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鄉村小說

尼姑庵的男保安《全本》

時間:2018-04-12 22:39:45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97629   評論:0
  1.排隊等艷福
  位于西南地區的鳳鳴縣是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正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里的姑娘媳婦都出落得象花兒一樣。而更讓人津津樂道的是,鳳鳴縣郊外的大山里,那座叫做‘天子山’的山上,有一座慈云寺。
  別以為是‘寺’,就想到了和尚,所謂:廟大稱‘寺’,廟小稱‘庵’,這慈云寺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尼姑庵,不僅占地面積大,據說全盛時期有一百多個尼姑在寺里修行。而現在廟里的尼姑雖然不多,但個個如花似玉,美艷不可方物,成為人們,尤其是男人們茶余飯后喜聞樂見的話題。
  慈云寺是道光年間當地的一個富商捐資修建的,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就座落在天子山的半山腰上。也不知從何時起慈云寺只有每月初一、十五才開門迎接香客,而且不是特殊情況,男人是不能進去的。平常寺門緊閉,只有那鐘鼓之聲在山谷間回蕩。
  人們一直都說那里的菩薩靈光,尤其是觀音娘娘屢顯神通,讓許多媳婦婆娘求子得子,求福得福。所謂,上得香多,自有菩薩庇佑,就是這個道理。
  這天下午,天氣炎熱。廟里的主持清靜師太正在房中打坐自修,她象平常一樣,瞅著墻壁上那幾幅前任主持的畫像,嘴里默念著心經,手里捻著佛珠,不知不覺一時犯困,頭一垂,便睡了過去。
  恍惚間,她看見房門大開,一股碧浪平地而起,那水波之上有位菩薩端坐在蓮花寶座之上,唬得老師太趕緊起身相迎,仔細瞅瞅那菩薩,那模樣依稀就象畫像中本寺首任主持道慧師太。
  當下清靜師太戰戰兢兢的問:“祖師爺駕到,不知有何訓示?”
  那菩薩說道:“本寺恐有劫難,故來告之。”
  清靜嚇了一跳,忙道:“弟子愚鈍,還請祖師爺明示。”
  那菩薩又說:“天機不可泄露,本座前來已有違天命,切記四個字:故人來訪!”說罷,菩薩腳下那翻滾的水波猛然間如滔天巨浪向清靜迎面卷來,唬得清靜師太大叫一聲,歪倒在蒲團上,再一睜眼,哪還有祖師爺的影子?
  過了幾天,一個炸雷般的消息象六月間的一陣熱浪不到一個上午就席卷了周圍百十里的鄉村。
  慈云寺招聘男保安!沒錯,保安!
  而傳出第一個消息的老土村的光棍劉二此刻就蹲在慈云寺大門外的槐樹下,耐心的等待著。
  這天早上劉二閑來無事,又想趁四周無人攀上墻頭打望時發現了招聘廣告。想到有機會和廟里的尼姑廝混,三十出頭的劉二就忍不住熱血沸騰。
  一張醒目的白紙就貼在槐樹上,上面用紅筆寫著幾行字,“招聘啟示:因本寺上任保安辭工,急招聘男保安一名,條件及待遇面議”。最后面是面試時間,離現在也就半個小時不到。
  而此時在劉二的身后百來步的石梯上排著一長溜的人,不說一百也有幾十,大都是離慈云寺最近的老土村和太龍村的村民。
  大家都知道慈云寺的前幾任保安都是女的,這次卻出乎意料的招聘男保安,所以當劉二看到這招聘廣告時,把眼睛都揉痛了,確定自己沒有看花時,才激動的把這消息傳了出去。隨后,他望著絡繹不絕前來應聘的人,腸子都后悔青了。
  “聽說那個叫李梅的女保安嫁到城里去了?”劉二身后的張大栓咧著嘴問劉二,他從城里開摩托車趕來,一身的汗臭味讓人極不舒服。
  劉二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說:“你小子明知故問,前些日子,一個男的陪他妹妹來上香,就和那李梅對上眼了凇庇胝糯笏ㄒ簧斫崾檔募∪庀啾齲身材明顯處于劣勢的劉二氣就不打一處來。平常稱兄道弟的,關鍵時候,為女人叉兄弟兩刀。
  “我說大栓,你小子在縣城里干得好好的,聽說又和一個館子里的小妹兒好上了,你跑來這里湊什么熱鬧?”
