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山野情亂《全本》

時間:2017-03-26 19:25:49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354284   評論:0
  第1章 小嬸兒

  烈日炎炎,在一塊膝蓋高的玉米地里,一個光著臂膀的少年正弓著身子用力揮動鋤頭。他黝黑的光膀上都是腱子肉,一看就知道身體十分健壯。順著浹背滴下來的汗珠吧嗒吧嗒打在蔫了的玉米葉子上,啪啪作響。

  少年時不時偷眼瞥瞥在前面除草的二姨,黑紅的臉頰就更紅了,呼吸也變的越來越不勻稱。

  這少年名叫趙小兵,他的二姨叫丁玉蘭。

  丁玉蘭穿著一件白色背帶背心,很短小,下面是一條四角大花庫叉,白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面。鋤地講究的是前腿弓,后腿蹬,草死苗好土發松。丁玉蘭每揮一下鋤頭,都要弓一下身子。在她弓身之際,白白的脊背和豐腴完美的臀就露出來老大一部分。

  二姨雪一樣白嫩的肌膚對趙小兵,成了巨大的誘惑,他懵懵懂懂的少男之心躁動不安著。他的一雙大眼睛火辣辣的盯在二姨的腚上,二姨的腚長的很翹,很飽滿。隨著二姨的動作,那腚就一顫一顫的,肉顫腚不顫。趙小兵就想,二姨的腚真是絕世好腚。

  “小兵,你咋越來越慢了,,點兒,趁著正熱多干會兒,草剛鋤下來就死了!”丁玉蘭突然回了一下頭,瞪了一下有些心不在焉的趙小兵,輕聲說。

  趙小兵急忙用力搖搖腦袋,長吁一口氣,暗道,她可是俺二姨呀,俺咋還胡思亂想啊?俺還是不是個人了?

  趙小兵勉強穩定住心神,加快了速度。

  但是那顆心總是不能徹底安靜下來,時不時還是在二姨的后背上t上幾眼。

  “小兵,你咋還在這里干活呀?趕緊回家吧!俺出來的時候派出所所>李大拿去你家了。”桂花嫂子正好在田頭經過,大呼了一聲。

  趙小兵的腦袋頓時“嗡”的一下子。啥,李大拿去俺家了?他慌忙拿著鋤頭,出了玉米地,瘋了一樣的朝家里跑去。

  趙小兵早就聽說派出所的>大拿是個禽獸,吃拿卡要不說,還長了一對母狗眼,最愛玩兒娘們。家里就剩下小嬸兒一個人了。小嬸兒昨天干活的時候崴了腳,今天才沒下地。這李大拿去了家里,看見漂亮水靈的小嬸兒,那小嬸兒還有個好啊?

  趙小兵氣喘吁吁的跑到了家,一>吉普車正停在院子門口。趙小兵扔下鋤頭就朝屋子里奔去。

  “站住!你不能進去!”門口兩個便衣民警歪愣著身子,伸手把趙小兵擋住了。

  “讓開!這是俺家俺還不能進去了?”趙小兵圓睜虎眼吼道。

  “是你家你現在也不能進去!我們所長正有公干呢。”一個矮個子得瑟道。

  趙小兵一聽,肚子里的火就大了。

  “馬巴子的,俺們家沒人犯法你們有啥子公干?俺就是要進去。”說著話就推開那倆民警,打算向里面硬闖了。

  “還跟我們較上勁兒了是不?”倆民警一前一后抱住了趙小兵,趙小兵雖然身高體大,但被兩人牢牢抱住,頓時動彈不得。

  屋子里傳出來小嬸兒丁搶己秈燁賴氐目蘚埃“不要啊!李大拿,你要啥東西俺都給你!行嗎?俺求求你了!”

  “嘿嘿!不行,我就是要你。”

  “你真不是人啊,簡直就是只披著人皮的狼!”小嬸兒的哭聲更大了。

  “我咋不是人了,這能怪我嗎?你男人趙得勝賭錢被我們抓住了,交不起罰款,是他答應叫我來的。你以為我李大拿愿意來啊?要不是你男人死乞白賴的求我,哼!我才不來呢。別鬧騰了,小娘們,留著點兒力氣咱們干活吧!”

  趙小兵像是暴怒的雄獅一樣猛地掙脫開倆民警。

  趙小兵還沒邁開步子,矮個子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扭,胳膊咔的一響,趙小兵就感覺撕心裂肺般的疼。

  在趙小兵一猶豫的空當,另一個民<攬住他的脖子,一下竟然把趙小兵甩出去了多遠。

  看來民警是很有些功夫的。

  趙小兵在地上掙扎著,還想爬起來,矮個子突然抽出來盒子槍,罵道,“你個狗崽子,再動看老子不崩了你。”

  屋子里小嬸兒的哭喊漸漸弱了,“李大拿,你真不是人!”

  “嘿嘿!你還別說,你這小娘們還真夠味兒,三十歲的女人肉皮子保養的比小閨女還順滑,一掐能掐出水來。你男人說的沒錯,就是日著舒坦。讓我再好好爽幾下子。”李大拿得意的說。

  趙小兵的眼淚順著黑燦燦的臉滾落,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馬巴子的,老子和你們拼了!”就又要向上闖。

  趙小兵突然被人抱住了,“小兵,別鬧了,咱惹不起人家!誰叫咱是咐習儺漳兀俊

  抱住他的人是二姨丁玉蘭。

  丁玉蘭跑的慢,這時候才剛剛到家。看見矮個子用槍指著趙小兵,嚇得她急忙把趙小兵抱住了。

  趙小兵的眼睛慢慢失神福輕聲說,“二姨,俺不鬧了,俺去上藥。”

  丁玉蘭試探性的松開趙小兵,趙小兵真的頭也不回的走出院子。

  院子門口早就站著幾個老娘們,她們在竊竊私語。

  縛戳嗣唬小兵這娃子長大了,真仁義,知道心疼他小嬸兒了。”

  “俺不那么看,趙得勝經常不在家,俺覺得美蘭和小兵應該是在一塊兒睡過覺了,要不這娃子咋就跟瘋了似的護著她呢?也只有那種情分才能讓他拼命哩!”

  第2章 李大拿的老婆

  “放你娘的臭狗屁,趕緊給俺滾一邊去!”

