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神偷追愛

第六十一章 找茬

時間:2020-05-23 18:39:52   作者:緣盡緣滅   來源:m.www.halegre.com   閱讀:354   評論:0
  會場,是一所很寬敞的雙層閣樓,一樓是大廳,二樓中空呈方形環繞著一樓,站在二樓觀望,可以將一樓盡收眼底。

  這里名叫“天心閣”,緊挨西湖邊,分前后兩門,一門對街,一門直通西湖的兩條廊橋以及新建的龍門橋。

  因為場地寬闊,風景優美。這里一直是幽州各官員操辦大型事務活動的定點場所。

  由于賽詩會的限制,對街那扇門已經關閉,有差役值守,只留西湖方向那扇門對外開放。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雙層中空大閣樓分南北兩扇門,南門挨著街上,北門朝著西湖。

  南門現在已經關閉,只留北門開著用以接迎通過龍門橋的才子。

  陸詢,于則,方遠山三位大佬端坐在二樓朝著大門的位置,陸詢坐在中間,于則和方遠山坐在他左右兩邊,三人并不是緊挨著,中間隔著一段距離。三人下首處則是各自的下屬官員,因為古代講究科舉做官,所以三人的下屬官員也全都是舉人以上功名。

  其他持邀請函進入的儒學前輩以及名門之主,呈環形坐在二樓兩側。

  此次尹莫一共發放了邀請函大約三百張,其中二百多張都送到了德高望重之輩手中。

  剩下幾十張則被他賣了。

  這就導致了,整個二樓原本應該都是幽州文學界論資排輩的老前輩。現在卻穿插著幾十個肥頭大耳滿臉市儈的富豪商人。

  迎著眾讀書人鄙夷的目光,富商們當然不會在意,讀書人的清高是早就領教過的,花了這么多錢蹭進來,不就是圖個接近他們的機會嗎?

  畢竟,這些達官貴人當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讀書人出身,比如坐在三位大佬對面的宣國公徐長訓。

  此時,幾乎所有的富商們都圍在宣國公身邊借機聊天拉關系,令一旁的布政使黃征看得直皺眉。

  對面,跟宣國公這里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陸詢方遠山三人,所有的幽州名望之士都來參見,一起探討著今日的賽詩會到底如何舉行。

  不多會,隨著一樓通過龍門橋的才子們越來越多,人聲鼎沸,“鐺”的敲鑼聲響起,眾人安靜下來,司儀走出來宣布:

  “喜慶元宵,文壇盛事。河北巡撫陸大人,按察使于大人,幽州知府方大人,歡迎各位才子大駕光臨。現在宣布,幽州賽詩會正式開始。”

  說完便是迎來一陣掌聲。

  方遠山看見賽詩會都開始了,尹莫也還沒見個人影,不知道又跑哪里瘋去了,于是招來差役道:

  “尹莫來了趕緊命他來見我。”

  “是。”

  此次賽詩會,陸詢三人為名義上的主辦方。持邀請函的眾人為嘉賓,也就是評委。

???.??????.???   因為嘉賓大多都是一些舉人以上功名的前輩以及名門家主,最年輕的估計都在四十歲左右了,所以樓下參與者都是一些年輕的學子。

  這時,樓下學子們已經開始進入到賽詩會的比斗當中。

  同知高俅在差役的接引下來到二樓,因為他也是正兒八經的進士,年紀又長,還是幽州同知,所以被排到了方遠山次席。

  眾人姿態萬千,陸詢跑過去跟于則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方遠山則在四處東張西望找人,高俅知道尹莫馬上就到,所以緊緊盯著門口。其他文人嘉賓有的互相聊天,有的觀望著陸詢三人。富商嘉賓全都圍在徐長訓周圍,胡吹侃蛋,時不時哈哈大笑不已,引得眾文人再次露出鄙夷的眼神。

  總之,因為賽詩會還在初始階段,觀賞性不高,導致樓上的前輩們毫無興趣,沒有一個人去關注他們。

  所有人都在各忙各的,沒有人注意到,一個身著差役服,用紙扇將臉遮住之人鬼鬼祟祟的從門口進來,只露出兩只眼睛觀望了一下四周情況之后,攝手攝腳的上到二樓,被差役攔住。

  “尹少爺,大老爺吩咐,您到了之后請立刻去見他。”

  “不是吧,這樣都能一眼認出來?”尹莫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吃驚的回道。

  我擦,這差役眼神有毒啊。只露一雙眼睛在外邊,衣服也不是穿自己的,這都能認出來,這小子不會練了火眼金睛吧?

  差役沒有回話,只是指了指尹莫的紙扇,只見上面寫著大大的“尹莫之扇”幾個字。

  “……”

  因為古代人都流行在自己的紙扇上留下自己的墨寶,比如“寧靜致遠”“有容乃大”什么的,顯得自己很高端。

  尹莫不太會寫毛筆字,思來想去只有自己的名字勉強能寫清楚,所以寫了個“尹莫之扇”。不過因為扇字寫得不太好,看起來很像“尹莫之扁”。

  趕緊將紙扇換了一面,尹莫撇開差役,一路貼著墻角,鬼頭鬼腦的繼續朝方遠山走去。

  “為何作如此打扮?”方遠山看到尹莫時,皺著眉頭問道。

  高俅想出言幫忙解釋,被尹莫用眼神制止。

  “外面風大,找差役借了件衣裳披在身上。”尹莫胡扯道。

  “覺著風大為何還要拿著紙扇?”

