算是一部分吧。

  新來的校長很嚴肅,站在講臺上,手里并沒有人演講時拿的演講稿,他似乎原本就是打算長話短說。

  新校長身型不高偏瘦,身軀挺拔。他的兩鬢斑白、面色也很紅潤,看起來感覺他身體是很健康的,那潭水般寧靜的眼神望著臺下,輕輕啟口。我注意到,他開口的瞬間,嘴角似乎有些發抖。新Сざ宰盤ㄏ陸檣芩擔他已經六十二歲了,但給我的感覺,卻像是五十多歲。

  我的余光瞥向他的穿著,外面是一件馬甲外套,生褐色卻不顯土氣,反而透露著儒雅氣息。背心外套下,是一件蛋白色格子襯衫,領口處綁著一條黑色線狀的領帶。他的頭是往后梳的,眼前掛著一副眼鏡,看起來著實有著老教授的模樣。

  至于他演講時說了什么,我并沒注意聽。

  在欣賞他外表時,悲哀的我被班主任盯上了。至于我,還沒弄清情況時,已經被班主任揪上了講А

  陸陸續續的,也有著數個班級中被班主任帶上臺的學生,我發現了端倪,似乎因為我們都沒穿校服。站在講臺上的我,感到十分丟臉,沒辦法,我想下臺,可是無數雙眼睛盯著我,我的腳軟了,一動也不敢動。

  在眾目睽睽下,我感到第一次如此害怕,就算是當初爺爺奶奶雙雙去世時,我也沒有這種感覺。

  這是一種自卑感,在眾目睽睽之下,我破舊的穿著與四周穿著花哨衣物的學生顯得格格不入,站在里面,令我十分害怕與緊張。而我手心中滲出的汗水,稍微握起來就能感受到那種粘稠感。

  新校長望著我們這一群十幾個學生,眉頭禁鎖,一個個的質問我們為何沒穿校服,那些學生的回答很巧,不是出門急忘帶了就是弄不見了。

  而問到我的時候,齙妥磐紡默無言…我是個不善言辭的人,說謊,那不是我的長項,但要說出實話,我也不敢在眾多師生面前說話,畢竟沒那么大的勇氣。

  我偷偷看了一眼新校長,我發現他兩目間的眉頭緊鎖,看得出,他對我不作解釋感到很不滿意,也許他心中頗鰱撐,他低沉的只說了句解散后到我辦公室。之后他在講臺說了很多,基本上我一句也沒聽進耳中。那時候我腦袋當中,只有嗡嗡的聲音,它告訴我,我是個懦弱的人。

  解散之后,新校長把我領到了他的辦公室,而之前那些也未穿校服的學生,則鏊們的班主任帶走了。

  新校長坐在辦公室中,我則現在他的對面低著頭,不敢與他的目光對視。

  透過余光,我發現他的目光很銳利,他的臉上,始終保持著不怒自威的古板,他厲聲問我:“現在可以告訴我,為什么不穿校服了嗎?”

  聽這話,我終于知道他為什么在講臺上不刨根問底的原因,他似乎能看透我的內心。

  我緊張的抓著衣角,衣角被我擰作一團,而我的身子,卻是站得筆直,但腦袋,始終往下低搖

  “說吧,孩子。”他的語氣稍微一軟,聽起來讓我的心弦更加緊繃,我不敢搭話,我怕我一開口,聲線會有顫音。

  “孩子,我見過的人很多,像你這樣內向的,我也遇到過。”新校長淡淡的說著,仿佛液屠嚇笥蚜奶煲謊,也像和后輩子孫說話一般,我的心神跟著恍惚。

  “我曾經有很多內向的學生,他們看到別人,都會自卑。但是,自卑是種壞的習慣導致的,自卑是因為你放不開,你不敢感受別人向你釋放的善意。我知道你內心很敏感,很害怕液ε濾有人都會嘲笑你!”

  新校長還是一副淡然的模樣,但他卻說到了我的心靈深處,勾起了我美好與痛苦的回憶…

  “自卑的人,看待所有的事情,都會以一種很卑微的眼光,卑微到連自己本心所向也看業健C扛鱟員暗娜誦耐范加幸話閹,只是他自己故意把鑰匙扔掉了,他把自己封鎖在自己的世界,從不看看外邊的世界,是有多精彩,多讓人愉悅!”

  “你已經把自己鎖在里面,你不敢接觸任何人,看到我你很害怕,我知道,我看得出,你內心的冶,只是我不明白,你還這么小,為何藏著這么多的心事?”

  “能、告訴我嗎?”

  聽著新校長的聲音越來越急促,我才發現,他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走到我的身邊,輕輕撫摸我的后背,而我的淚水,也不知以謔裁詞焙虻艫攪說厴稀


標簽:小孩子  上輩子  朋友  如何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