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霸上留守村婦:桃色滿鄉春《全本》

時間:2017-03-27 16:25:14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784927   評論:0
  01屋檐下的春色

  今天本應是閆杰值得高興的日子,因為他的設計項目終于再投入市場運作兩個月后,得到了客戶的認可,給公司帶來了巨額效益,收入頗豐,他也為此得到了重厚的獎勵,可他卻在接到了一個女人打來的電話后,情緒立即低落了下來。就是因為這個女人跟他的關系太特殊的緣故吧。

  一想到這個女人,閆杰心里就有一種犯罪感,這段時間,他已經被這個心里沉重的包袱壓得幾乎都快喘不過氣來了,也正好是趕上自己的設計項目告一段落,于是,他想公司老板請了假,決定好好的休整一階段。

  晚上,為了讓自己能夠暫時的躲避一下心中的煩惱,他一買醉的方式,喝了不少的酒,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卻發現門口站著一位女人。這可把半醉中的閆杰嚇了半醒,還以為是那個女人找到自己的住處來了。

  定神一看,眼前的女人覺得很陌生,而且顯得有些土氣,不像是城里的女人,倒像是個鄉下的姑娘,閆杰立即警覺了起來,心道:這個姑娘是干什么的?怎么會站在自己的家門口呢?他借著樓道的燈光,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土氣的姑娘,見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花布做的上衣,頭上扎著兩條辮子,一看就是個鄉下姑娘。憑直覺閆杰覺得,這個姑娘絕不屬于這個城市。

  閆杰沒有再多看姑娘兩眼,而是掏出了鑰匙,打開了自家房門,可不知為什么,在他進屋關門的同時,有很自然的回頭向她看了一眼,就這回頭的一瞬間,他貌似有了重大的發現。

  門口站著的這個姑娘,雖然穿著打扮顯得土氣了點,可卻掩蓋不住她那優美的身材,再往她的臉上看去,不由得使閆杰有些驚訝的感覺,真沒想到就這么個土里土氣的姑娘卻長了一副漂亮的臉蛋,細長的眉、明澈的雙瞳、秀直的鼻梁、嬌潤的櫻唇和光潔的香腮,那么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了同一張清純脫俗的美顏上,還配合著一份讓人無法抗拒的清純氣質,越發的襯托出姑娘的清秀。只不過現在好像是不知什么原因,臉上帶著一種驚恐不安的表情。

  杰看著那姑娘可憐的樣子,不就有多看了她兩眼。而這么一看卻讓姑娘有些臉紅了,她本能的往后退了兩步,靠在了過道的對面墻上,將臉扭向一旁,從側面看去,這個姑娘的小鼻子還挺高蹺的。

  閆杰也覺得自己這樣看著人家一個姑娘有些不大好于是趕緊關上了門,他可不愿意在無緣無故的招惹是非了。現在已經有一個女人已經讓他夠煩心的了,再要是招惹上別的女人,那可就不得了了。

  他在客廳里坐了一會,心里還是抹不掉門口那姑娘的影子,總覺得她跟他見過的,難道是她太拖與土了反倒像的與眾不同了?閆杰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的想法挺好笑的。

  這會閆杰的酒勁已經全醒了,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買些食品回來,這兩天他就是想自己一個人在家好好的休息兩天,誰也不見,誰也不想,連們都不出。

  想到這兒,他立即起身準備去樓下的小超市買些食品回來。克剛一開門,就差點與另一張清秀的臉碰到一起,兩個人同時“啊”了一聲,各自往后退了半步,閆杰一看,那個姑娘竟然還沒走。|||

  02唯美的女騙子

  閆杰立即警覺了起來,心里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姑娘不會是個壞女人吧?或許是個小偷?不大可能,他從她的長相上怎么也不能將她跟“小偷”兩個字聯系在一起。那就是小姐?也不可能啊?小姐也沒有這樣攬客的呀!或許是逃犯?這個好像也不太靠譜!閆杰一連猜測了好幾種可能,又都被自己否定了。突然間,一個字眼閃現在了他的腦子里面,對,是騙子,一定是個女騙子。

  閆杰一臉嚴肅警覺的問道:“你到底是誰?怎么呆在我家門口不走呢?”

  那姑娘忽閃著一雙飭榱櫚難劬看著閆杰,臉上帶著幾分羞澀說道:“我……我是被人逼迫得走投無路了,實在是餓了,身上有沒有錢,你……你能幫幫我嗎?”話語間,目光中流露出一種失落。

  閆杰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像是要看穿他的廬山真面目似的,姑娘被他看庥行┎蛔勻唬紅著臉再次說道:“我…我只要些吃的,馬上就走。”

  閆杰能夠直觀的感覺到,這姑娘不像是在說假話,正好自己也是要去買吃的,于是就說道:“好吧,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買吃的。”

  姑餉饗緣母芯跤行┎鏌歟但很快就點了點頭,跟在閆杰的身后,一起下了樓。

  樓下的轉角處就是一個小超市,雖然面積不大,可里面是應有盡有,閆杰帶著顧念盡到了超市以后,問道:“你想吃什么?”