  “劉二哥,哪誒吹男∶枚,要是真的有,我還來做啥子?你也是明知故問塞,說白了,你為什么來的我就是為什么來的。”張大栓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對后面的人說道:“大家都懂塞。”
  “對頭,對頭!”后面的人都嘻嘻哈哈的附合。
  突然間,人群里誄鲆簧‘哎喲’的尖叫,大家一看,樂了。原來是老土村的治安員趙強被他未過門的媳婦柳萍扭住了耳朵,正把他從人群里拎出來。
  “你個砍腦殼的,都要和我成親了,還跑到尼姑廟來當保安,你那點花花腸子以為我還不知道邁?跟我回去!”柳萍氣喘吁吁的說道,胸脯劇烈的起伏著,象兩只躍動的兔子。
  “趙強,聽說你娃連柳萍都喂不飽,還跑這里來摻和啥子喲,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都不給我們一點機會,快點爬喲。”有人趁機調侃。
  “就是,象你這種耙耳朵莫在這丟人現眼了,回去肯定要跪搓衣板。”
  在眾人的哄笑聲中,趙強紅著臉耷拉著腦袋灰溜溜的跟在柳萍屁鼓后面走了。
  “你們說,這次廟里為什么破天荒的要招男的呢?”有人忍不住問。
  “是不是廟里那群娘們受不了,找個男的消消火?”有人一臉猥瑣的說。
  “那這個工作安逸喲,就怕你們這群龜兒子吃不消。”
  “給老子爬,你以為你行?”
  “莫亂說,現在女保安難找,難得來個時間又干不長。”
  “什么干不長?那都是遭男的勾引走了的。”
  “哈哈,那找個男保安〔壞扔諶靡恢煥鞘刈乓蝗貉虬。俊
  “你們懂個屁,以為人家不明白這個道理?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蹺,不信等著看。”老土村的雜貨店老板劉富貴故作神秘的說。
  “啥子蹊蹺喲,你龜兒把話說明塞,故意賣關子索。”
  “莫卵他,那家伙十句話有九句都是豁人的,哪個又不是不曉的,信他的才怪。”
  大家正在吵吵鬧鬧的時候,階梯上,慈云寺的紅漆大門緩緩打開了。
  2.不入法眼
  劉二是第一個進去應聘的,然后五分鐘不到,他就悻悻的出來了。
  易帕醵沮喪的表情,張大栓不懷好意的說:“劉二哥,啷個這么快就出來了?聽說你和吳寡婦搞的時候也沒有這么快啊?”