  瘋狗一樣的趙小兵好像是見人就咬了,嚇得那幾個娘們急忙低頭扭著翹臀走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那幾個娘們,桃花村的女人都這樣,愛嘰啦事兒,尤其是愛嘰啦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那點事兒。

  美麗的桃花村西邊傍著太行山,北面是九鳳河。青山綠水孕育出來的女人自然冰肌玉骨,婀娜多姿。但應了那句古話“紅顏自古多薄命”√一ù宓吶人看哪個生活的不容易。

  六年前村里把家過日子的男人都去山西挖煤,可一走就沒幾個活著回來的。大部分都死在了煤窯坍塌的事故中,這中間就有趙小兵的爹趙貴生。

  桃花村里只剩下一些老〔〔校或者是游手好閑的男人。正值旺齡的女人差不多都成了寡婦,她們能不能想男人嗎?總是摸不到男人,所以只要是發現一丁點兒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兒,就得急忙過過嘴癮。

  趙小兵憤怒的眼里噙滿了淚水。他低著頭緩緩朝村子里的赤腳醫生√燉醇易呷ァ

  趙小兵的胳膊就是脫臼了,老醫生趙天來很快為趙小兵復了位。

  從趙天來家里出來,趙小兵的虎眼瞪得溜圓,牙齒咬的咯咯響。趙小兵沒有回家,而是沿著村中大路出了村子,直接奔鎮上。

  趙小兵步行到馬家鎮的時候,天近黃昏了。他問好了李大拿家的住處,很快站在了李大拿家門口。

  李大拿家是一棟二層小樓,豪華氣派。院子里沒有李大拿的吉普車,趙小兵立時沮喪。馬巴子的,還沒回來,老子就先收拾一下他家里其他人再說。

  趙小兵先進了廚房,見廚房的案板上正好放著一把明亮的菜刀,立即把菜刀拿在手里。

  在一樓的房間里搜尋了個遍,沒發現一個人。他的眼睛就要噴出火來了。

  剛上到了二樓,迎面就是一個杏眼桃腮,四十來歲的風韻婦人。那婦人一頭烏黑的頭發濕濕的,披散在腦后,穿著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裕袍,里面的風景若隱若現。

  趙小兵一個箭步竄上去抓住了她的裕袍,嘶啞著嗓音問,“你是不是李大拿的老婆?”

  婦人的臉登時嚇得蒼白,身子也跟著瑟瑟發抖,顫著聲音說,“是!是!你是誰?有話慢慢說!”

  “老子沒法和你慢慢說,既然你是李大拿的老婆,那你今天就玩屏耍 斃咨穸襠釩愕惱孕”舉起來菜刀朝婦人的身上砍去。

  婦人嚇得哭叫出聲,“李大拿愛作孽,這我知道,可那和我沒啥關系呀,你不至于禍害了我的命吧!我看你歲數還不大,殺了人是要償命的!”

  撲燈鴣ッ來,趙小兵的手慢慢停住了。俺趙小兵可不能為這樣一個娘們償命死了,俺還有事兒沒完成呢。

  原來趙小兵的爹趙貴生死在了山西煤窯,同去的人家都得到了一筆不菲的撫恤金。可趙小兵家愣是半個鋼G兒都沒收到。六年前趙小兵十一歲,那時候他就惦記上了這件事兒。發誓以后要查明真相,不能讓爹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趙小兵的鼻孔中突然充溢著一股濃郁的香味兒。那是從婦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成熟女人*體香和茉莉香水的混合味道。趙小兵不禁有些頭昏腦脹。

  趙小兵的眼睛落在被半透明裕袍遮擋住的身子上。趙小兵嘴角忽然掠過一絲陰冷,喝道,“想要俺不殺你也行,脫衣服P俺睡了你!”

  “啥?你、、、、”婦人剛要說什么,但看趙小兵眼里發出來像野狼一樣的光,頓時把r嘴的話咽了回去。婦人可能心里在想,讓他睡了總比死了好多了吧!

  要知道李大拿的老婆王真真可是個很守婦道的女人,只不過跟著任何一個男人都行啊!

  王真真慢慢褪下了裕袍,里面什么都沒穿,頓時r具完美的同體果了出來。白皙滑潤,凹凸分明,錯落有致。一個四十歲的女人,身體保養成了這樣子,很叫人瞠目結舌。

  趙小兵的眼睛馬上在女人身上搜尋開來,從高聳的柔軟開始,到雜草叢生的水簾洞,還有圓潤的臀。每一樣都讓趙小兵的那顆r心臟狂跳不已。

  馬巴子的,李大拿的老婆長的還真不錯哩!就李大拿那副矬粗短胖的德行還能搞到這樣的老婆,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一堆臭狗屎上。李大拿糟蹋了俺小嬸兒,俺就禍害他老婆,也算是找找平衡!

  第一次看見一個完整的光身子女人,趙小兵被迷住了。他扔下菜刀,顫抖著十指向那倆雪白的大饃饃抓去。趙小兵的大手頓時被撐得滿滿的,但卻又不能完全握住,指端露出白生生的嫩肉來。

  胡亂的捏揉,感覺滋味不錯。

  王真真見趙小兵扔下菜刀,心里踏實了很多。她早就看出來趙小兵是個生手,不禁心內一陣癢癢。被強女干吧,還遇到個童子,看來我的命運還是不錯的。

  她索性閉住眼睛,盡情的享受起來。

  第3章 當著面做

  趙小兵沒有實戰經驗,王真真就是閉住眼睛,半推半就,坐享其成,這一切都靠趙小兵的摸索了。

  總算是上了王真真的身子。在進入她體內的那一瞬間,趙小兵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陷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泥潭里。空間十分狹窄,窄小而深邃,正好緊緊包裹著他,似乎整個靈魂都被束縛住了。

  摸索到了竅門,趙小兵像一只下山猛虎一樣在王真真的身體里一陣亂搗,次次直入花心。讓王真真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碩大和充實偷那充實帶來的快樂她只能默默承受著,不敢流露出來。生怕趙小兵看出來,再度揮舞起菜刀。

  趙小兵雖然是在報復李大拿,強女干李大拿的老婆。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趙小兵頭腦中時而浮現出小嬸兒丁美蘭,時而浮現出二姨丁玉蘭。感覺被馱諫硐碌吶人就是她們兩個一樣。

  樓下突然傳來李大拿粗獷的聲音,“真真,干啥呢?我回來了!”隨后就是一陣咚咚的上樓聲。

  王真真開始激烈的掙扎起來。趙小兵察覺情形有異,急忙伸出一只手把不痛Φ牟說賭迷謔擲鎩

  趙小兵一手握著菜刀,身體在王真真的身上龍騰虎躍著。嘴里還不停的吼著,“老子日死你!馬巴子的,老子就是要報仇!”

  李大拿到了樓梯口看到地板上正糾纏在一起一黑一白兩具吞濉5鞘輩畹愣暈倒。他搖晃了一下身子,猛撲過來。

  “我草你祖宗的,敢草我老婆,你他嗎的真活膩歪了!”揮舞雙拳就要朝趙小兵的身上一頓亂捶。

  李大拿這時手里沒槍,派出所里有嚴格規定,只有托泄務的時候可以帶槍。估計要是有槍的話,他鐵準拿出槍來一槍打碎了趙小兵的腦袋。

  趙小兵怒吼道,“別動,再動老子就砍死你老婆。老子就是上了,你敢把俺咋的?”

  菜刀橫在了王真真白皙的脖頸汀

  王真真這才真正感到了恐懼,她的身子似乎痙攣了。顫巍巍的說,“大拿,別動,別過來!”

  李大拿似乎很聽王真真的話,就站在那里不動彈了,眼巴巴的瞅著趙小兵狠狠的沖刺。王真真終于不堪重負突杷攔去。

  趙小兵渾身一抖,火熱的巖漿噴灑而出,灑在潮濕的黑暗之處。這才依依不舍的拔出濕林林的黑蘿卜,留下一個空洞洞的茅草坑。

  趙小兵一直在提防著李大拿,很快穿上大褲衩子,又故意彎腰屯跽嬲嫻拇竽松廈了一把,壞壞的笑道,“哼!好玩兒,過癮!真他嗎的過癮!”

