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05章

時間:2020-03-30 15:11:20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m.69xs.top   閱讀:67   評論:0
  自打打了老韓一頓,盡管每天都要多次照面,可二哥總會把臉擰到一邊去,也不給老韓好臉色看。

  二嫂就不一樣了。二哥在場的時候,她就做出淡漠的客氣樣,一旦二哥出去了,她馬上對老韓又熱熱乎乎起來。

  老韓也不在意,似乎忘記了那次挨打。看見二哥,雖說他比二哥還大了不少歲,可,只要有話提到二哥,嘴里會毫不含糊地就蹦出二哥長二哥短的話,那種熟絡的樣子,堪比二哥是他的二哥一樣。

  日子久了,二哥對老韓也就沒有當初那么橫眉冷對了。看在眼里,我喜上心頭,眼見著二哥原先跟老韓的敵對情緒一點一點在消融。

  住院以來,也不知道啥時候形成了一種不成文的規矩,天天都是二哥晚上二嫂白天這么輪換著照看我。

  這天夜里,看我在床上睡不著,二哥實在沒事干,從果籃里拿出一只蘋果,“給你削個蘋果吃吧?”

  也不等我說話,他拿著刀子開始削起來。

  我躺著沒出聲,側臉看稀奇。

  搜遍所有記憶,二哥從來就沒有削過蘋果。

  我小的時候,鄉下人吃蘋果,『農∫村∫人小說網∫www.∫ncr∫x∫sw∫.com』大都是不洗的。像蘋果這樣很普通的水果,那時候怎么說也算是稀罕物。吃蘋果的時候,不少人都是把果子團在手里轉一轉,算是用手心抹凈了上面的灰土。更多的人則是拿著果子在自己衣服的前襟上或者褲腿上蹭一蹭,然后直接塞在嘴里嚓咔嚓咔地啃起來。隔著老遠,你都能聽到漿果在嘴里嘎嘣脆的咀嚼聲,那種聲響更讓聽者饞得慌。

  鄉里人,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不干不凈,吃了沒病。”

  也真是奇怪,可能因為長期勞作都出著苦力的緣故,鄉下人體質普遍要比城里人好。他們大冬天渴了,舀一瓢涼水咕嘟咕嘟揚脖子喝下去那也稀松平常,更很少聽說有人因為沒有洗水果而生病的。城里人則要講究得多,單是吃蘋果這一樣,都先是要用堿水浸泡,再拿流動的水沖好幾遍,最后還要再削皮。吃一只蘋果,儀式紛繁,弄得跟虔誠的基督徒一樣。雖說斯文了精致了很多,卻也減少了吃食原本該有的簡單而原始的很多樂趣。

  現在二哥笨拙地削著蘋果皮,怎么看,都跟張飛繡花差不多。

  他削下來的果皮沒有連貫性不說,還一塊大一塊小,一塊薄來一塊厚。再看削過的那只蘋果,它在二哥粗糙的手掌中那么地不受看,就像是一塊經年累月被水腐蝕了的坑坑洼洼的小石頭。

  我盡量繃著臉,不讓自己笑出聲。

  可能是我肚子上的被子抖動得太厲害,二哥終于還是看見了我忍俊不禁的樣子。

  “你笑啥?”

  他丈二高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沒啥。”

  我終于“噗——”地一下笑出了聲。

  “啊哦!”,二哥忽然叫了一聲。

  循聲看去,正在削蘋果的刀子在二哥的左手拇指上劃了一下。

  “噠”的一聲,蘋果掉在了地上。

  鮮紅的血瞬間就從手指上冒了出來。

  我趕忙支起半個身子,要坐起來。

  二哥扔了刀子,右手捏著受傷的部位,對我說,“你躺好,躺好,不要緊的。”

  “去找醫生,讓給上點消炎藥,包扎一下。”我急急地說。

  “沒事,沒事。我沒有那么嬌貴。”