  “給老子爬,是那群尼姑不識寶,別以為你壯得象牛就行了,老子在外頭等你龜兒出來。”劉二罵罵咧咧點上了一根煙,心里把那群尼姑草了幾十遍。
  “嘿嘿,招保安當然要身強力壯的了,是你自不量力。面子不是別個不給你,是你娃娃自己湊上去丟的。”張大栓炫耀了一下自己的肌肉,自信滿滿的走了進去。
  那廟門里站著一個三十出頭的尼姑,一身灰色的僧袍,戴著灰色的僧帽,見張大栓進來樗掌合什,對他說道:“施主隨我來。”
  大門內有一道影壁,擋住了里面的視線。影壁上面刻著八個字“來者不拒,去者不留”。在影壁之后便是大殿的前院,院中擺著一個銅鑄的三足香爐,里面插著一大把香,煙霧裊繞。香爐的左右兩側各是一排整齊的廂房,平常就是供香客休憩的地方。
  慈云寺的規模不小,由多個院落組成,井然有序。
  那尼姑領著張大栓進了左側廂房的一個門內。
  張大栓抬腳進去,便看見了慈云寺的主持清靜師太,清靜師太據說年過七旬,臉上長滿了老人斑,已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在她的下首坐著寺中的二號人物監院凈空師太,年紀四旬上下,臉上倒看不出絲毫皺紋。
  在凈空法師的身后站著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尼姑,二十出頭,法號如性,此時一雙妙目盯著張大栓。
  張大栓不由的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了幾眼,在那寬松的優壑下掩飾不住青春的輪廓。
  “張施主,想不到你也來本寺應聘,聽說你不是在縣城工地上干活嗎?”凈空法師發言了。
  張大栓以前在村子里的時候,經常給慈云寺送些免費柴禾,所以尼姑們對他比較熟悉。
  “回師太的話,這里離村近,我覺得來這里比較好。我敢保證,只要我張大栓呆在這里,那些雞鳴狗盜之徒哪個敢來?”張大栓一拍胸脯,擲地有聲,眼睛卻瞟向那小尼姑。
  “大栓兄弟,雖說是招保安,其實是招勤雜工,不是你想象中那么輕松。”凈空師太善意的提醒。
  “曉澹我在城里是干建筑的,肩扛手提都不在話下。寺里這點力氣活我大栓根本不放在眼里。你們請了我,保證不后悔。”
  清靜主持一雙細眉眼,似閉非閉,輕聲說:“可惜張施主不是有緣人,還是請回吧!”
  “啊——”張大栓沒想到這么快就被回絕了,宥和尚摸不著頭腦,張著嘴說不出話來。心里思忖:難不成自己錯在偷偷瞟小尼姑?這老尼姑以為自己品性不端?不禁懊悔不已。
  “施主,請隨我出去。”那領路的尼姑催促了一聲。
  張大栓一臉懊惱的走了出去,算算時間,前后也差不多五六分鐘,比宥強不了多少。
  看著張大栓轉過影壁,凈空師太說:“主持,我看這張大栓體格健壯,又能吃苦耐勞,加上知根知底。倒是一個合適的人,為何不選他?”
  “我自有分寸,你不必多問,把應聘之人依次喚來就是。”主持說完,又閉上眼睛。
  凈空也猜不透主持葫蘆里賣什么藥,便不再問下去。甚至于這次為什么要招男保安,而不是女保安,主持也沒有明說原因。本來這幾年主持已經把寺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與她打理了,沒想到這次主持卻要親自選人。凈空一肚子狐疑,卻想不通原因。
  于是乎,站在山門外的人依次被叫了進來,又一個一個被請了出去。
  那清靜主持也不說緣由,只是每個應聘者報了姓名之后,她再看上一眼,便下了請客令。
  這其中,只有一個太農村姓洪的年輕人在房間里多停留了幾分鐘。清靜主持聽完他的名字后,把他細細的多瞧郊稈郟最后還是請他出去了。
  山門外的人還沒有散去,大家都想看看這老尼姑倒底要找什么樣的人。
  結果半天下來,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丑的俊的,老實的耍奸的,都沒有入老尼姑的法眼。
  倒底是佛門重地,也沒人敢在老尼姑面前問個明白,折騰到最后,眼看天已黃昏,最后一個人也被淘汰了,大伙兒只好各回各的家。
  眼看著山門就要關閉了,就在這時候,一個中年婦女領著一個年輕人興沖沖的趕到了大門口。
  3.不是尋常人
  當汪海洋和表舅媽告別后,重新進入那間陌生的房子時,腦殼里仍是一片混沌,感覺自己是做夢一樣,當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感覺到痛時,才明白這不是做夢。
  他的的確確做了慈云寺的男保安!
