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07章

時間:2020-03-30 15:11:23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m.69xs.top   閱讀:543   評論:0
  我深深明白,照老韓的個性,在他面前,張文清是不能耍刁的,他絕不容許也不可能容忍張文清像一只復蘇的僵蛇那樣狂咬他一口。

  如果張文清敢張口,老韓一定夾住它的七寸,然后毫不猶豫會把它斬成數段,一定會把它制以死地!

  “哥,我問你,在選舉過程中,你有沒有使用過一些讓張文清也接受不了的非常手段?我想,你肯定不會像他那么去綁架人,可你有沒有用過一些措施,譬如,逼得一部分偏向他的人沒法子給他投票之類的事?”

  我盡量語氣委婉。

  “那,倒是沒有。”老韓想了想,然后肯定地說。

  “真的沒有,我不用哄你。”老韓捏緊了我的手,再次肯定。

  我在天水的時候,老左曾打電話給我說過,有一回他去看老韓,正巧碰見老韓在跟別人通話,好像是下令要把一部分選民以旅游的名義在投票期間拉到蘇州杭州去。

  “你沒有拉選民去外地,以避免他們支持張文清?”我不打算放開這個話題。

  “這事,倒是有過。”老韓遲疑了一下。

  “不過,這也不算啥事。”老韓為自己辯解。

  我心頭一吃緊。

  老韓迅速發現了我神情的變化,忙道,“那幫人是墻頭草,他們兩邊收錢。你給他一千,他就嘴頭子說選你。別人一旦給他千五,他又會倒過去說選別人。當你再給他加一千的時候,他又會反過來說是選你。這樣一來二去,他兩頭來者不拒地收錢,最后下來,就他那一張選票,就飆升到五六千,甚至七八千。開始對這些人采取的辦法是一旦收了誰的錢,誰就派車派人黑夜白天地看著他,監視他收了這邊的錢,還會不會收那邊的錢。可是,這樣一來,費人又費力,還把村里的氣氛搞得一片緊張。但是這些人也狡猾,琢磨后,就不在家里收錢了,他們接到電話,跑出去在飯店里賓館里一樣能收錢。所以對付這些人,你只能再花些錢,干脆拉他們到外地去,就當他棄權了,也別再給人添亂了。”

  “這么說,你真的把一些人拉出去了?”

  “只有這樣對付了,拉出去,人才清靜。”老韓毫不隱諱。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如果把別人放在老韓的位子,還會有什么更好的辦法呢?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鄉黨,選舉過程中,這樣的滑頭選民,又拿他能怎樣呢?

  于情于理只能這樣,但是,這卻是違反《選舉法》的。失之公允不說,就連賄選都是一種觸法行為。現如今,大大小小多如牛毛的村長換屆選舉,有多少是真正意義上的合理又合法的呢?據說,即使執法人員在場,當著執法員的面,在排隊投票時候,還有競選者家屬整箱整箱拎著中華黃鶴樓芙蓉王香煙,給選民一只只衣服口袋里塞,大有不撐破口袋不罷休之勢,而那些執法人員依然熟視無睹。

  “也許在張文清看來,你這是在劫持選民。”我把話題往正題上引。

  “去他媽的張文清,他就是一條喂不熟的狗!要不是我,他張文清還能有今天?還不知道他在哪一塊碾盤下面舔糠呢?今兒后,他就別落在我手里,看我不揭了他的皮!”

  “咚——”,老韓一拳重重地砸在床沿上。

  老韓以前是提說過,他老早辦養牛場和后來搞運輸隊的時候,張文清一直在給他打雜。

  在農村,很久遠的時候,磨面粉蹍谷子都是用石碾子來推蹍。麥子的皮為麩皮,谷殼為糠。一些野狗經常在蹍房外轉來轉去,等谷殼飄下來,趁人不注意趕忙舔兩口,人一彈腳,高喝一聲“滾!”,野狗趕忙慌不擇路地逃竄。

  現在,只要有人提起張文清,老韓氣還是不打一處來!

  數千來舊的傳統文化,加上一部部秦腔老戲的影響,無一不給這片土地上的人灌輸著有仇必報的思想。

  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樣的話,不用說,早就烙印在老韓的心里了。

  再這樣繼續下去,這場戲將如何收場呢?

  “哥?”

  見老韓生氣,我低低地長長地喚了他一聲。

  老韓扭著頭漲紅著臉,回憶著往事,還沉浸在對張文清的仇恨當中。

  “哥?哥?”把他的一只手夾在我的掌心,我輕輕揉搓。

  老韓轉過臉來,依然氣鼓鼓地喘著粗氣。

  “哥,就是天大的事情,到最后都要解決。你說是不是?關鍵是要看,我們最后想得到啥結果,你說呢?”

  “那當然了,好,小輝,那,你說,這事,你最想得到咋樣的結果,你說來聽聽。”

  老韓另一只手合過來,反把我的手包在他的手心。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哥,你肯定聽過這話吧?”

  “你說。”老韓點點頭。

  “你覺得張文清是君子呢還是小人?”我繼續誘導。

  “這不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的事么!你想說啥?”老韓有點疑惑。

  “哥,我想說,我們現在劃不來跟這些小人消耗我們的精力,有這時間,有這勁頭,咱們可以干更有意義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繼續追究了,只要有條件,找個合適的機會,可以找他們心平氣和地談談,可以化干戈為玉帛。”

  老韓睜大眼睛。

  好像在他的面前的,是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陌生人。

  半晌,他才說道,“你胡說啥呢?這是你說的話嗎?你該不是被他嚇破膽了吧?你怕啥呢,這不是還有你哥我嗎?”