  趙小兵感覺滿足了,舉著菜刀在驚魂落魄的李大拿眼前晃晃,輕輕的在他那張驢臉上劃開一道口子,道,“李大拿,俺告訴你,再敢欺負俺小嬸兒,下一次可就沒這圖虻チ耍 

  李大拿還真是大氣兒也不敢出了。他是派出所所長,平時飛揚跋扈,耀武揚威的,此時卻又是天底下最慫的蛋了。

  趙小兵搖晃著身體下樓,猛然回頭喊了一聲,“李大拿,俺告訴你,老子行不兔,坐不改姓,老子是桃花村的趙小兵是也!”說完揚長而去。

  好半天,李大拿才回過神來。

  他顧不得臉上的鮮血,急忙彎腰在王真真的人中上掐起來。王真真悠悠醒轉,頓時火冒三丈,“李大拿,你個腿盞模又在外面禍害人了是不?老娘遲早一天會死在你手里,這日子沒法過了。”

  李大拿一聲不吭,扶起來王真真。王真真像是逮住了理兒,喋喋不休的仍然在痛罵。

  李大拿低聲惡毒的說,“真真,你放停我不會放過那小子的,敢欺負你!哼!我一定要了他的命!”

  “啥?你胡說啥?我看你敢!這事兒過去了就過去了,我不想再攤上更大的禍事,你懂嗎?”王真真怒吼道,不亞于河東之獅。

  李大拿嚇得蛻硪歡噲隆

  王真真意猶未盡道,“你要是再敢在外面惹事兒,哼!我看你這個所長就甭干了,我叫我哥哥趕緊換了你!”

  李大拿急忙諾諾連聲。

  其實李大拿倒不駝嫻吶濾老婆王真真,他怕的是王真真的哥哥王三懷。

  王三懷是馬家鎮的鄉長,手里有實權,李大拿一個小小的鄉鎮派出所所長的小命兒就捏在人家手里。

  李大拿好說歹說,好不容易才把王真真安頓下來屠畬竽枚親永锏幕鶇罅巳チ耍憋的他幾乎要發瘋了。他哪曾受到過這樣的屈辱,眼巴巴看著叫人強女干了自己的老婆,自己還悶不吭聲的。這還算是個男人嗎?

  第二天一上班,李大拿就派人找來了馬家鎮的第一匪光頭石勇。李大拿和石勇是最要好透緱牽石勇無惡不作,出了啥事兒都是李大拿給他兜著。他們臭味相投,狼狽為奸。

  李大拿在石勇的耳邊低聲說,“兄弟,哥現在有一件很棘手的事兒,不便親自出面,你就幫哥把這事兒辦了,想法子把桃花村的趙小兵給我、、、、、”

  李大拿揮手做了一個切菜的手勢。

  第4章 二姨急了

  趙小兵走在馬家鎮通往桃花村的路上,感覺渾身輕松,可他的心情卻十分沮喪。一想起來水靈的小嬸兒竟然被李大拿個狗日的給蹂躪了,肚子里的火就忽上忽下的。再有,剛才把一肚子邪火發泄在了王真真的身體里,趙小兵竟然后悔了。

  童子之身就這樣給了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女人。雖然說她風韻猶存,但也配不上俺呀?說來說去,趙小兵還是感覺自己吃虧了。

  馬巴子的,老子和李大拿沒完,還得想法子收拾李大拿。

  一想李大拿,想想剛才他那個慫蛋逼樣,趙小兵的嘴角不禁鄙夷的笑笑。

  “小兵!”

  聽到欣喜的聲音,趙小兵急忙抬頭,這才發現二姨騎著自行車從對面趕過來。趙小兵急忙說,“二姨,這黑燈瞎火的,你咋來了?”

  “哼!還不是擔心你,你這一出去上藥就到了這時候,俺能不著急嗎?”二姨沒好氣的焦急說。

  趙小兵悶哼不語。

  “還傻愣著干啥?趕緊上車,俺姐姐也正擔心哩。”

  趙小兵剛要上車,突然輕聲說,“二姨,還是俺馱你吧!俺有的是力氣。”

  “叫你上車就上車,咋那么多廢話呢?就你那胳膊能行?”丁玉蘭扶著車把慍怒道。

  平時很聽二姨的話,趙小兵就抬屁古坐在自行車后座上。

  丁玉蘭一邊費力的蹬著自行車,一<問,“小兵,你到底干啥去了,俺找趙天來問了,說你早就從他家出來了?”

  “俺、、、、俺沒干啥,就是心里憋屈,俺出來散散心!”趙小兵不敢說去了李大拿家,更不敢說還強暴了李大拿的老婆。

  “<!沒啥法子,人家是所長,咱們沒錢沒勢的咋惹得起人家啊!憋屈歸憋屈,咱可不能做出啥不要命的事兒來!”丁玉蘭哀嘆一聲,叮囑道。

  “恩,俺小嬸兒現在咋樣?”

  “還能咋樣啊,死的心都有了,俺<說歹說才勸住了她,這會兒正讓桂花看著她,俺才敢出來尋你!”

  丁玉蘭的身子一扭一扭的,看起來十分費力,趙小兵突然感覺自行車搖晃起來。前面是一段崎嶇不平的泥濘路,又是黑天,丁玉蘭的自行車騎很不穩當了。

  隨著車子的劇烈搖晃,趙小兵的手忍不住攬住了丁玉蘭的腰。趙小兵的一手正好放在丁玉蘭兇的下面。趙小兵就感覺軟軟的,二姨的小腹很有彈性。趙小兵的手忍不住一哆嗦。

  二姨雪白的脊背和兩個股蛋間那條若隱若現的溝溝馬上清晰浮現在趙小兵腦海中,趙小兵不禁一陣子的心神不寧,想入非非。要說李大拿的老婆和二姨比起來,那可就是天上地下了。二姨天生麗質,很惹人憐愛。

  丁玉蘭今年二十四歲,正是鮮花盛開的年齡。平時和趙小兵接觸的多了,始終把趙小兵當弦桓齪⒆印?傷突然感覺出趙小兵的手莫名發抖,丁玉蘭恍惚發覺了情形有些不對頭。

  丁玉蘭一分心,不幸的事情馬上發生了。

  自行車突然向一旁迅速歪倒,丁玉蘭立即被甩了出去。側身坐著的趙小兵來霞胺從Γ也來了個大馬趴。

  說來真是巧了,不偏不倚,趙小兵的胸膛正好壓在丁玉蘭的胸脯上。一股軟綿綿讓趙小兵不但沒有任何損傷,相反還感覺十分舒適。

  丁玉蘭的胸不是那種大兇,卻十分柔軟。趙媳正在為這種感覺暗自神搖之際,丁玉蘭突然“哎呦!”一聲。

  丁玉蘭被甩出來,嚇得驚魂失措,突然感覺趙小兵正在她胸上重重的壓著。她幾乎和趙小兵臉貼著臉了,一股男人的氣息直沖丁玉蘭的鼻孔,丁玉蘭突然之間意識到了什么,不禁大呼弦簧,“小兵,你、、、、你趕緊起來!”

  趙小兵從沉醉中馬上蘇醒過來,急忙爬起來,伸手攙扶丁玉蘭。趙小兵的手觸及到丁玉蘭滑嫩的手臂,感覺很順滑。卻再不敢再有什么雜念,輕聲問,“二姨,你沒事兒吧?”

