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08章

時間:2020-03-30 15:11:25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www.www.halegre.com   閱讀:74   評論:0
  一切好像又重新回到平日的正軌上來了。

  過了元旦沒幾天,好消息就傳來了。

  老韓如愿當選村長!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杜甫一心等待能返還故鄉,等他54歲垂垂老矣的時候,終一日,安史之亂結束,喜訊傳來,他驚喜欲狂。這位一生悲苦的大詩人留下了唯一一首喜悅的快詩。

  我自然很為老韓的當選而高興。但是,這種高興,卻遠遠沒有達到像杜甫那樣幾欲癡狂的地步,相反,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擔憂隱隱地停滯在我心頭。

  張文清以前那些擁躉還有不少微詞,期間也蓄謀上訪,最終他們架不住林文龍授意后從上面的施壓以及老韓私下里個個擊破的游說和金錢瓦解,原本就一盤散沙的烏合之眾只能分崩離析偃旗息鼓。

  也有些好事者,想捕風捉影地想拿我和老韓的事做文章,眼見著大勢已去,他們只能私下里竊竊地嚼著舌根,最后又怕兩頭也不討好,加之不少局外人對老韓本來就一直存著好感,怎么看都覺得他不是這種人,漸漸地,一場對我來說看似山雨欲來的危機也漸漸消弭于無形。

  陳漢章那邊依然沒有什么消息,這跟電視新聞里經常表彰的警察辦案效率簡直就無法相比。

  我想銷案的事,老韓知道了,鄭重地對我說,“小輝,不是哥不尊重你的意見。無論啥事,都講究個說法。你就是再心軟,也得等張文清先閃個面了再說。好歹人家沒個誠意坐下來談,咱們再高姿態,明白人會說咱是高風亮節不計前嫌顧全大局,不懂你的人還會說咱們是瓜皮軟蛋熊囊鬼,會說咱們沒被人打死就先被嚇死了。你別急,也甭管了,就是天塌下來了還有哥在撐著,你怕啥呢?”

  我沒有怕,只是有些不安。

  很多次,我都把自己掉個個兒,想,我如果是張文清,如果我現在急急如喪家之犬,我會怎么辦?我該怎樣爭取自己最大的利益再卷土重來。我想了很多種方案,又一個個再推翻,想到最后,眼見著張文清依然音訊全無,干脆給自己說,去球吧,想死我也沒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反正我靜觀其變,反正我不會對你趕盡殺絕,我會對你以恩報怨,我不相信你張文清還沒有人性會心腸似鐵似石不為我動!

  身子一天天靈動起來,醫院的床位又緊張,獨占一個單間本來就是靠了徐大夫的關系,在我的一再要求下,老韓終于熬不過,只能讓我出院了。

  末了,他腆著笑給老左說,“我最近還是事多。你要是有空閑,就麻煩你多給我家里跑跑,省得小輝不靈便,要是再弄個啥差池,真的是沒臉也沒法給二哥二嫂交代了。”

  老左欣然應允。

  回到雅馨園,老左基本上每天下了班就早早地趕過來。

  他不是抹桌子拖地,就是洗菜做飯。我看了實在過意不去地說老左,“哥啊,你看,你一天還要上班,這么長時間南來北跑,難免會遲到早退的。要是因為我這事而被人數落,再要是丟了飯碗,那可怎么好?”

  老左笑道,“這當兒也快放假了,沒有太多事。你只管放心,工作的事我自己掌握著呢,不會出現你說的狀況。再說,你病著,我就是不來,不管在哪兒也是坐不住的。嘿嘿,你該不是嫌我跑你這兒來蹭飯的吧?你沒聽說過嗎?大鍋飯好吃農村人小說(手機版:m.69xs.top),也香!”