  姑夂鏨磷糯笱劬Γ沉吟了一下說道:“有沒有蔬菜?我好幾天沒有吃到菜了,想吃點蔬菜。”

  閆杰一聽覺得這姑娘的口味到不高,于是便高興地帶他來到賣蔬菜的地方,由她自己親自挑選了幾樣蔬菜。

  結賬猓閆杰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著蔬菜可是生的,她怎么吃呢?難道……?

  他再一次仔細的端詳了一下眼前的這位姑娘,見她一副高興的樣子,顯得很天真,又不好說別的。

  就在這時,姑娘沖著他笑饉檔潰骸拔頁醞昃妥擼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閆杰聽后沒有再說話,又帶著姑娘在超市里面買了些掛面和肉之類的食品,便帶著她返回了自己的家。

  一進家門,姑娘就閃動著美目,驚訝的夸贊道:“哇!餳銥燒媧笳嫫亮呀!”

  閆杰聽了姑娘的夸贊心里很高興,因為這所房子就是他的驕傲,這可是憑借著他自己的能力賺來的,既沒有依靠父母,也沒有依靠任何朋友,在這一點上,他可以引以自豪的說,他是這一代年輕人中的佼佼者。

  “你會做飯嗎?”閆杰想到了這個比較難辦的事情。

  姑娘沒有猶豫,答道:“當然會做了,我從型會做飯了,而且,還在飯店打過工呢。”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說假話,他拎著買來的菜和食品問道:“你家廚房在哪兒呢?”

  閆杰指了指廚房的位置,說道:“要不還是我來吧,可我的手藝實在是不怎么樣。”

  姑娘笑著說道:“不用了,就借你的廚房一用。”說完,就快步走進了廚頡|||

  03誘人的香味

  不大會功夫,閆杰就已經聞到了從廚房里面傳出來的飯菜香味了,他用鼻子仔細的聞了聞,不由得心里面有些折服。

  閆杰這幾年自己生活以來,雖然也會做點飯菜,但水平實在是有限,有的時候連自己都難以咽下自己做的飯菜,所以,他一般都是在外面的小餐館買著吃。當然,他也交過女朋友,但那些女子實在是都不怎么靠譜,根本就不會做飯,還不如他呢。

  閆杰本來已經是吃過晚飯矗但由于飯菜的香味實在是誘人,等到姑娘將飯菜端到桌上后,閆杰便不自然的就舉起了筷子。起初他只是想品嘗一下罷了,可這筷子一舉,可就放不下了,姑娘做的幾個菜幾乎讓他一個人就吃掉了一多半。

  他一邊吃著,嘴里一邊夸贊著說道:“矗姑娘你這手藝還真不賴,跟專業沒啥區別呢。”

  姑娘臉上洋溢起了滿意的笑容,他一邊洶地吃著飯菜,一邊說道:“你喜歡吃就好,我以后常做給你吃。”話沒落音,她好想覺得有些不妥了,畢竟兩人只是萍水相逢,根本就沒有以后而言。想到炊,她目光一暗。

  吃過飯后,姑娘忙活著收拾碗筷,閆杰坐在沙發上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心里猜測著她的身份,雖然他還不知道她確切的來歷,但他已經完全相信,她絕不是個壞人。

  當一切都收拾妥當矗姑娘從廚房出來,走到閆杰的跟前,表情黯然的說道:“謝謝你的好心招待,我該走了。”說完,便邁步朝門口走去。

  閆杰突然之間有種失落感,他連忙沖著即將出門的姑娘喊道:“請等一下。”

  姑娘聰鋁私挪劍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閆杰,問道:“還有什么事嗎?”

  閆杰“哦”了一聲,頓了一下說道:“我想咱們可以再談一下嗎?”