  在趙小兵的幫助下,丁玉蘭緩緩從地上站起來。

  丁玉蘭那張粉嫩的臉疏忽間紅了,心也開始碰碰的狂、跳起來。這是和趙小兵在一起幾年來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丁玉蘭坐在車后座上,趙小兵蹬著自行車緩緩進了桃花村。

  經過這一路,丁玉蘭這才發現趙小兵長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臟的和泥猴兒一樣,純真無邪的小孩子了。而是一個健壯的男子漢了,很有讓女人魂醉神迷的男人味兒了。

  ⌒”和丁玉蘭剛進了村子,就見一個老漢正緊緊追趕一個人。漢子不住口的喊,“抓賊呀,抓賊!”

  前面那人貓著腰,跑的飛快,像是不要命似的胡亂逃竄。

  趙小兵來不及多想,急忙下了自行車,快速追∑鵠礎U孕”身高體大,行動迅速,很快攆上了那人,并牢牢從身后抱住了他。罵道,“馬巴子的,還想跑?你個臭賊!”

  “放開俺,你小子找死咋的?”

  趙小兵馬上聽出來那人竟然是小叔趙得勝。

  第5章 沒羞沒臊

  趙小兵嚇得渾身一哆嗦,急忙松開了趙得勝。小叔趙得勝別看長的瘦小枯干,還一雙三角眼,但趙小兵最怕他了。

  在趙小兵十二歲那年,他娘任蘋撇下他跑了,趙小兵就跟了趙得勝。這五年里趙得勝幾乎就沒給過趙小兵好臉色,平時里對他非打即罵。趙小兵見到了小叔都嚇得渾身哆嗦。

  趙得勝狠狠瞪了趙小兵一眼,來不及訓斥趙小兵,就打算繼續跑。后面的老漢趕過來了,突然抓住趙得勝的脖攏“狗操的趙得勝,你又偷俺家的東西。”更新快。

  趙小兵這才發現小叔手里有一個不大的口袋。那老漢是六十多歲的李滿囤。李滿囤算是桃花村里的有錢人,那年的他的三個兒子都去了山西煤窯,一個都沒回來,他們家得到了十二萬的賠償款。侶囤就守著三個寡婦兒媳過活。

  趙得勝被李滿囤的大手掐的喘不過氣兒來。他齜牙咧嘴的勉強擠出幾個字,“小兵,你個狗崽子,看見你叔挨打你不管啊?”

  趙小兵心中暗罵,活該!誰叫你偷人家的東西攏

  但小叔發話了,他還是不敢不聽,就囁嚅的懇求說,“大爺,你放了俺小叔吧,叫他把東西還給你。”

  “不行!這回俺必須帶著他找村長去,讓村長好好收拾他。”李滿囤怒不可遏,吼道。但還是稍微驢些手,他也擔心會把趙得勝給掐死了。

  趙小兵從趙得勝手里拿過來那個口袋,口袋很輕,趙小兵估計里面裝的應該是錢。趙小兵抓住李滿囤的大手,懇求道,“大爺,算了,這不是錢一分都沒少,你就放了俺叔吧!俺求你了!”

  一邊說著,一邊用力掰開李滿囤的手。

  李滿囤悶哼道,“哼!俺看在這娃子的份兒上今兒個就放了你,你他嗎的要是再敢偷俺,下回俺一定要了你的狗命。”

  趙得勝揉揉脖子,好不容易喘過氣兒來,立即歪著身子嬉皮笑臉的說,“放心,滿囤叔,俺下回絕對不偷你家了。”

  趙小兵看見小叔那副沒皮沒臉,不知羞臊的德行,就一陣子的惡心。但也不敢說啥,緊緊跟在他身后回家。

  玫皆鶴永錚趙得勝就吼上了,“美蘭,你個搔娘們,趕緊給老子弄飯,快他嗎的餓死老子了!”

  話音剛落,丁美蘭從屋里出來,有氣無力的說,“屋子里有飯,你自己去吃!”

  鄰居劉桂花也從屋里出來,冒ミ希玉蘭你可回來了,俺得回家了!”,說完急急走了。

  進了屋子,趙小兵看見小嬸兒無精打采,目光失神,眼圈里頓時噙滿了淚水。說起來這五年里,小嬸兒對趙小兵太好了,把趙小兵當成親兒子一樣養活。要不是有小嬸兒的關心照顧,恐怕瞇”根本活不到現在。

  丁玉蘭也從外面進來,輕聲說,“姐,你心里難受,就躺炕上歇著去。”

  趙得勝坐在了飯桌前,突然抬頭瞪起三角眼罵道,“她難受個啥?不就是被李大拿草了一回嗎?她還過癮了茫俊

  “姐夫,你說得啥,還不是因為你。”丁玉蘭對趙得勝吼道。在家里也就是二姨丁玉蘭敢和趙得勝拌嘴。

  “因為俺?誰叫她是只不會下蛋的母雞來著。叫人草幾回說不準還能結了果子呢。她是俺媳婦冒吃敢餿盟叫別人弄,關你屁事?”趙得勝低頭嘟囔著。

  “呸!你真不要臉,你真不是個人!你好?你倒是想俺讓姐下蛋呢,也不看看你有那個本事沒有?”丁玉蘭杏眼圓睜不依不饒道。

  這一下立即把趙檬と腔鵒耍丁玉蘭這句話說到了趙得勝的命根子上。

  原來趙得勝那年也去了山西挖煤,他倒是沒死在煤窯里。卻叫人把倆卵蛋給割了,從此趙得勝就完蛋了,那個東西就只剩下撒尿一個功能了。

  “他嗎的沒菇欣獻映苑共唬磕愀魴±嘶酰吃俺家的,喝俺家的,還給俺作對!”

  “家里有哪樣東西是你整下的,你除了會偷,會賭,還會干啥?”

  丁美蘭突然說,“算了,玉蘭,你少說兩句,叫你姐夫吃飯。”

  丁玉蘭就氣呼呼的低頭進了屋子。

  小嬸兒丁美蘭對趙小兵輕聲說,“小兵,你也趕緊吃!”

  “俺、、、俺不餓!”看見小嬸兒那屈辱的模樣,趙小兵哪里有心情吃飯。

  趙得勝又吼道,“美蘭,把洗腳水給俺弄好了,俺得洗洗腳,真他嗎累呀!”