  老左這么說,雖說心有點黯然,我也再不敢吱聲了。

  正月初七一大早,二嫂打來電話。她先問了我身體,聽我報了安好,二嫂就說,“要是你能動彈,明兒個就煮點兒臘八粥給老韓吃吧。雖說城里人可能不大講究這些,可臘八好歹也算個節。煮臘八粥,一來祭祀先祖,二來祭神,還說是免災免難很靈驗的,正好也好掃掃往年的晦氣。”

  我老早就聽說過臘月初八要喝臘八粥的。這其中的由來,傳說有很多。有的說是臘八這天,佛祖貧困潦倒餓暈在路旁,幸得一碗雜七雜八的粗糧熬制的粥救了命,當天他在菩提樹下就悟道成佛。而最富盛名的卻要數一個開國皇帝了。說朱元璋小時候給財主做長工,被財主虐待關在牛棚里餓了三天三夜,臘八這天,他發現一鼠洞,掘開見有五谷雜糧,遂摻合在一起熬煮成稠粥,感覺是從沒有吃過的美味。及他得了天下,吃遍山珍海味,總覺得還是當年那碗粥香。于是,在臘八這天,在朝堂之上他命人煮了一大鍋五谷雜糧粥,其中又加了百合,銀耳,大棗,蓮子,花生仁,核桃仁,枸杞,桂圓等以及冰糖。群臣嘗后,無不叫絕。自此后,每年臘八這天,舉天之下,家家戶戶煮粥成為一種習俗。

  在鄉下,每一年過臘八煮粥都相當的盛行。半夜開始,家家戶戶點上柴火開始在大鍋里熬粥,炊煙一直冒到天亮。到了臘八這天,一日三餐,家家戶戶都講究不能吃菜,早上喝臘八粥,中午在粥里煮面條,晚上繼續喝粥。粥還必須有剩余,剩余的,一定要抹在院子里花卉和樹木的干枝上,以待來年豐收和好運。

  我笑著問,“這靈驗不?”

  二嫂也笑了,“靈驗不靈驗,都是吃斑斑土解心疑呢。”

  我笑了。

  斑斑土是野地里一種黑褐色的油脂性很強的土塊,以前很多人得了疑難雜癥沒有藥方醫治,就找這種土吃,希望它能醫治百病。

  我問二嫂,“那以后這幾天,還有啥講究嗎?”

  “臘月十三,蒸干,臘月二十三,祭灶。這些,一一都有說法。約定成俗的事情,咱們也不必細究它靈驗不靈驗,有些事情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著好。再說,現在家里就只有你跟老韓,你沒事了把這些節都給應上,老韓豈不是會對你更好些呢?”

  我忙應著說知道了知道了。

  我給老左打電話,問他下班后能不能去超市把做臘八粥的用料都準備一下。老左回話叫我不用操心,說自己早就盤算好了,晚上熬粥給大家喝。

  果然,下午回來,老左提了好多塑料袋,我想到的,沒想到的原料,老左一股腦的帶了回來。吃罷晚飯,他在廚房里又是洗米,又是洗配料地忙個不停。

  一切收拾停當,看了會兒電視,老左給我說,“小輝,粥已經用小火煨在灶上,你晚上別關機,估摸時間差不多了,我會給你打電話過來,你再關火。明早就有香噴噴的臘八粥喝了。”

  臘月十三,正好是周末,老左硬是不讓我動手,他窩在廚房里一個多小時蒸涼皮兒。祭灶那天,正好逢梅梅和皓皓放假了,他忙進忙出,又做了一大桌大家各自喜愛的飯菜。

  梅梅有一次問我,怎么老左整天往這兒跑。

  我只能搪塞她說老左是本家親戚,我身體不自在才出院,就拜托他來照顧一下。梅梅忙問我怎么了,我找了個勉強說得過去的理由說是骨折了。又趕忙說已經不礙事了你別操心,再養養就好了。

  梅梅將信將疑地去了。

  這么一段時間,老左只是默默地圍著我轉。好幾次,老韓當著我的面給老左說,“老左,看看,多虧了你,要不是你,這兒還不定亂成啥樣子呢。”

  老左先是客氣,再后來,老韓一開口說感謝的話,老左只是笑著不吭聲。

  臘月二十八晚上,大家在一起吃晚飯。剛吃完,還沒等收拾碗筷,皓皓就說,“別急,我給大家即興表演一段秦腔戲吧。”

  說罷,清了清嗓子,唱了一段《三滴血》中的《路遇》。

  這一回,輪到梅梅和老韓吃驚了。

  梅梅笑道,“你碎碎個娃娃,咋就對這傳統的劇目有興趣起來?”