  姑娘慢慢的轉過身子,點頭說道:“行,可我不大會說話。”

  閆杰笑了,他指了指對面的沙發,說道:“先請坐吧。”

  姑娘這才慢慢地走到了沙發前,穩穩的坐了下去。

  閆杰問道:“姑娘,都已經吃過你做的飯了,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姑娘看了一眼閆杰,答道:“我叫李萍,是從鄉下來你們這打工的,家里人都叫我萍兒。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閆杰,”眼界笑了笑,說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為什么要站在布頤趴諑穡俊

  聽閆杰這么一問,李萍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顫,將頭垂了下去,沒有說話。

  閆杰看到就更加好奇了,但他又不好過于勉強,于是便說道:“沒關系,要是你不好說的話,就不用說了。”

  李萍聽了閆杰的話后,猛然抬起頭來,說道:“也沒有什么不好說的,都是你們這個大都市惹得我,害得我無家可歸。”

  閆杰不由得一驚,關切地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詳細說說,誰要是欺負你了,你告訴我。”

  李萍再次看了一眼閆杰,眼神中已經帶著幾分的感激之色,她微微的嘆息了一聲,接著就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04親切可信的男人

  原來,李萍是跟村里幾個姑娘一起來到這里打工的,剛開始她是在一間飯店當服務員端盤子,本來說好一個月一千五百元的,可到了月底,老板卻賴賬,死活就給她一千二百塊,李萍當然不干了,跟老板大吵了一架,老板見她不依不饒,只好發著狠的給她補上了三百塊,然后就地炒了她的魷魚。

  不肯就此服輸回到鄉下去的李萍,之后又找到了一份超市工作,辛辛苦苦一個月,根本賺不到幾個錢,于是,他辭去了這份工作,來到了招聘會場,應聘做了一家的保姆。

  先開始覺得這份工作還算不錯,薪水不低,管吃管住,一天也就忙活左三頓飯,這對李萍簡直就是太簡單的一件事情了。

  可是,好景不長,就在今天晚上,這家的女主人去外地出差,男主人喝了點酒回來,竟然色迷迷的跟李萍動手動腳的,不管麗萍怎么勸解和呼喊都沒有用,情急之下,推汲起一把暖壺重重的砸向了男主人的頭,這一下可好,直接江南主人打昏在地,李萍也顧不上許多了,一股腦的就逃出了家門。

  李萍逃命似的離開了那家,之后等她上了公交車后,才發現,自己身上竟然是分文全無,跟公交車司機好說歹說,才鴕她的錢,但是,半途就將她哄下了車。

  這下李萍和傻眼了,她本來就剛剛來到這個城市時間不長,哪里人的路啊,想去投奔一起來的小姐妹都找不到路了,于是她昏頭昏腦的就來到了這個小區,由于外面風大天氣較涼,又怕那男人追到這里,她投愕攪寺ド系你平艿募頤趴凇

  當她第一眼看到閆杰回來的時候,就覺得他一定是個好人,是個能夠幫助人的男人。

  李萍敘述完自己的經過,眼中已經含上了淚花,經過了這幾件事情后,她有些對這個大都褪望了,這里原本不像他想象的那樣美好,這里的人都是壞東西。

  講述完了以后,李萍凄然的站起身子,對著閆杰說道:“好了,我也吃飽了,總不能賴在你著不走啊。”

  閆杰也跟著站起身來,關心的問停骸澳悄閬衷諶ツ畝呢?”

  李萍木然的說道:“我……”想了半天,她也沒想出來她現在能去哪。跟自己一起來的那些姐妹們,混得也不怎么樣,投奔他們顯然不是個好選擇,再說,自己這黑天暗地的,根本也找不到他們在哪,那就只好露宿公園汀

  閆杰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今天晚上就在我家將就一宿吧,一切都等明天再說。”

  李萍含著淚花說道:“這……這真是太感謝你了。明天我一定自動離開,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閆杰笑了,他說道:“好吧,那就這樣,我先帶你去你住的房間。”說著話,他便轉身朝著里面的一間房間走去,李萍馬上跟著他的身后。對于這個男人,她好想打心眼里覺得那么親切可信。|||

  05失而復得好心情

  晚上,等李萍躺下后,才覺得自己有些冒失了,怎么就這么輕信了一個男人的留宿呢?只是初次見面,萬一他是個壞人怎么辦?要真是那樣,自己可就是兇多吉少了。

  因為心里有了這層顧慮,李茨幕垢胰胨,她躺在被窩里警惕的觀察著屋門口的動靜,可是,由于折騰了一個晚上了,實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覺的就睡了過去。

  當她從睡意中猛的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大亮了,他趕緊掀開被子查看一切后,覺得沒有什么不對勁,這才聰灤睦矗心里不由得笑著想到:看來自己是小肚雞腸了。

  李萍趕緊穿好衣服,整理好自己后,來到客廳,發現閆杰正在廚房里面煮面呢,于是連忙說道:“閆大哥,還是讓我來吧。”

  閆杰笑了笑,問道:醋蟯硭得怎么樣?”

  李萍答道:“挺好的。”

  吃過早飯后,李萍主動說道:“閆大哥,我得走了,感謝你留我住了一宿,不然我真的要留宿街頭了。”

  閆杰搖了賜匪檔潰骸安揮瞇唬不用謝,對了,你這是打算去哪兒?”