  丁美蘭低著頭悄無聲息的準備去了。

  小嬸兒家是五間石頭壘砌起來的房子。晚上購潁趙小兵單獨睡一間,趙得勝睡一間,小嬸兒和二姨睡一間。

  趙小兵躺在土炕上,心情異常煩悶。趙小兵恨透了小叔,小叔咋能這么對待小嬸兒呢?小嬸兒真是個老實女人,就是始終不吭一聲。

  半夜,剮”突然憋尿了,急忙從炕上下來出門去茅房。迷迷糊糊的從廁所出來,趙小兵突然聽到洗澡棚子有嘩嘩的水聲,還伴隨著小嬸兒輕聲的嗚咽。

  桃花村的大部分人家都在院子里用蘆葦席圍起來一個棚子,夏天在里面洗澡。

  趙小兵的心立即揪起來,他納悶不已,輕手輕腳湊過去。隔著蘆葦席的縫隙,趙小兵清晰看見小嬸兒丁美蘭滿是淚痕,正用力搓洗著白白的光身子。

  第6章 春 光無限

  丁美蘭是桃花村里的/美人,號稱桃花村第四美。

  頃刻之間,趙小兵的眼睛再也離不開小嬸兒雪白的身子了。和小嬸兒在一起生活了五年,這是第一次見到小嬸兒的光身子。

  用冰肌玉骨來形容小嬸兒太合適不過了,白玉無瑕,/像是一只赤果的羔羊一樣,水嫩無比。小嬸兒的乃屬于那種中型的乃,不算是太大,但十分翹挺,圓潤。玉峰頂端那顆粉、紅的豆豆十分惹眼,就像是一顆寶石鑲嵌在了倒扣著的玉碗上一樣,特別精美。

  小嬸兒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非常緊致,用/緞子來形容一點兒也不為過。

  丁美蘭正面對著趙小兵,趙小兵驚異的發現小嬸兒小腹下面,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之間竟然沒有一根茅草,十分干凈潔白。

  趙小兵激動的想,難道說小嬸兒就是傳說中的白虎/人。這樣的女人是至寶啊!早就聽桃花村那個歪脖子老頭趙老嘎說過,白虎女人是女人中的精品,恐怕在一萬個女人中也不一定會見到一個的。

  更讓趙小兵血脈噴張的是小嬸兒纖細白皙的手指正在兩腿之間不停的摳挖,沖洗著。小嬸兒的嘴里還不/口的罵,“李大拿,你個禽獸,你就是個畜生,俺的身上不能沾上你一丁點兒東西,俺要洗干凈!洗干凈!”

  此時的趙小兵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忘記了小嬸兒的悲痛,只是在欣賞,在褻瀆著小嬸兒的身子。

 /趙小兵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還起了很大的反應,他的呼吸好像也急促了很多。

  趙小兵弓著身子,腦子里時而想,趙小兵,你不能這樣啊!她是你小嬸兒,你偷看小嬸兒的光身子,這是只有禽獸才能干出來的勾當,你可不能做一只萬人唾棄的禽獸啊/

  雖然這樣想,但趙小兵的眼睛就是舍不得離開,那一雙眼睛發出來像饑餓的野狼一樣的光。趙小兵的喉結蠕動著,哼!李大拿個夠碧草的!竟然敢欺負了俺小嬸兒,俺小嬸兒的身子是啥樣的?老子有機會還得禍害他。

  李大拿的那個老婆和俺小嬸兒比起來,那就更不用說了。小嬸兒應該是七仙女,他老婆嘛,馬巴子的,就是只母豬。

  “小兵,你在干啥?俺看你越來越不像話了!”

  二姨丁玉蘭的聲音突然從身后傳來,趙小兵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兒摔倒。

  趙小兵急忙轉身,剛挺直身子,隨后趕緊彎下來,生怕二姨發現大庫叉子上那個高高的隆起。他臉紅紅的,囁嚅道,“俺、、、俺擔心小嬸兒,就過去看看!”

懟≡來丁玉蘭睡了一覺醒來,突然不見了姐姐,丁玉蘭心里“咯噔”一下子,暗想,姐姐不會想不開吧!就急匆匆從屋里出來尋找。正好看見了像個賊一樣的趙小兵正在偷看姐姐洗澡。丁玉蘭的氣兒頓時不打一處來。

  丁玉蘭還沒說啥,洗澡棚子里磯∶覽記嶸說,“小兵啊!嬸兒沒事兒,放心吧,孩子,趕緊回屋睡覺!”

  “姐,剛才他、、、、、”丁玉蘭欲言又止,終于沒說出口。看著渾身不自在的趙小兵,罵道,“趕緊睡覺去!”

  趙小兵的心在砼櫚奶,偷眼看一下慍怒的二姨,急忙羞臊的弓著身子進了屋。

  第二天,趙小兵早早起來去九鳳河擔水,這成了習慣。小叔趙得勝睡懶覺到中午時候,就不見了蹤影。趙小兵算是家里唯一的男勞力了。

  擔硪壞K進了院子,就見村長王寶才笑呵呵的從屋里出來。小嬸兒和二姨則緊跟在他身后,滿臉堆笑的恭送。

  王寶才四十歲,長的很帥氣。他在桃花村里有很高的威信,平時里不茍言笑,說一不二。王寶才秉承著祖訓,對村民們傷風敗俗的事兒要求硌稀

  桃花村本來是個寡婦村了,諸如通女干,偷盜,、、、之類的事件鮮有發生。這主要是歸功于王寶才鐵的手腕。

  趙小兵和王寶才正好走了個面對面,趙小兵急忙乖巧的說,“村長,您來了,不再坐會砹耍俊

  王寶才正在仔細打量著趙小兵,嘴角掛著滿意的笑。愣怔了一下說,“俺還有事兒!小兵啊!真是個勤快的娃子!”

  小嬸兒和二姨送到了院門口才回來。

  硇”剛把水倒進水缸里,小嬸兒就滿臉是笑,就像是盛開的桃花一樣的說,“小兵啊!俺和你說點兒事兒,你這孩子真是攤上好事了!”

  二姨也在旁邊吃吃的笑,她好像忘記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兒。跟著打趣兒說,“好事兒,天大的好事兒!村長硭惆閹家的丫頭嫁給你當老婆,這還不是天大的喜事嗎?”

  第7章 女大三,抱金磚

  趙小兵一聽,立即咧嘴笑了,突然感覺在小嬸兒和二姨跟前表現的這樣美,不好意思,就又急忙拉下臉來。趙小兵囁嚅道懟靶∩舳,俺才多大呀?俺咋能這么早就娶媳婦呢?”

  “小兵啊,你長大了,人家的閨女早就相中你了,這不是讓她爹來說親嗎?今天晌午村長請你到他家喝酒,再了解了解你,順便把你們的事兒就定下來了。村長知道咱們家窮,明年開春辦喜事硎撬們家全部包辦。這樣的好事兒真是打著燈籠沒地兒找去,可就讓咱小兵攤上了。”

  小嬸兒分外欣喜,眉開眼笑的在趙小兵的黑臉蛋上抹了一把。摸趙小兵的臉蛋成了小嬸兒的習慣。可這次趙小兵突然感覺小嬸兒的手很纖細,很柔嫩。摸在自己砹成希趙小兵就有種癢癢的感覺。想起來昨晚上看見小嬸兒的光身子,臉上不禁立時紅通通了。

  趙小兵終于把持不住內心的喜悅,低聲問,“小嬸兒,村長家的哪個閨女看上俺了?”

  村長王寶才家有三個砉肱,老二和老三是一對雙胞胎,和老大相差不到三歲。都到了蜜桃成熟時。這三個閨女看哪個長的好看,一個賽一個的美麗,嬌人。

  小嬸兒拍了一下趙小兵的腦門,說,“當然是大閨女王雪了。村長這不是說了嗎,王雪今年二十了,你呢,也十砹耍正好般配,女大三,抱金磚嘛!呵呵!”