  皓皓一聽急了,“有一句話叫‘民族的才是最好的’,你沒有聽說過嗎?你看,咱西安城里大街上來旅游的老外很多,你不曉得人家是來看咱們的古跡來的嗎?秦腔這東西,也是古字號非物質性文化遺產,咱老陜,嘿嘿,八百里秦川塵土飛揚,不吃辣子嘟嘟囔囔,大老爺們齊吼秦腔!是不,老爸?四爸?”

  皓皓尋求支援,把臉轉過來,在我和老韓身上來回瞅。

  老左默默地笑著,看這姐弟倆拌嘴。

  梅梅一聽這話,看皓皓一本正經一副小大人樣,差點笑翻。

  老韓道,“這也沒啥,有這興趣總比上網打游戲強啊,再咋說,戲曲這東西,大多都是有歷史故事的,唱戲不光是能練聲練氣練身體,還可以學到歷史知識。”

  老韓這么一說,皓皓得意起來,“姐,你聽聽,咱爸才是我的知音呢。左叔叔,四爸,你們覺得我唱得咋樣?”

  皓皓想找到更大的支持,這回連老左也扯上了。

  老左笑著說,“上一回,你在醫院里給我們唱的那段戲實在是好,不過今天唱的也不差。不過,我不大懂戲。還是讓你四爸給你評評。”

  皓皓忽然嚷嚷道,“四爸,你上回答應我說過年去華縣,可別食言啊。”

  老韓驚奇地看著我,“去華縣?啥時候?”

  皓皓這時候說去華縣,的確是我沒有意料到的。我正思量著咋樣說才能既安撫皓皓,又不顯得自己自作主張,忽聽老左說,“皓皓上次說過想過年去華縣爬一趟華山,小輝還沒跟你商量呢。”

  梅梅笑著說,“去就去吧,又不是去北京,當天就打個來回,好像是啥難事一樣。”

  皓皓聽說,臉上一片喜氣,站起來剛要歡呼,看見老韓的臉色,馬上又坐下來,像泄了氣的皮球眼巴巴地看著我。

  老韓道,“今年就在家里過年,哪兒也不準去。明年就要升學考試了,還不知道自己一天該干些啥。”

  本來熱熱鬧鬧的一頓飯,因為皓皓想去華縣這么一件小事,弄得氣氛嘎然降到冰點。

  看著皓皓情緒瞬間低落下去,我摸摸他的頭說,“你爸他疼你,以后你想去華縣,四爸一定陪你,你先好好學習再說。”

  皓皓抬臉看我一眼,眼里噙滿淚水。

  睡覺的時候,我問老韓,“你咋了?今天就發這么大火。”

  老韓正抽著煙,擰了煙蒂,轉身摟我入懷,“這碎娃娃家,凈給人找事。他哪兒知道你這次受的傷這么重。你也真是的,出院的時候,醫生不是交代過了嗎,叫你好好養著。這才養了多少日子?這傷筋動骨的,到過年時候,也不夠一百天啊。再說,誰不知道華山的路難走,到處懸崖峭壁的,當是睡大覺一樣?你別使著勁兒慣他了。”

  我輕聲說,“哥,不是我想慣皓皓。娃們家,整天只知道看書學習,也會憋悶壞的。他不就是想上一趟華山嗎?華山現在不是也有索道嗎?我可以坐纜車到北峰,沒有纜車的地方我就坐著等你們好了。咱們這樣折個中,你沒看怎么樣?這樣吧,實在不行,我就在老家等著你們好了。還有,你沒覺得二哥現在態度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再說,今年過年要是真不去趟華縣,好像也有點那個了。”

  老韓想了想說,“我本來打算過年時候你留在家,我一個人去華縣給倆哥拜個年的,盡量快去快回,照這樣一說,干脆一道去算了。”

  第二天,我給皓皓說可以去華縣了,皓皓竟然給了我一個熊抱,在我額頭還濕漉漉地親了一口。

  年三十,貼完春聯,老韓給老左打電話說,“小輝身體還不大靈便,可不去華縣一趟又說不過去。這樣吧,咱們一塊去,一來大家相互有個照應,也免得人說大叔過世了,你也不再去了。”

  老左聽了,馬上答應驅車跟大家在東十里鋪匯合。

標簽:雪舞如蝶  308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第309章
下一篇:第307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