  他點上了一根煙,頭腦慢慢清醒過來。
  當天下午,他正在表舅家百無聊賴的看電視時,表舅媽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我說大侄子啊,成天悶在屋里也不是個辦法,現在有個地方在招保安,你當過兵,身體好,應該沒有問題,我帶你去試試,說不定就成了呢?快去換身衣服,馬上就去,路還遠著呢,晚了就遭別人搶了。”
 耐艉Q缶醯檬魯鐾蝗唬還在猶豫中,旁邊的表舅開口了:“海洋啊,找個事做做也好,免得成天胡思亂想的,人要是不做點事,就沒了精氣神,你就趕緊去一趟。”
  于是汪海洋在沒有任何的準備下,換了身干凈衣服就隨表舅媽出了門。
  “表舅媽,是哪牡胤秸斜0玻俊蓖艉Q笞在出租車上問。
  “在郊外的一座山上,路還有點遠。”表舅媽答道。
  “一座山上?”汪海洋有些吃驚,“山上有什么企業招保安?”
  “去了就知道了。”
  于是出租車出了縣城,往郊外開去腦諑飛系唪ち肆礁魴∈保來到一個路口,然后在田間小路上走了半個小時,最后在一座山腳下停住了。
  汪海洋一看,此山與周圍的山相比,并不算高,山上綠葉成蔭,隱隱在半山腰上露出紅磚碧瓦,一條人工修徹的石階蜿蜒而上。
  “表舅媽,這是什么姆劍怎么看上去,這山上好象有座廟?”
  “對頭,就是廟里招保安。走,快點上去,時間不早了。”
  這時,山上已經陸陸續續有人下來了。
  “什么?廟里招保安?”汪海洋壓根沒想到廟里會招保安,這可是新鮮事。
 摹罷庥猩斷∑嫻模這廟是尼姑庵,找個男人來看門有啥奇怪的?”表舅媽輕描淡寫的說。
  “什么?還是尼姑庵?”汪海洋哭笑不得,早知道是這樣,打死他都不會來,這叫什么事?
  “少見多怪了吧?這叫‘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以前是招女的,拇握心械模你看到沒,這么多人下來,你就明白這個位置有多搶手,成不成都還不知道呢,好象送你去殺場一樣!”說話間,表舅媽沖旁邊一個人叫道:“我說張家侄兒,那廟里招到保安沒有?”
  被問話的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小伙兒,他撇著嘴說道:“還沒有呢,也不知道那老尼姑要選什么樣的人。咦,這個不是你侄兒嗎?你也叫他來應聘索?”
  “就是,他來我家有段時間了,我看他悶得慌,就喊他來試下,興許就成了呢?”
  “那快點去喲,就要關門了。”
  “表舅媽,我看算了,一個大男人去尼姑庵做什么保安,笑死人了。”汪海洋自己倒覺得不好意思。
  “什么笑死人了,你看這么多人都去應聘,快點走!”
  汪海洋拗不過表舅媽一番好心,想想反正成不成還是個未知數,就快步隨她上了山。
  汪海洋看見寺門上寫著‘慈云寺’三個大字,左右各有一聯,上聯是‘莫道是空門要進來須腳踏實地’,下聯是‘緊防有岔道走錯了便墮入深淵’。
  “好象哪里見過似的。”他嘴里低咕了一句,在表舅媽的催促下,隨那尼姑走了進去。
  在看到影壁的那一瞬間,汪海洋莫名其妙的打了個靈,心中涌又出相同的感覺,好象似曾相識,一個模糊的幻象在腦海里一閃而逝。
  “主持,這是今天最后一個應聘的人了。”尼姑輕聲對清靜主持說。
  清靜‘嗯’了一聲,微微睜開眼睛。
  還沒等她發話,表舅媽上前一步說道:“給師太問個好,這是我家表侄兒,我帶他來試試。”
  每個月,這表舅媽都會來慈云寺捐點香油錢,所以和寺里的尼姑都相識。
  “原來是李家大嬸子,你有心了。你家侄兒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一進門,汪海洋就把屋里掃視了一遍,此時他的一雙眼睛就盯在小尼姑如性身上,這小尼姑真是好看。他心中暗自想道。
  “師太問你話呢。”表舅媽用手肘碰了他一下。
  “哦,我叫汪海洋,今年二十七。”汪海洋答道。
  主持的眉角驀然跳動了一下,眼睛又張大了少許,“你叫汪海洋?”

標簽:尼姑  尼姑庵  保安  全本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