  李萍想了想,然后說道:“不管怎么著,也得活著呀,我還是要去再找份工作的。”

  閆杰點了點頭,問道:“你身上可能沒帶錢吧,這樣吧,我唇韙你兩百塊,等你找到工作賺了錢再還給我。”

  李萍未加猶豫,畢竟自己現在是身無分文,她伸手結果了閆杰遞過來的兩百元錢,誠懇地說道:“好吧,這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在李萍臨出門之前,唇芑故僑喜懷齙乃盜艘瘓洌骸叭綣今天找不到工作的話,你還可以到我這來……”

  李萍回頭深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將頭一低,默默的出了家門。

  李萍一走,屋里立即顯得空蕩蕩的,閆杰想著這位從天而吹拇科酉縵鹿媚錚覺得她是一個很不錯的姑娘,她這一走,自己反倒是感覺有些失落,是呀,自從自己離開家以后,就很少有人像這樣照顧他了,昨天到今天早上,能有人幫他做飯,而且手藝還不錯,這讓他那顆獨孤的心多少有了一絲安慰的感覺。

 吹碧焱砩希閆杰特意等了很晚才睡,可是,沒有再等到李萍的到來,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失望,他心想:一定是她又找到了工作了,或者是找到了她的小姐們回鄉下去了也不一定。

  接下來的幾天里,閆杰把自己關在屋里,李萍身影總是令他抹不去,詞且渙幾天,李萍就好像是他海里的一條小魚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閆杰只好嘆氣,心道:看來這姑娘是不會再回來了。他好像是失去了一樣心愛的寶物一樣,覺得心里酸酸的疼。

  幾天以后,閆杰接到了朋友的電話,約他去聚會一下,他再三推床壞簦只好硬著頭皮前往。

  朋友見面,酒過三巡后,就聽到隔壁的包間里面大吵大鬧的,不知道什么緣故。幾個人過去一看,才知道,原來是一個客人硬要人家女服務員陪酒,女服務員不愿意,客人翻臉了,竟然動手動腳的,女服務員也急眼了,春蕕穆盍絲腿艘歡伲而老板竟然逼著這個女服務員給客人賠禮道歉,女服務員當然不肯,于是,老板當場宣布,辭退了這名女服務員,而這個女服務員正是李萍。|||

  06二次帶回家中

  再度相遇,閆杰有些驚喜交加,就在老板跟李萍為工錢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閆杰果斷出面,老板認識閆杰,知道他父親在這座城市里是個厲害人物,趕緊按照他的意思,給李萍將工錢一根不少的結算干凈算是兩清了。

  閆杰跟李平來到飯店的門口處,他問道:“現在你算怎么辦?去哪兒?”

  李萍忽閃著大眼睛,失落的表情難于言表,她低下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看來只能先去投奔那些小姐妹了,看來這座城市不是和我,這的人都黑了良心了。”當她說完抬起頭來時,眼神正好跟閆杰的眼神碰到了一起,標有緊補上一句:“哦,我可不是說你呀。”

  閆杰被他那天真的表情逗樂了,他笑著問道:“你還想不想再找個工作試試?”

  李萍眨了眨眼睛,考慮了一下,說道:“要是真能適合我的,我當然要試一試了,然就這么著回去,多沒面子呀。”

  閆杰說道:“那好,我來幫你找份工作怎么樣?”

  “好呀!”李萍顯然有些興奮,接著說道:“你能給我找個好工作嗎?那是什么工作呢?能賺多少錢呢?”

  閆杰笑著說道:“好吧,你先跟我來吧。”說這話身后招了一輛出租車。

  李萍本來就對閆杰有好感,再加上他又替自己出面解了圍,就對他更加信任了,什么也沒問,就跟著閆杰上了出租車,當車停下之后,李萍才發現已經到了閆杰家的樓下。她不由的想到:看來他給自己找的工作就在他家附近。

  閆杰直接把李萍帶回了自己的家中,進屋坐下后,還沒等閆杰開口,李萍就從口袋里掏出二百元錢來說道:“這是還給你的二百塊錢,我現在領了工錢了,能有錢吃⒘恕!彼嫡饣鞍飼У蕕攪算平艿氖稚稀

  閆杰看著李萍,說道:“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才把你領到家里來的呀。”

  李萍搖著頭說道:“我也不是那個意思,我這個人是有原則的,借了人家的東西就一定要還的⒛隳茉諼椅誓訓氖焙蚪韙我錢,我已經是感激不盡了。”

  閆杰看著她那樣子,一臉的堅定,也就沒再推辭,把錢借過來放進了口袋。

  李萍這才松了一口氣,問道:“閆大哥,你幫我介紹的是個什么樣的工⒀劍俊

  閆杰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你真的就這么急著找工作嗎?”