  趙小兵心里頓時奇癢難耐。王雪要模樣有模樣,身條子還特別順溜,是桃花村有了名的美人。最主要的是王雪還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畢業生,既純潔,還帶點兒城里人的風、情。

  趙小兵有時候看到王雪,心里就砰砰的跳。尤其是看見王雪那一對翹挺挺,圓乎乎的后腚,趙小兵馬上就有一種想上去摸摸的沖動。趙小兵還好幾次偷偷跟在王雪身后,凈看王雪扭來扭去的腚了。

  說二姨的腚是絕世好腚,王雪的腚絕對不在二姨的以下。

  二姨丁玉蘭突然眉頭一皺說,“俺咋覺的這事兒有點兒蹊蹺呢?村長家大業大,人家的閨女王雪長的又那么美,還有文化,她咋就看上了咱家小兵呢?真是搞不懂!”

  小嬸兒馬上回氳潰“妹子,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兒嗎?咱們桃花村現在有幾個后生,你仔細想想。都是些歪瓜裂棗,游手好閑的二流子,小流氓啥的。也就咱們家小兵長的身強體壯,而且還勤快!妹子,你可別小瞧了咱們小兵啊!在咱們桃花村像他這樣的后生沒幾個哩!”

  小嬸兒這樣說,趙小兵不禁呲牙高興的笑起來。小嬸兒說到了得意和自豪處,接著說,“村長又不傻,見咱家小兵長大了,還不趕緊下手占著一個,等別人家把咱小兵搶走了,那還不窩心死呀!”

  二姨丁玉蘭撇撇嘴說,“哼!好像你家小兵是個金疙瘩似的。瞧把姐姐你美的。對了小兵,今天就不下地了,你好好收拾收拾,換上件新衣裳!晌午還得去村長家喝酒呢,可不能讓他們小瞧了咱。”

  “這才是正理兒,小兵,你去洗澡!”小嬸兒說完,扭身進了里屋,為趙小兵準備新衣服×恕

  中午時候,趙小兵上身穿一件藍色短袖襯衫,下面是一條嶄新的大黑庫叉子,大步朝村長家走去。

  趙小兵長這么大了,這是第一次來村長家。平時里,像他這樣的窮漢,是輕易不能來村長家的。

  村長家住著村里最氣派的房子,趙小兵本來趾高氣揚,雄心勃勃的。可剛到了村長家院子里,頓時有些氣餒,感覺矮了半截兒似的。

  村長王寶才竟然笑呵呵的從房子里出來迎接趙小兵,讓趙小兵不禁很有些感動。到了客廳,里面一張飯桌上早就擺上了精美的菜肴。趙小兵一眼就看見了桌子上竟然有一大盆燉肉。

  這可是稀罕物件,趙小兵自打過年時候吃上過肉,半年了還一次也沒再吃過。

  趙小兵嘴里不禁滿是口,但還是勉強忍住,靦腆的和王寶才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

  王寶才和趙小兵兩個人對面坐下,王寶才就熱情的招呼小兵開始吃喝。

  酒是高檔的瓶裝酒,趙小兵索性也不再客氣,就大快朵頤起來。

  吃了好長時間,酒也喝了不少,趙小兵就有些頭昏腦漲了。村長的老婆鄧書云突然從里屋出來。

  鄧書云模樣長的一般,但最愛打扮,經常打扮的花枝招展。鄧書云號稱是桃花村的第一大,乃大的出奇。她今天穿著束腰的花襯衫,底下是一條七分熱褲,兇上那一對足球般大小的大物一顫一顫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被熱褲包裹出來小腹下面凹進去的部分很是掠奪人的眼球。

  鄧書云嬌美的對趙小兵一笑說,“小兵啊q天你喝了這頓酒,你和俺家王雪的事兒就哦ㄏ呂戳耍明年開春咱們就把事兒辦了!呵呵!多好的一個娃子啊!”

  簡單和趙小兵打了聲招呼就急急的又回了里屋。

  趙小兵不禁心里就琢磨,按理說今天算是定婚飯了,咋就沒看見王雪呢?真是叫人琢挪煌浮H思沂譴宄ぃ趙小兵也不敢多問。

  趙小兵又喝了一通酒,感覺臉上發燒,頭腦欲裂,就和王寶才告辭,從他家出來。

  喝多了酒,趙小兵被尿憋得十分難受,看看四周無人,躲到一處墻角掏出家伙來嘔┗┑娜銎鵡蚶礎

  “小兵!”一個清脆的女聲嚇得趙小兵渾身一哆嗦,來不及提留上大褲衩子,就急忙轉過身來,那人正是王雪。

  第8章 喂昏過去

  王雪好像是剛糯蛹依錙艸隼矗氣喘吁吁,粉嫩的臉上紅撲撲的,滲出細密的汗珠,很惹人憐愛。

  王雪“哎呀!”一聲,突然看見趙小兵胯當的那一堆大物,不禁驚叫出聲音。王雪這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的東西,就感覺那大大的一堆東西很是嚇人。王雪不禁滿面羞牛急忙把頭扭向一邊,慍怒道,“趙小兵,你干啥?耍流、氓咋的?”

  趙小兵因為喝多了酒,腦筋反應慢。低頭一看頓感十分尷尬,匆忙提上大褲叉,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說,“俺沒有,俺沒有,就是你著急喊俺,俺忘了、、、、俺忘了提褲子了!

  王雪偷眼看一下趙小兵,滿面含羞,輕聲道,“俺找你是想和你說點兒事兒。”

  趙小兵見王雪那一臉的嬌羞,不禁嘻嘻笑道,“你有啥害羞的?不就是看見了俺的雞雞嗎?你早晚都要嫁給俺,嘻嘻!早看藕屯砜醇還不是一樣啊!”

  沒想到王雪頓時急了,罵道,“說你流、氓看來一點兒不假,俺咋會嫁給你呀?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個啥德行?俺不和你說了,氣死俺了!”

  王雪扭頭就走。

  趙小兵的眼睛馬上盯在王雪扭來扭去的豐臀上,壞壞的笑道,“俺馬上就能摸上這絕世好腚了!想必一定十分過癮。

  趙小兵叫喊道,“王雪,你不是有事兒要和俺說嗎?咋不說就走了,究竟有啥事兒啊?”

  王雪一邊大步走著一邊說,“俺本來是可憐你,現在看你這樣的人不值得俺可憐,你愿意咋樣就咋樣吧,活該!”

  王雪很快撒腿跑回了家。

  趙小兵咧嘴笑笑,“有啥事兒啊d莫非是你想和俺先親、熱親、熱,恩,八成是這樣的。不過見了俺的家伙又感覺害臊了,哼!早晚是俺的人,有啥可害臊的?這大閨女就是臉皮子薄。”

  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搖晃著身體低著頭朝家里走。

  d時烈日當頭,街上沒有一個人,大家都在睡午覺了。趙小兵聽身后突然有汽車喇叭響,急忙閃在路邊等車過去。

  后面駛過來的是一輛面包車。面包車突然在趙小兵身邊停下來。車上下來兩個蒙面壯漢,趙小兵還沒反應過來,突然眼前一黑,隨后就d他們抬上了面包車。

  趙小兵馬上感覺出來他是被一個大口袋套住了。趙小兵喊叫道,“干啥?你們要干啥?快放開老子!”

  “他嗎的,叫你喊叫,我叫你喊叫!”伴隨著一個尖利的聲音,趙小兵的身上被d狠狠踢了兩腳。

  趙小兵咬緊牙關罵道,“這是要把老子弄到哪里去?馬巴子的,你們不得好死!”