  二哥很倔。

  我想都沒想,把他手指抓起來,塞在我嘴里吸吮起來。

  鄉下的孩子都很野。

  每年四五月,南山下的小河兩岸,腰腿粗的槐樹上槐花一棵挨著一棵開得雪白雪白。我經常跟在二哥屁股后面拎著藤條編的擔籠,跟著伙伴們一起去捋槐花。老槐樹上的枝條有刺,也經常會掛破我的手。每當流血,二哥都把我的手指放進他嘴巴里吸呀吸呀,直到手指被吸得紙一樣白不再流血了,他會抓起一把很細很細的干土,嘴里念叨著,“面面土,當膏藥。膏藥高,傷就好。”

  在河里摸魚,腳踝,小腿肚被螞蟥叮了,二哥一樣會把嘴巴湊上來,給我吸凈傷口的臟東西,然后再嚼一棵野刺筧包在傷口上。

  二哥沒有動,任憑我輕輕地吮吸著。

  忽然,有什么東西燙燙地落在我臉上。我一愣,“吧嗒”一聲,又一顆東西落下來,滴在我臉上。

  二哥哭了。

  我沒敢抬臉看他。

  很久很久了,我都沒有見二哥哭過了。我不知道,二哥今天為啥落淚。我聽見他強忍著自己情緒時鼻息間短促而頻繁的呼吸聲,我也強烈地感受到他身體在壓抑自己顫抖時無法徹底克制的搖晃。

  放開二哥的手指,捏住傷口部位,我側身拽開床頭抽屜。

  抽屜里正好有護士留下來的一小卷紗布和一些膠布。

  好在傷口并不長,也不怎么深。

  一圈一圈緊緊裹上,我再用膠布細細地纏好。

  二哥的手黑紅粗大,我的手白皙修長。我的兩只手在他手指間繞來繞去,就像兩只在柴垛中做迷藏的兔子。

  怕二哥難為情,我始終沒有去看他的臉。給他包扎的時候,二哥一如二十年前的我,乖乖地一動也不動。

  一切做完,我躺好,自己蓋上被子,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老三,你是不是在心里還記恨我打你了?”

  半晌,二哥說話了。

  事情過了這么久,我都差不多忘了這件事。他卻還耿耿于懷。

  “沒有。”我依然看著天花板。

  “我打你,是為你好。”

  “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

  “真的。”我轉過臉來。才比我大不了幾歲的二哥,風吹日曬,皮膚粗糙,短短的寸頭上,白發一處又一處清晰可見,陌生人一搭眼,肯定認為他四十好幾了。

  “你在寶雞的時候給我說你想回家,那么,這次,你跟我回家吧。”

  二哥定定地看著我。

  如果要說眼光也有重量的話,我這一回是真的感覺到了那種沉甸甸的重量。

  “回家?回華縣?”

  “嗯,回華縣,回家。”二哥重重地點頭,“只要你痛下決心不跟老韓老左這種人來往,那咱們不管他是啥狗屁村長狗屁大學老師,他們就是天王老子也拿你沒轍!他們是比咱的日子過的好,可,他們也不舒坦,咱,不稀罕!”

  我愣了。

  我是給二哥說過我要回家,可是,這并不代表我從此要離開老韓啊。我承認,以前,對于老韓的情感我是徘徊過猶豫過,可是,那么多次,那么多事,反反復復,讓我一次比一次更加清醒地認識到老韓已經是我情感中無法替代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部分,我怎么能說走就走呢?從我明白情感明白了什么是愛以來,我沒有一天不是在尋找著我的老韓,當上天眷顧我生生地把老韓賜給我的時候,我還有什么理由抽身而去呢?

  見我沒出聲,二哥接著說,“你看,我也不跟你說啥名聲和尊嚴了,我也想通了,我們口口聲聲說要尊嚴要名聲,實際上,社會上像我們這樣的小角色,就不能談啥尊嚴談啥名聲。再怎么說,那些虛頭子東西,跟人的一條命比起來,簡直就不值一提。歸根結底,你犯不著為了這種事搭上自己的一條小命啊!人這一輩子,就那么幾十年,眼睛一閉,咋樣都過去了。年輕時犯錯犯傻,那不叫傻,等你老了,等你再后悔,那才結結實實叫傻呢。你再這樣跟老韓廝混下去,能不能活到老,我都替你擔心吶!”