  李萍點著頭,認真地說道:“是呀,不找份工作我吃啥喝啥呀?要是真的沒有事情可做,我可真的就要打道回府,回到我們村子⒘恕!

  閆杰笑了笑,想了一下,又問道:“那你想找個什么樣的工作呀?”

  李萍天真的一笑,說道:“當然是活不算累,又能賺錢多的了。”

  閆杰聽吧不由的微⒁恍Γ心道:像你說的這種既輕松又賺錢的工作在這個城市里恐怕就只能去做小姐了吧!不過他還是很認真的說道:“這樣吧,我就給你找個你想要的工作怎么樣?”

  李萍一臉驚色,急切地問道:“閆大哥,你說的是真的呀。”|||

  07想上去摸一把

  閆杰一本正經的說道:“現在有個人家急需一個小保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李萍馬上問道:“那都要做些什么?”

< 閆杰說道:“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洗洗衣服,買買菜,做做飯什么的。”

  李萍高興地說道:“那好呀,這個很適合我做,就是不知道能給多少錢呢?”

  閆杰說道:“比你原來那家少少給的多一點,你看<以嗎?”

  李萍答道:“這當人更好了。我愿意做這個保姆,演技大賞,那你就快點帶我去吧。”她說這話就站起身來,像是恨不能馬上就能見到這家主人,接下這份工作,隨即又問了一句:“對了,閆大哥,你說的這家人可靠嗎?”

  閆杰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覺得應該沒有問題吧。”

  李萍驚喜的看著閆杰說道:“閆大哥,那咱們是不是現在就過去吧?”

  閆杰呵呵的一笑,問道:“去哪兒?”

  李萍說道:“當然是去你給找的需要保姆的那家啊。”

  閆杰笑了,他笑的很開心,接著說道:“你現在就已經到了那個需要保姆的家了。”

  麗萍先是一愣神,接著/明白了閆杰的用意,她“啊”了一聲,笑道:“閆大哥,你說的可是真的呀,不是在安慰我吧。”

  閆杰收起了笑容,說道:“沒跟你開玩笑呢,我現在真的是需要一個能給我做飯的,能照顧我生活的保姆,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呢?”

  李萍搖了搖頭,接著又點了點頭,說道:“我怎么會不愿意呢?這么好的差事我還能不愿意嗎?但我不能要你的錢。”

  “呵呵,”閆杰笑了,說道:“咱們這可是雇傭關系,不給錢怎么行?再說了,即便是你不做,我也會請別人做的,不也得照樣給人家錢嗎!”

  李萍也笑了,說道:“好吧,那我就接受了。”

  閆杰也很高興,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就從今天開始吧。”

  從這姨炱穡李萍就在閆杰的家里當了小保姆,這份工作讓她做的非常開心。

  過了兩天后,閆杰帶著李萍找到了原來她做保姆的那家,將那個男人好一通整治,然后將自己的東西和錢全部拿了回來。通過這件事,李萍潛意識中能夠感覺得到,閆杰好像是液萇衩氐娜宋錚見到他的人好像都跟他認識,而且有很害怕他的樣子,什么事情只要他出面,對方連話都不敢說,只有服從的份。可是閆杰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每次出面干預事情都是要回自己應該得到的,絕不額咋別人。

  這天晚上,吃過了飯液螅閆杰和李萍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同看著電視,由于天熱,兩個人也想出了好些日子了,閆杰只穿了件體恤和一件短褲,而李萍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下面是一條短裙,因為她的背心很薄很透明,所以里面的胸罩都透出了顏色,這讓閆杰看的真是有點口干舌燥的。

  閆杰憑自己的直覺就能感覺得到,李萍的胸絕對不算小,而那短裙外面露出的大腿有顯得是那么的完美,不但筆直光潔,而且線條優美,這樣閆杰有一種想上去摸一把的沖動。|||

  08近一步的接觸

  盡管這種沖動令閆杰心曠神怡,但理智告訴他,不能這樣去做,否則就是禽獸不如,是自己把人家拉到家里來的,然后再行不軌之事,那不就成了預謀不軌了嗎。

  李萍也意識到了閆杰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異樣,她心里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盡管她有些緊張,但從心理來講,她有點很希望閆杰能對他產生點什么感覺,畢竟閆杰高大威武,長得又挺帥,又是有著豐厚收入的白領階層,所有這些,對一個鄉下姑娘來講簡直就是一個莫大的誘惑,所以,她對閆杰用這種眼神來看自己,心里更多的是一種興奮和甜蜜。

  這種想象讓李萍能夠直觀的感覺到,自己不是單相思,而是有回應了,他不能確定閆杰以后會不會真的能夠娶她為妻,但她從內心深處已經被這個外表帥氣,內心善良的好男人吸引住了,她心甘情愿的想跟他在一起。