  “嘿嘿,把你弄到哪里去?當然是叫你去一個好地方,讓你去西天找你姥姥去!”尖利的聲音陰測測笑道d

  趙小兵頓時酒醒大半,嚇得不禁渾身一抖,完了,俺這是得罪了啥人呀?他們是想把俺弄死呀!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襲上心頭,趙小兵知道這時候喊人也沒用了。他顫聲問,“俺想問問大哥,俺得罪了d呀?你們是誰呀?咋說叫俺死了也得當個明白鬼吧!”

  “放屁!當啥子明白鬼,死就是死,別問那么多!再他嗎的廢話叫你死的更難受!”又重重的挨了兩腳,正踢在趙小兵肋骨上,鉆心的疼。

  趙小兵不d話了,眼淚正刷刷的流,心想,俺還不想死啊,俺馬上要娶媳婦了。再有,俺爹的事兒俺還沒弄明白,俺咋就能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趙小兵不禁開始了瘋狂的掙扎。怎奈口袋非常結實,趙小兵不可能從里面鉆出來,他甚至感覺呼吸都越來越困d了。

  面包車沒走多遠就停下了,趙小兵馬上被兩個人抬下去,走了兩步。兩人停下來,在罩住趙小兵的口袋外面纏了很多繩子,把趙小兵捆了結結實實。趙小兵腳下還墜上了幾塊大石頭。

  兩個壯漢嘿嘿一d,叫齊了一二一,猛然抬起來趙小兵就扔了下去。“小子,去喂王八吧!”

  趙小兵被扔進了河里,馬上沉到了河底。

  在河底,趙小兵還艱難的掙扎著,求生的本能讓他用足了力氣,想掙脫出口袋來。趙小d的力氣越來越小了,他終于絕望了。他索性不再掙扎,任憑河水向嘴里大口的灌,干脆閉上眼睛等死。

  、、、、、、

  九鳳河邊的樹林子里趙天來正趴在劉桂花白花花的身子上做著配種運動。

  趙天來六十多歲了,但身體還是特別硬朗,前兩年他老伴兒死了。老伴兒沒有給他留下個一男半女,趙天來就成了鰥夫。趙天來人老春、心不老,和劉桂花好上了。

  兩人正弄到了興頭上,劉桂花仰面躺著突然扭頭看見了蒙面的兩名壯漢正把一個麻袋拋向河里。劉桂花渾身一哆嗦,他猜想到麻袋里可能是人。

  劉桂花渾身顫抖著焦急道,“老趙,趕緊去救人!有人被沉河里了!”

  “行!再叫俺搗鼓兩下,俺馬上就去!”趙死春艉舸著氣,黑屁古卯足了勁兒,直搗劉桂花的最深處,黃龍府。

  劉桂花本來很緊張了,再加上趙天來的兩下猛烈沖刺,頓時昏死過去!

  “真是架不住折騰,沒弄兩下又昏過去!呵呵!真是太嫩了!”頌燉創恿豕鴰ㄉ硤謇鋨緯隼吹諶條腿,光著屁古一跳,就扎入了九鳳河中。

  第9章 認干爹

  趙小兵被救上來的時候早就奄奄一息了,肚子鼓鼓的,里面灌滿了河水。趙天來把趙小兵拉到樹林里,不慌不忙用嗽謖孕”肚子上擠了一通。河水順著趙小兵的嘴角流出來,趙小兵終于緩緩睜開了眼。

  一眼看見光著屁古的趙天來,趙小兵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掙扎著爬起來就給趙天來磕頭,“天來大伯,謝謝你!我給你磕頭了,要不是你,我這條小命兒就交肆耍 

  “呵呵!鄉里鄉親的,不值得你這樣!起來吧娃子!”趙天來把趙小兵攙扶起來。

  趙小兵眼里含滿熱淚,看著趙天來,忽然趙小兵的嘴巴張開的老大,再也合不上了。

  趙小兵看見了趙天來的胯下之物。

  大,特別大!而且現在還硬、挺著,和驢子的都有一拼,絕對可稱得上是第三條腿,男人中的極品之物。

  趙小兵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趙天來一個糟老頭子咋長了這么樣的一個大東西呢?

  趙天來微微一笑,“你個毛崽子,看啥呢?有啥好看的?呵呵!”趙天來一邊說著,一邊彎腰拾起地上的庫叉,慢慢穿起來。

  趙小兵這才發現他身后竟然還躺著一個白花花的光ど磣優人,那女人是劉桂花。趙小兵看劉桂花的身子晶瑩雪白,凹凸有致,不禁一陣心旌神蕩。暗想,馬巴子的,好比都讓狗操了。一個糟老頭子竟然弄了個這么美麗迷人的小娘們。

  劉桂花雙腿叉開著,一動不動的,好像是昏死過去了。趙小兵愣は律穸,急忙喊道,“大伯,趕緊救人啊!她昏過去了!”

  “沒事兒,這是常有的事兒,俺也不瞞你,是俺剛才日得她!一會兒就好了!”趙天來得意的回答,似乎很是自豪。

  趙小兵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ち耍俺的天啊!他竟然把二十多歲,精力旺盛的桂花嫂草昏過去了。真是了不得!

  這也難怪了,趙天來長了一個驢大的貨,任啥樣的娘們能受得了啊!

  趙小兵不禁十分羨慕的看著趙天來。

  正在這時候,劉桂花突然長出一口氣,“哎呦!”,隨后就醒過來,坐直了身子。一看見趙小兵頓時滿臉羞紅,驚訝的說不上話來,嚇得她幾乎忘了穿衣服。

  趙天來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笑道,“小寶貝,趕緊穿衣裳吧,俺也該回去了,恐怕這時候家里去了病人了。你沒啥可害怕的,今兒個是俺救了小兵,小兵知道咋做。是不?小兵。”

  趙小兵匆忙一拍胸脯,笑道,“俺不說!”

  桃花村別看是個寡婦村了,但村長王寶才男女通奸的事兒管理的很嚴格,一旦要是發生了這樣的事兒,那是要男人和女人脫光了身子游街示眾,以儆效尤的。劉桂花的男人是個跛子,叫馬大孬。他根本不算個男人,可以忽略不計。劉桂花擔心的自然是村長的事兒。

  劉桂花怯怯的穿著衣服時不時對趙天來眨眨她那雙迷人的桂花眼,對趙小兵很不放心的問,“小兵,你是為啥被他們沉進河里去的?”

  “是啊,你得罪了啥人呀?和俺說說,俺也為你想想辦法。當時俺們就看見倆蒙面的人把你扔下去了,根本不知道是誰。”趙天來也若所思的說。

  趙小兵苦笑道,“俺覺得俺誰也沒得罪。”

  “有這樣的事兒,沒得罪人就有人想弄死你?你和俺們說說你這兩天都和啥人接觸了?”趙天來必然經多見廣,瞇起來眼睛問。

  趙小兵也不隱瞞,就把這兩天的事兒和他們說了。當然趙小兵絕對不說去了李大拿家禍害李大拿老婆的事兒。不過趙小兵心里隱隱在想,八成是李大拿派人來要他命的。

  趙天來聽說今天村長王寶才請趙小兵吃了飯,隨后就這樣了,不由得渾身一陣顫抖。他勉強鎮定下來,眼珠子轉了幾下,說,“小兵啊q天俺救你這事兒你可千萬不能和別人說,就當是你看見了俺和你桂花嫂子的事兒,咱們扯平了。你記住了嗎?”