  記憶中,二哥從沒有跟我談過這樣深的話題。聽他這些話,一定也是想了又想,在心里憋了很久今天才說出來的。我真心明白二哥全是為了我好。可是,在這條路上,我已經走得太遠,我愛老韓已經深入骨髓深入魂靈,叫我離開他,那還不如讓我去死。

  “哥,你可以說我不要臉說我在耍流氓,當你不理解我這種情感的時候,你說我什么話我都能接受。你以前打我罵我我都不怨恨你,不敢,也不會怨你,我明白你全都是因為恨鐵不成鋼。你是我哥,是我最親的親人。我現在不想為自己辯解啥,我只叫你知道,我愛他,他也真的愛我。沒有他,我活著就跟行尸走肉一樣,吃飯沒味道,睡覺睡不著,沒有了他,我一定會發瘋。不管你能不能理解我這種感情,我只想說,它只是一種愛,就跟女人和男人之間那種愛是一樣一樣的,除了我們都是男的外,再沒有啥區別了。其他的,我們真和平常人沒有什么區別。別人覺得我無恥也好,神經病也罷,我堵不住他們的嘴我也顧不上他們怎么說,我只知道,我想跟老韓一直過下去一直到老。我給你說這些,只想要你明白,我不能沒有老韓,更不能沒有咱華縣的家,我發誓,我愛老韓,絕對不是貪錢,我想華縣,也絕不是想分啥家產,哥,我求求你,別讓我在你們中間只選擇一個,這是在剜我的心!”

  我不由自主溜下床,跪在二哥面前。

  “你,唉!”

  二哥坐在凳子上,提起拳頭,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腿面上。

  “哥,自小到大,你都那么疼我護著我,現在,要是你真的不要我了,以后萬一我是被人殺了砍了,也不能給華縣報個信了,我變成了鬼,也都是個怨鬼!”

  二哥的雙手落在我的頭上哆嗦著,淚如雨下。見我痛哭流涕,半天,哽咽著扶我起來,“唉,你這不爭氣的東西,你還叫我說啥呀?”

  說罷,拉著我,把我塞到床上。

  給我蓋好被子,二哥嘆氣說,“唉,你也大了,話說到這份上,我也不再說啥了。總之,腿長在自己身上,路都是自己腳走的。我看你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了。也罷,我只盼你自己認清自己到底在做些啥,到頭來別連腸子都悔青了。”

  “哥,我知道了。”

  一陣慟哭后,我身上像過電一樣一陣又一陣酥麻,不由得再三顫抖。

  “還有,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一慣愛使小性子,這一點我比誰都清楚。韓軍這個人,絕對不是個善茬,還是個犟慫,你該委屈的時候,自己個兒也得受得下委屈,別動不動耍你那小娃娃脾氣。碰到事情,冷靜一點,想長遠一點,甭叫人再為你操心了。”

  臉上眼淚婆娑著,我欣喜地應他,“我知道了,知道了。”

  我不敢想象,對二哥來說,他是怎么難為了自己,從開始的無法忍受,到后來對我和老韓的怒目暴斂以致拳腳相向,再到如今無可奈何地聽之任之。他的心路又是經過了怎樣的顛覆和煎熬過啊。如果換我是他,也有這么一個頑冥不化的弟弟,我又能怎樣呢?

  熄了燈,好久好久都不能入睡。旁邊的鋪位上,二哥也是輾轉反側。我知道,他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就像我也有許多話要對他說一樣。可,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再說起。

  二哥跟父親一樣,不善言辭,憨憨的就像村后那高嶺上一坡坡的柿子樹,它們春天開花,花落蒂出,等蒂碩葉園的時候,順著亙古不變的程序,它們沿著老路把果實育熟。當秋霜灑盡不剩一片葉子的時候,它們會把自己紅彤彤掛成一片,讓后來者攫取采摘。年復一年,它們默默無聞。

  而我和我的老韓們呢?只因這種奇異的情感,終會把自己燒成一塊塊焦黑的木炭,相互依偎相互燃燒的時候,的確也很紅很暖,可,一旦各自被遺落在都市或鄉村的某個角落,卻有挨不完的孤苦凄涼,終無有那盛蔭蔽日的一天,終不能成為一種炫美的風景。

  唉,可憐天下那么多人,又有多少人能如我一般撞到大運似的找到他們的老韓呢?

標簽:雪舞如蝶  305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第306章
下一篇:第304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