  就在這個時候,一件很巧合的事情發生了,李萍被一只蚊子在自己的背后叮了一口,撓又撓不到,癢得她直哼哼,閆杰看到后,就馬上去衛生間拿了一袋牙膏過來遞給她,可是,李萍卻怎么也夠不到被叮咬的后背,于是只好讓閆杰幫著她。

  閆杰那這透啵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

  李萍倒是很大方的趴在了沙發上,讓閆杰把自己的背心掀開,閆杰只好照著她說的,哆嗦著雙手,掀開了她的背心。

  觸目之下,閆杰發現,李萍的肌膚雖然褪嗆馨綴馨祝但卻很細膩平滑,而且還有淡淡的體香從她的背上不住的襲來。再看后背緊繃著的那條胸罩帶子,還有那滾圓滾圓的小屁股,閆杰不由得心跳加快,一股難以抑制的沖動感潮水般襲來。

  閆杰使勁的眨了眨眼睛,咽了口唾沫后,讓自己途擦艘幌攏這才開始干起正事兒來。

  牙膏沾到李萍的肌膚瞬間,她“啊”的一聲,閆杰馬上問道:“怎么了?不得勁兒是嗎?”

  李萍將頭側向他,笑著說道:“沒有,就是有點涼絲絲的。”她的聲音是那偷撓秩磧秩幔充滿了磁性。

  閆杰就像是著了魔似的,在他用一只手給李萍涂牙膏的同時,另一只手卻撫上了她的后背,那種細細的,滑滑的感覺令他心曠神怡。就這么一抹可就有些收不住手了,他越摸越重,越摸越喜歡,腦子里面滿是跟以前女友/愛的情景了,他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一種壓抑了很久的欲望即將爆發。

  順著背溝,閆杰的手一路下滑,抑制不住的就摸到了李萍的小屁股上。此時,他只感覺到李萍的身子一震,像是想起身但又俯身趴下了。

  李萍的小屁股雖然不算大,但卻很有型,閆杰摸上去的手感也很不錯,摸著摸著他好像就不能滿足于外面的觸碰了,他想要更近一步的接觸。|||

  09這樣受不了

  此時,李萍的呼吸明顯加重了,她抬起頭來,柔聲說道:“閆大哥,別…別這樣…我…我會受不了的。”她說話間的眼神有些迷離,這種樣子像是更有吸引力。

  閆杰深情地看著李萍,說道:“李萍,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姑娘,我想……我想要了你。”說話間,他的大手順勢鉆入到了萍的短裙里,直奔里面小內內的邊緣。

  李萍一下子就吟出了聲,原來閆杰這一下竟然是觸碰到了她最敏感的地帶。

  閆杰立即也意識到了,索性他撥開小內內的邊緣,直奔主題。這下李萍可真的受不了了,不由得渾身顫抖,不安的扭動著身體的同時,嘴里求饒著說道:“閆大哥,別…別再弄了,這樣我好難過呀。”她那因動情而發產的聲音,讓閆杰聽了心里很舒服。

  閆杰收回了手,這個時候的他,已經顧不上什么君子了,他一股腦的將李萍抱了起,直接朝著自己的臥室走去。

  李萍沒有掙亂,只是害羞的閉上了眼睛,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既興奮又害怕,還慘在這一下驚奇和喜悅,她真的好害怕那即將來臨的暴風驟雨,但又渴望著它的沖擊。

  杰抱著李萍來到了臥室,輕柔的將她放到了床上,溫柔的問道:“李萍,我不強求你,我只問你,你愿意跟我這樣嗎?”

  李萍聽后,用雙手捂住了小臉,輕聲說道:“我…我不知道。”聲音小得幾乎是聽不到。

  此時的閆杰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欲了,他猛地撲向李萍,整個身子將她壓在身下,如饑似渴的在李萍的臉上和脖子上狂吻了起來,吻到最后他的嘴停留在了她的紅唇上,直把李萍親的渾身如觸電一般,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閆杰一邊溫柔的v吻著李萍,一邊想退去她的背心,李萍下意識的開始推拒著他的手,但她那軟弱無力的小手怎么能推得開閆杰那堅強有力的打手呢?三下兩下,閆杰就將李萍的小背心脫了下去,里面是一件并不時髦的胸罩,顯得非常的簡樸,閆杰也顧不上細看了,手忙腳亂的沒一會工夫,李萍就一絲不掛v躺在床上了。

  閆杰此時放開了李萍的小嘴兒,抬起身來,仔細的觀賞其她的身子。哇!真是太完美了,那勻稱的體型,挺拔的雙乳,兩個小櫻桃粉嫩嫩的帶著幾分的濕潤,滾圓緊繃的小腹下,有著一宗茂密的芳草地,筆直的雙腿還在一個勁兒的發v,閆杰看著眼前的風景,簡直就要醉了。