  趙小兵急忙點頭。

  劉桂花一直在擔心趙小兵會把她和趙天來的事兒說出去。低頭沉思了一會兒說,“老趙啊,俺總覺的這事兒沒那么簡單,你既然救了小兵,說明你們之間是很有緣分的。你應該好好再幫幫他。”

  趙天來一瞪眼道,“俺咋幫他,你又不是不知道、、、、、”趙天來看了一眼趙小兵,欲言又止。

  劉桂花喃喃道,“你連個兒女都沒有,俺看就讓小兵認了你做干爹,這樣你們就成了一家人。小兵的嘴就嚴實了,絕不能把干爹的事兒抖落出去是不?”

  撈燉蔥鬧幸歡,趙天來還一直在為他養老的事兒范愁呢。再有,他看趙小兵身高體大,也確實從心里喜歡。趙天來不禁扭頭看著趙小兵。

  趙小兵心想,是人家救了俺的命,俺就應該報答人家。就正色道,“行,俺愿意認干爹!”

  趙天來高興的嘴角浮現出來微笑,拍著趙小兵的肩膀說,“呵呵!這娃子真是叫人稀罕!”

  “那趕緊給你干爹磕頭吧!磕了頭也就算是認下來了。格格!”劉桂花敦促道。

  趙小兵跪倒給趙天來連磕三個響頭。

  趙天來欣喜的嘴都合不上了,甚至連屁古溝里都是樂得。他眨眨小眼睛對劉桂花說,“桂花啊,你就先回去,俺得好好給俺這干兒想想辦法。”

  劉桂花心說,他嗎的,真是只老蚶輳有啥話還背著俺說。這時候立即和他干兒子站在一起了。

  劉桂花嗔怪的看了一下趙天來,不情愿的走出了樹林。

  趙天來摸著趙小兵的肩膀說,“干兒啊H然你認了俺做干爹,干爹就得徹底救了你的命蚧溝媒棠愕愣真本事,絕對不能叫你白做俺的干兒。呵呵!”

  第10章 出招

  趙天來綠豆大小般的小眼睛轉了幾下,問,“干兒子,你真不知道誰要殺你?”

  趙小兵心里熱乎乎的,感覺這個干爹是真關心自己,索性就尷尬的把強暴了李大拿老婆的事兒說了。

  趙天來一點兒也不吃驚,相反得意道,“哈哈!看來俺沒看錯人,俺的干兒就應該是這樣的。有仇不報非君子!行!是塊兒料。俗話說的好,十七十八,毛齊發,俺這娃子知道想娘們了,是條漢子!”

  趙天來看模樣對趙小兵的所作所為特別欣賞。

  趙天來拍打著趙小兵的肩頭說,“按照干爹的想法,今天想殺你的可能是李大拿派來的人,也有可能另有別人小兵啊!他們既然起了殺心,俺琢磨著他們不會善罷甘休。今天俺把你救了,恐怕他們還會來殺你的。你別看咱們桃花村就屁古大的地兒,哼!這村子里復雜著呢?就村長王寶才,俺觀察了他這么多年,始終看不透!”

  “王寶才是壞人?不會吧!趙小兵緊鎖眉頭詫異的問。

  “人心隔肚皮,辦事兩不知。光看表面是沒用的,娃子,你跟著俺以后還真得多長點兒心眼兒。”

  趙小兵點頭說是。

  “所以你以后就好在咱桃花村混了,唉!這可咋辦啊?”

  “不在桃花村了,那俺去哪兒啊?”趙小兵本來心有余悸,聽趙天來這樣一分析,心里就更加害怕。他必然是個十七歲的孩子,這時候也意識到闖禍了。心想,馬巴子的,那幫人看來真是不好對付啊!

  趙天來苦思冥想,還真是想不出來讓趙小兵去什么地方。趙小兵是個孤兒了,他能去哪里呀?就是親戚也不可能收留一個半大小伙子呀!

  趙天來擰著眉頭,眼珠子又轉了幾下,忽然一拍大腿笑問,“小兵,你聽干爹的話不?”

  趙小兵早就六神無主了,急忙道,“聽,俺聽干爹的,干爹叫俺干啥俺就干啥。“

  “呵呵!俺看你裝傻或許能逃過這一劫。古時候有個叫宋江的,他曾經裝瘋活了命。對!你就裝傻,你成傻子,誰還把你當回事啊?就這個辦法。”趙天來自以為想到了個好辦法,不禁眉飛色舞起來。

  “裝傻?“趙小兵搔著頭皮驚訝道。馬上想到了桃花村的傻子王大擺子,那小子整天望著天,神秘兮兮的,看起來還挺好玩兒的。

  趙小兵嘻嘻笑著說,“行!俺裝、、、、裝傻,俺從今兒個開始就成了趙大傻子了、、、”

  趙小兵一邊說著,一邊口眼歪斜著,真的學起王大擺子的慫樣兒來。

  “呵呵!就是這樣,你裝傻子的事兒誰都不能告訴,就一直裝下去,就是連你的小嬸兒和二姨都不能知道了,叫他們知道你是真成了傻子了,你懂嗎?”

  “俺懂!只有這樣俺才能活命!”

  趙小兵心想,俺裝成傻子更好,就沒人惚缸虐沉恕D前潮ǜ蠢畬竽茫還有調查俺爹死的事兒就更方便了。趙小兵心中大喜,說,“干爹,要是沒別的事兒俺就回村了。”

  趙天來一把拉住趙小兵說,“慢著,你是俺干兒子了,俺不是說要教你點兒本事嗎?”

  趙小兵一愣說,“干爹,啥本事?”

  “呵呵!娃子,你對娘們有興趣不?”趙天來神秘的問。

  “這、、、、這、、、有!”趙小兵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來二姨的絕世好腚,還有小嬸兒雪白的身子,和王雪那挺翹的屁古來,不禁支支唔唔的直言說。

  趙天來更加得意了,說,“好!干兒子,扒了褲叉,叫俺看看你的笑雞。”

  趙小兵頓時滿臉通紅,干啥呀?干爹咋這樣啊!突然想起來干爹的那濁嫣旄呔俚拇笪錮矗不禁自慚形穢,就遲疑著不動,呆呆的看著趙天來。

  “脫呀!趕緊脫!在干爹跟前還有啥害臊的。”趙天來一邊敦促著,一邊著急的過來開始扒趙小兵的大庫叉子。

  趙小兵無奈,只好茁把庫叉子褪到膝彎處。

  趙天來的小眼睛馬上盯在趙小兵的胯當處,覺得看不過癮,索性蹲下身子仔細看。

  趙小兵不知道趙天來咋就對這東西這樣感興趣,也不敢多問。

  良久后,趙天來終于站起來,呵呵笑道,“行!還行!稍加調理也算是極品了!”

  趙小兵急忙紅著臉提上大庫叉。趙天來突然拉住趙小兵的手,“干兒子,走,跟俺上山。俺先教你認識一樣咱們太行山上的寶貝。”

  趙小兵緊緊跟在趙天來身后,一老一少大步上了太行山。

  走出去大約有三里地,此時已經快到山頂了。趙天來領著趙小兵三拐兩拐,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

標簽:背帶  背心  葉子  玉米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