  見老韓動怒,我慌忙笑著說,“哥,你別急,你聽我說。張文清肯定不是你的對手,以前不是,以后也不是。但是,你得想想,這一次他為了和你爭這個村長,他肯定把以前的家當差不多全押上了,后來,他被你逼得沒法,狗急了跳墻才對我下手,最后的結果呢?是他自己啥也沒有撈著,眼下還不得不到處逃竄,整天提心吊膽過日子。”

  老韓忿忿地說,“那是他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話是可以這么說,成王敗寇就是這樣。可是,這不是電影,也不是老戲,故事到這兒就結束了,這就是一個最完美的結局。這是生活,很現實的生活,日子還得要繼續,不是嗎?你現在想要的,全得到了,而他呢?反而傾家蕩產了。你說他會甘心嗎?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別說你要找他,你就是不找他,他也一定會回來找你伺機報復。老話說的好,君子不斗小人,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難道我們以后也要在提心吊膽里過日子?”

  老韓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小輝,這是你說的話嗎?啥事情不得付出個代價?好吧,就拿道理說,可能是這個理,他甘心怎么樣,不甘心又能咋樣?我就不信服了,讓他放馬過來試試,不說我使啥手段,單是僅僅憑著大家都要講的法律,還不判他在號子里呆個十幾年!他在你身上做的,就是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的事!你別說了,這一口氣,我無論如何也咽不下!”

  老韓的犟牛脾氣下來了,掏出一根煙,點上火,氣鼓鼓地抽起來,還沒有抽兩口,扔在地上,又踩滅了。

  外面的護士不耐煩,咚咚地敲門,大聲喊,“都幾點了,還不休息?”

  老韓這才站起來,強轉笑容,對門口說,“知道了,知道了,馬上熄燈,馬上。”

  等護士的腳步聲慢慢遠了,老韓才重新坐下來。他定定地看著我,柔聲說道,“小輝,哥也知道,你是為了哥好,為了咱們以后好,這樣吧,你容我再想想,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

  我一陣欣喜。

  我的話,老韓也許聽不進去全部,但是,要是能使他接受一部分,我今天也就沒有白費唇舌,像他這樣的犟脾氣,不管啥事,只要是逆著他心性的,還得慢火緩緩地煨。

  我笑著拽他的胳膊,一點點拉過來說,“哥,這么長時間了,真的好想你呀。”

  老韓的手在我臉上撫摸著,“兄弟,這回,真是苦了你了。”

  說著,他的嘴就湊過來,壓在我的嘴上。

  摟著他結實的脊背,感受著他身上熟悉的溫暖,一種久違的幸福感頃刻間將我覆蓋。

  這個世界有時候很大,有時候很小,小到像現在這樣一個胸膛就是我所有的世界。只要有這樣的一個胸膛,我再無所需。什么紛紛擾擾,什么你來我往的爭斗,我所要的,只是老韓這一個身體可以擁抱,只有老韓這樣的一張臉讓我一生去端詳,只有老韓這樣的一股熟悉的氣息讓我反復流連,就已足夠。

  第二天,我撥電話給陳漢章,問他有沒有張文清的消息。

  陳漢章說,因為最后發現我的地方在寶雞區域,寶雞警方和西安警方協同破案。就目前來說,掌握了不少情況,但是,看起來對方早有預謀,也有相當的反偵察手段,追緝了好幾個地方,還沒有確切的結果。

  他勸我別著急,等有了消息,會馬上通知老韓。

  我說,“老陳,我想銷案。”

  陳漢章一愣,“小輝,這案子早已經上報了,雖說你是當事人有銷案的權利,但是也不會象你說的想銷就能銷那么容易。刑事犯罪是惡性犯罪,等逮到人,到了裁決的時候,自然會尊重你的個人意愿。還有,這事你也得聽聽老韓的意見,可別一時頭腦發熱義氣用事。”

  掛掉電話沒多久,老韓的電話就來了。“小輝,小輝,你別著急,等等再說。即使你有你[農-村-人-小說網:www.www.halegre.com]自己的想法,可也不能太便宜了他張文清,不讓他長點記性哪行?再說,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有些道理,從理論上是講得通的,可是,現實中不一定會按照你的單方面意愿發生。聽哥的,等等再說,啊?”

  “你就不能給張文清透些風聲,讓他跟你談談,哪怕他不敢露面,他委托一個人也行,坐下來談談,不是更容易解決問題?”

  “你個瓜瓜娃,你想得真是簡單。這時候,他還敢露面?就是派個人出面,他也不敢啊!好了,你別管了,這事有哥呢,現在哥手上還有點事,回頭再說。”

  掛掉電話,我長長地嘆口氣。

  老左說,“你啥也別說了,這事也急不得。你先養好自己身體才是當務之急。啥事還不是該咋樣就最后咋樣了?”

  瞅瞅老左,我接過他遞過來的一杯果汁。

  熱果汁正絲絲冒著熱氣,一團團氤氳散發著,像一團團解不開的迷。

標簽:雪舞如蝶  307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第308章
下一篇:第306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