  閆杰慢慢的分開了李萍的大/腿,貪婪的探視著那一抹奇觀景色,那細嫩的粉紅令閆杰不能自拔,在閆杰看來,這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

  閆杰兩眼發直,嘴里夸贊著說道:“李萍,你真好看,真迷人,我快要受不了了。”

  李萍聽閆杰這么一說,羞澀的將兩條優美的大腿緊緊閉上,美麗的眸子中閃耀著興奮的光澤。|||

  10變換花樣的玩

  閆杰見李萍并沒有對自己的行為產生厭倦,便膽子更大了起來,他俯下身子,用嘴銜住了胸前的一粒粉葡萄珠貪婪的吸了起來,另一只手也慢慢的摸向了旁邊的一只奶,忘形的摸弄著。

  李萍一個黃花大姑娘,那經受得住這般挑逗,一時間<忍不住的“嗯、啊”的吟呻了起來,小蠻腰扭得想一條美女蛇,動人的姿態展現無遺。

  閆杰倒也公平對待,他吃過了這只以后,立即又將嘴巴印在了另一只上,一只手開始向下游走,慢慢的滑向了那神秘的一抹,三兩下的蜻蜓點水搬得出弄,就已<使李萍春水泛濫,弄濕了閆杰的整個手掌。

  李萍實在是堅持不住了,便求饒著說道:“閆大哥啊,我…真的是太難受了,丟死人了,都…都出水了。”

  閆杰抬起頭來,笑著說道:“李萍,你不用害怕,我<給你快樂的。流水怎么是丟人呢?那就更能說明你的迷人。”他一邊說著,一邊將嘴再一次印在了李平的紅唇上。

  李萍的嘴一被堵淄叫不出聲來了,只能從鼻腔中發出那種“哼哼唧唧”的聲音,這種聲音更迷人,閆杰在品嘗著李萍香舌的同時,享<著美人音癡的音律,那只大手更加肆無忌憚的在下面翻江倒海了。

  李萍艱難的躲開了閆杰壓在自己紅唇上的嘴,急速喘息著說道:“閆大哥,我…我渾身好難受呀,好…好像有小蟲子在里面爬……”

  閆杰<著身下動人的美人,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他迅速的脫下自己所有的衣物,赤/裸/裸的站在了李萍的面前。

  李萍睜開眼睛一看,看到了閆杰胯下的巨物,嚇了一跳,連忙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閆杰再<趴到了李萍的身上,愛惜的說道:“李萍,我想讓你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嗎?”

  李萍微微的睜開眼睛,面色紅暈的說道:“愿不愿意都已經這樣了,我還能說什么呢。”

  閆杰輕柔的將臉伏在她的耳邊說道<“李萍,相信我,我絕不是隨便的男人,我喜歡你。”說話間,下面已經靠近了她的猩兒邊緣。

  閆杰的家伙剛一接觸到李萍的猩兒邊緣口處,李萍就不適的叫了起來,她本能的向后縮著身子,像是要躲避閆杰這溫柔的致命一擊。

  閆杰已經是劍拔玄弓,哪里能放過這一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使勁兒往前一頂,就聽輕微的一聲“噗”,便進入了李萍的身體。

  這些可是讓李萍頓覺不適,她疼得幾乎連眼淚都出來了,就好像是被一把刀子刺進身體一樣,她不由得大叫道:“閆大哥,我…我好疼呀……”她一邊喊著,一邊雙手緊緊地摟住了閆杰的腰,不讓他再亂動。

  閆杰趕緊安慰著說道:“李萍,別怕,忍著點,過一會就好了。”他一邊說著話,一邊又吻上了她的紅唇。雙手不停的揉搓著她的兩個,變換花樣的玩兒了起來。|||

  11初嘗禁果有點酸

  看著李萍臉上持續的痛苦表情,閆杰開始停了下來,他看著淚眼朦朧的李萍說道:“李萍,咱們已經算是成功了一半了,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下面就是你開始品嘗做女人快樂的時光了。”

  李萍媚眼半睜,哼哼著說道:“閆大哥,沒想到干這種事兒還會這么疼呀。”

  閆杰用手撫摸著李萍的頭說道:“女人都會有這么一回的,等過了這一次,你就會感覺馱嚼叢絞娣,這個你自己過過就能體會到了。”他說著話,便又試探性的將身子往下壓了壓,見李萍隨著他的動作皺了下眉,閆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不過他很清楚,現在的李萍還沒有完全的放松下來。

  接著,閆杰開始緩慢的動作,一點一偷娜美釔際視φ庵紙謐啵時間不算長,李萍就像是體會到了另一種滋味。

  李萍這會兒已經不再只是痛苦的表情,而是略顯痛苦的同時,帶著幾分的激蕩,她所發出的聲音已經有開始的悶哼,變成了浪哼。

  徒芤槐卟蛔〉募涌旖謐啵一邊低聲問道:“李萍,現在感覺好點了沒有?”

