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06章

時間:2020-03-30 15:11:21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m.www.halegre.com   閱讀:820   評論:0
  過了兩天,見我容顏一點點好起來,看我也勉勉強強能下地了,二哥二嫂說要回去。

  誰也不好再攔著。

  畢竟鄉下的事多,眼看年節也要來了,出來了這么些日子,保不住家里已亂成啥樣兒。

  老韓和老左都要開車去送,被二嫂攔在了門口,死活連送到車站都不讓。

  那天下午,臥在床上,我邊隨手翻一本《青年文摘》,邊跟老左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這時房門推開了,一個圓圓的腦袋從門縫里探進來來回張望。

  老左眼尖,笑著招呼道,“進來,進來,你偷偷摸摸地干啥呢?”

  我循聲望去,皓皓的一雙大眼睛轉得正歡,也正朝我望過來。

  好久沒見這孩子了,今兒個看到他好像又長高了一截兒,心中一陣歡喜。

  “你咋跑來了?”我坐起身向他招手。

  皓皓跑過來,“四爸,我想死你了!”

  說著,就急急撲過來給了我一個擁抱。

  我拍拍他,想從他的臂膀里卸開,說,“四爸也想你。”

  他放開我,一雙眼睛滴溜溜亂轉,端詳了我半天說,“我不信!”

  “咋不信?”我一愣,忙盡力作出一副讓他相信的表情。

  “沒見你發一條短信,打一個電話給我。”

  他嘴巴撅得老高。

  都說小孩子不會撒謊,心里的喜怒哀樂全部會從肢體與表情表敘得清清楚楚,皓皓也不例外。

  “你不是學習緊嗎?我要是遭擾你,是一個做四爸的行徑嗎?”

  我笑著拍他的手背。

  “唉,你們這些人,總是拿這個做借口,以不變應萬變。”他繼續撇嘴。

  “可這個卻是事實去啊,我可沒有找借口。”

  他仔細看了我的臉,終于笑了。

  伸出一只手,他摸著我的頭,“四爸,這是被誰打的?”

  頭上的傷已經拆線了,傷口處的頭發卻長得很慢,明顯的傷痕,我也無需遮掩。

  “你爸沒給你說嗎?”我反問他。

  “沒,只說是你住院了,要我自己來問你。”

  老韓事前沒說皓皓要來,肯定是怕我們口徑不一致,以免出啥差錯。

  “被人搶劫,挨了一黑磚,不知道是誰。”

  這種事情,能瞞一天算一天。

  “你報警了嗎?破案了沒有?抓住搶匪了沒有?”

  看來小家伙是打算打破砂鍋問到底。

  “報了。不過,還沒有抓到,我也不抱啥希望,以后自己注意些就是了。”

  我盡量敷衍他。

  “不會吧?現在滿大街都有攝像頭,警察破這些小案子,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

  他步步緊逼。

  “呵呵,現在的很多匪徒都是高智商罪犯,監控視頻也有盲區點,當然,我也想警察們盡快破案。”

  老左在一旁笑著看我們倆拌嘴,見機插話道,“皓皓,渴了吧,來,吃一塊柚子,再喝點水。”

  皓皓擺擺手,沒空理會老左,他像只悶壞了的小鳥一樣又嘰嘰喳喳開了,“四爸,你聽好了,我給你來一個絕活讓你樂一樂。”

  說罷,雙手插在腰間,清了清嗓子,作勢又扯長脖子。

  “慢,慢,慢。你啥時候會‘絕活’了?啥絕活呀?說來聽聽。”

  看他扎勢的樣子太過于認真,我不禁想逗逗他。

  “哎呀,四爸你不知道,我參加了一個課外興趣小組,你猜我學了啥東西?秦腔戲!我現在會唱《三滴血》,《轅門斬子》《劈山救母》中的幾段折子戲。我給你先來段《劈山救母》,讓你樂呵樂呵,你聽著啊。”

  我和老左相視一笑,皓皓那架勢,今天不唱一段戲給我聽那真是誓不罷休了。好吧,既然小家伙有興致,我們不妨給他當一回票友。

  只見他重新跨開一步,站直了,雙手插腰,真真地唱了起來:

  劉彥昌哭得兩淚汪,懷抱著嬌兒小陳香。

  官宅里不是你親生母,你母本是華岳三娘娘。

  自從那年王開選,為父我投考奔帝邦。

  聞聽你母多靈驗,華岳廟抽簽問吉祥。

  連抽三簽無上下,將詩留在粉壁墻。

  出得了岳廟遇大雨,因避雨招親在戴賢莊。

  你母親贈銀三百兩,在長安科場把名揚。

  奉旨雒州把任上,路遇妖怪把父傷。

  你母親駕云從天降,寶蓮燈救父出禍殃。

  你舅舅楊戩火氣旺,怨你母私配凡夫劉彥昌。

  將你母壓在華山下,華山之下產兒郎。

  多蒙靈芝把你送,父子才能聚一堂。

  父把這來歷對兒講,還要你自己做主張。

  《劈山救母》這出戲,又叫《寶蓮燈》。說的是唐朝時候秀才劉彥昌和華岳三圣母一見傾心結成眷屬。二郎神楊戩怨恨妹妹私配凡夫,將她壓在西岳華山之下。三圣母之子沉香學藝之后,力劈華山救出三圣母的故事。