  “那個,因為,紙扇可以擋風。”

  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方遠山察覺到尹莫不對勁,于是沉聲道:

  “將紙扇拿下來。”

  “不行,我剛涂了防凍霜,不能見風。”

  防凍霜是什么鬼?為什么擦了防凍霜反而不能見風了?

  見尹莫連這么蹩腳的理由都拿出來了,明顯是心中有鬼,方遠山也懶得再跟他啰嗦,呵斥道:

  “你拿不拿?”

  尹莫苦著臉,正猶豫該找個什么借口先糊弄過去,轉頭看見對面的小公爺徐鵬在他老爹面前哭訴,一臉委屈可憐的樣子。

  媽蛋,這小龜公多半是在告狀,打不過就告家長,真他嗎沒骨氣。

  尹莫恨恨的想道。

  既然事情可能馬上就要拆穿,索性也不再遮掩,尹莫拿下紙扇,露出了一張萌萌的花貓臉。

  “你臉怎么回事?”方遠山瞬間就動容了,礙于四周旁人,只能沉聲問道。

  “跟人打架了。”尹莫聳拉著腦袋,老老實實的回道。

  方遠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就這么一會不見,這小子已經跑出去跟人家打完一架回來了,真是天生的惹事精。不過看到他臉被撓成這樣,心中又極為心疼。也不好怪罪,只道:“跟誰打架了?”

  “小國公徐鵬。”尹莫心更虛了,連聲音都小了幾分。

  方遠山聽得直皺眉。

  高俅見方遠山這個樣子,擔心他真的將尹莫拋棄不管,趕緊上前道:“知府大人千萬莫要怪罪尹莫,他是為了幫我才跟小公爺起了爭執的。”

  尹莫暗叫一聲糟糕。

  果不然,方遠山聽到這話,狐疑的看了看高俅和尹莫,聯想到尹莫之前的不對勁,眉頭皺的都快擰成繩了。

  就像看到美麗的妻子為了別的男人出去打架,并且還渾身是傷的跑回來遮遮掩掩。

  “哦。”方遠山哦了一聲之后,沒了下文。

  高俅急了,覺得尹莫這個義子似乎已經被知府大人放棄了,連道:“方大人,尹莫這孩子心地善良,對我很是友好,請您務必要維護住他。”

  完了,被高老頭坑慘了。尹莫捂臉嘆息,已經不敢去看老方的臉了,趕緊將頭扭向一邊。

  正好看見宣國公領著徐鵬怒氣沖沖的朝這邊走來。

  “方知府,今日我得來找你討個公道。”一到跟前,宣國公就氣勢洶洶的質問道。

  “宣國公有何貴干?”方遠山朝宣國公一拱手,不卑不亢的回道。

  尹莫瞟向小公爺,見他趾高氣昂的看著自己,嘴角還露出一道冷笑。

  不屑的回了一眼,朝他豎了個中指。

  小國公見這個時候了,尹莫還是一副不知死活的作態,怨毒的盯著尹莫,好像在說:走著瞧吧。

  “你之義子尹莫,今日無故朝我兒徐鵬出手,令我兒身受重傷。還望方知府仔細斟酌,還我兒一個公道。”

  “那以公爺之見,下官待如何處理?”

  “毆打王公貴族乃是大罪,我宣國公府定不會輕易放過。方知府若不想受此牽連,還請秉公處理,交出尹莫。”

  “宣國公嚴重了,我兒尹莫此時也是渾身帶傷,并非如國公所言那般無故出手。下官覺著此事還有隱情,待我查明再回復公爺不遲。”

  宣國公見這方遠山似乎并不準備交人,頓時火冒三丈,威脅道:“怎么?聽方知府的意思,為了一個義子,難道還計劃跟本公撕破臉皮不成?”

  方遠山見宣國公居然抬出身份相逼,完全不講道理,本就因為尹莫幫高俅出頭還被撓花臉心中有些不爽,此時更是上火道:“莫非宣國公認為,你兒才是兒,我兒便不是兒么?”

  宣國公聽完此話,眼神銳利的盯著方遠山,似要看穿他的內心一般。

  方遠山怡然不懼,當面牽起尹莫的手,與他對視,一副有種你動一下我兒子試試的態度。

  宣國公父子臉色難看起來,萬萬沒想到,這方遠山與尹莫的父子之情居然濃厚到如此地步,看這情形,老方不但要護,還要護得全須全尾,完全是一根毛都不會交出來的架勢。

  尹莫看到老方為了自己居然在跟國公頂杠,滿眼崇拜。看著老方高大的身影,小星星不受控制的四處亂冒。

  只差沒有搖旗吶喊:好老頭,真男人,給我懟死他倆!

標簽:神偷追愛  六十一  找茬  緣盡緣滅  老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