  “嗯,”李萍輕嗯,點頭說道:“閆大哥,你弄吧,我好受多了。”

  “呵呵,”閆杰笑了笑,說道:“那你現在告訴我,喜不喜透燒饈露?”

  李萍不好意思的將頭扭向一邊,哼了一聲說道:“我……我不告訴你。”她的聲音中明顯的帶著興奮。

  閆杰笑了,故意威脅著她說道:“你要是不告訴我,那我可就要‘嚴刑’逼供了?”說停便加大了動作的幅度。

  李萍此時貌似已經完全適應了閆杰的節奏,她能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舒服到了極點,興奮之下,他緊緊地抱住閆杰的脖子,歡快地叫了起來:“閆大哥,閆大哥,原來這事兒真的好美呀,你好喜歡你這樣弄脫健U媸翹舒服了。”

  閆杰是個懂得憐香惜玉的男人,他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是很脆弱的,所以,他不想在堅持著不出來,就在麗萍激動地緊縮了幾下之后,他赫然釋放了。

  激情過后,眼界平躺在床上,將推悸Пг謐約旱幕忱錚讓她枕在自己的肩膀上,享受著風雨過后的溫馨和愉悅。

  正當閆杰為自己的成功感到驕傲的時候,他感覺到有涼冰冰的液體滴落在自己的胸上,他馬上睜開眼睛低頭一看,李萍正趴在自己的胸前無聲的哭泣著。

  此時,閆杰才感到內心有些內疚,他輕輕地撫摸著李萍的后背問道:“你怎么了?”

  李萍只是搖了搖頭,卻沒有說話。

  閆杰又接著問道:“是不是覺得我欺負你了?”

  李萍哽咽著說道:“不是,我沒有怪你,我就是心里難受。”

  閆杰問道:“為什么心里難受呢?”

  李萍頓了頓,說道:“我是覺|

  12翻天覆地的變化

  閆杰這才明白李萍的心思,他安慰著說道:“李萍,你的思想太保守了,女孩子遲早要有這么一天的,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就沒有什么。”

  李萍拭去了眼角的淚花,點頭說道:“嗯,〈蟾紓我聽你的。”

  閆杰跟著又說道:“你放心,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

  李萍抬起頭來望著閆杰說道:“閆大哥,我這是自愿的,不需要你對我負什么責任,我知道我自己的條件……”

  閆杰撫/摸著她的頭發,含笑說道:“李萍,我不是跟你隨便玩玩的,我是真心的喜歡你,要我放棄,我自己也舍不得呀。”

  李萍臉上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說道:“閆大哥,我就知道你是個好男人。”說著話,坐起身i,發下閆杰身下的小鋼炮依然微立,不由得羞紅滿面,回想起自己剛才被這東西給弄得渾身舒服,真是有些百感交集。

  李萍去了趟衛生間,回來后,兩個人蓋上被子摟靠在一起,李萍雖然不太習慣這樣,但也覺得心里很甜蜜,在這以前,自己的心i還沒有一點希望,現在總算有了個奮斗目標了。

  這一晚上,閆杰雖然很想梅開二度再度良宵,可是考慮到李萍初夜之痛,強忍著沒有再去碰她,兩個人相依而擁,一覺睡到了天亮。

  自從兩人有了這層關系i,閆杰就不把李萍當外人了,家里的鑰匙和放錢的地方全部都交給了李萍,平日的生活起居都由李萍操持。李萍也是相等的回過日子,該花的錢花,不該花的錢一分不多花,這讓閆杰覺得很適合自己。

  在閆杰的滋潤下,李萍顯得更加漂亮了,跟她i前的秀美端莊相比,現在她又曾添了積分的嫵媚,少婦的風情和春意在她的身上盡顯魅力。

  李萍的變化不僅僅是從她的內在氣質,還從她的外表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在閆杰和她上床的第二天,閆杰正好請假在家,也沒什么事,就陪著李萍去逛街買i服,凡事成立現在時興的那些女孩喜歡穿的衣服,閆杰毫不猶豫都給她買了。

  李萍雖然看著閆杰花這么多錢很心疼,但打心眼里卻很高興,覺得閆杰這是真的對自己好,她也不再梳成兩條小辮子,而是在閆杰的指導下,疏成了一個大馬尾辮。

  李萍只是這么簡單的改變了一下,立即就顯出了她的靚麗風采,比那些濃妝艷抹的城里姑娘漂亮的不知道有多少倍。

標簽:設計項目  電話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