  我以為皓皓會唱三兩句沉香的唱段來逗逗我,真真的沒想到他居然一板一眼像模像樣地唱起須生劉彥昌的經典唱段。一個小娃娃,現在大多都是追星族,追周杰倫,梁靜茹,五月天之類的超人氣偶像明星,誰料他卻弄出這么一出,在課外,學起傳統戲曲來了。盡管說在唱腔上,在韻律以及節奏上還欠著不少火候,但如今,他卻像一只學著打鳴的小公雞一樣盡力施展自己的才能,和老左互視幾眼后,我由衷地被這個青澀的小少年而感染。

  老左和我不約而同地鼓掌。

  “咋樣?你們多指點,多指點。”小家伙居然對我們笑著連連拱手。

  我差點笑翻。

  “不錯,不錯,真是看不出啊,大有前途,大有前途。”

  “嘿嘿,咦,你咋跟我們的輔導員老師說的一模一樣啊?”他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你咋就想著去學老戲呢?”,我禁不住問他。

  “哪有什么嘛,你不是以前老給我說‘藝不壓身’嗎?,你和我爸都愛聽戲,還時不時地唱兩段,再有,我本來就喜歡哪吒沉香郭靖的故事,更有,你老家不是在華縣嗎?所以學這個《劈山救母》就認真些,別的戲唱的就不咋樣了。”

  幾日不見,小家伙有點老氣橫秋了,還一套一套的。

  我笑著點頭,“不管咋說,你現在還是一個學生,學習才是最重要的【農*村*人*小說網:www.www.halegre.com】,可別為了這些小興趣耽誤了學業。”

  “不會,不會,你放心好了。連我老師都說了,明年中考,我正常發揮的話,重點高中肯定沒問題。不過,四爸,我能給你提一個要求嗎?”

  “你說吧。”這孩子,腦子里都是些我想不到的事,只要他的要求不出格,我一定會盡力滿足他。

  “今年過年,我還想去趟華縣。”

  “這……”,我有些猶豫。

  去年過年,給老韓招呼都沒打,我坐著林文龍的車子帶著皓皓跑回了華縣。盡管說那時有林文龍在老韓面前給我撐著,但現在想起來不免臉紅,覺得自己還是太過于任性了,害得老韓年根跑去接我們。如今,老爸也不在了,老韓又忙得不可開交,如果再給他添亂,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再說,自己還沒有恢復過來,傷筋動骨一百天,眼看著年節將至,這時候再回華縣去,真有點不大合適。

  見我猶豫,皓皓抓起我的胳膊蕩秋千似地來回搖晃。他既矯又賴,央求道,“四爸,你以前答應過要跟我上華山。上了華山,我就想看看華山論劍的地方,看看劈山救母的地方,看看老子騎青牛的地方,看看韓愈投書的地方。去這一趟就回來!我保證不耽誤學習。”

  “好吧,到時候再說,我跟你爸商量一下。”

  話說到這份上了,要是拒絕,他只會讓他更掃興,只有到時候看情況再說了。

  小家伙卻雀躍起來,“基本上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爸說,要比我給我爸說頂用得多。”

  我咧開嘴,卻只能苦笑。

  老左一言不發,看著皓皓跟我說得熱鬧自己插不上嘴,只能淡淡地陪著干笑。

  那晚,老韓過來了。

  他穿得整整齊齊,還特意修了胡子,整個人看起來干凈又清爽。他對老左說,“你看,小輝這一住院吧,害得你也整天沒時間好好休息。今晚上,你回家好好睡上一覺,這兒由我來照看,你明天再來。”

  老左道,“你不必這樣說。咱們也不是外人,你不用跟我這么客氣,就當我是來贖罪的吧。”

  為了大家都不再去想老左最后那句話,等老韓送走老左剛回來,我忙問他,“陳漢章那邊有沒有消息?”

  老韓脫下暗格子的西裝外套放在對面的床上,坐下來握住我的手,揉搓著輕輕地說,“說是這伙人狡猾得很,現在一連換了好幾個地方,以前的線索又斷了,不過,你放心,哥不會便宜他們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用最低調的方式解決這事呢?”

  老林的話清晰如昨,我盡量用老韓能接受的語氣問他。

  “低調,怎么個低調法?”

  老韓瞬間睜大眼睛,好像是我在說瘋話一樣。

標簽:雪舞如蝶  306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第307章
下一篇:第305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