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09章

時間:2020-03-30 15:11:26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www.www.halegre.com   閱讀:485   評論:0
  到了十里鋪,老左果然已經等候在那里。

  皓皓跟我坐在后排,一路上,他有說有笑,“四爸,你說,我咋就這么幸運呢!長了十多歲,長著長著就多了一個四爸?這么帥,還這么心疼我!以前,每年過年,全都是呆在城里,都沒意思透了,現在可好,既有親戚能走,還有好地方玩兒,咋就不叫我多早幾年有你這樣的四爸呢?”

  小家伙很會說搔情話,我耳朵發燙,臉也有點紅了。

  老韓笑道,“你這家伙,這事你還能挑能撿啊?你給我放老實點兒,到了華縣你四爸家里,可不準胡搗蛋。”

  皓皓乘老韓沒注意,吐了吐舌頭。他是個不安分的小麻雀,轉臉又問我,“四爸,你知道‘關中八景’嗎?”

  一座巍峨的秦嶺把全國氣候一分為二,所以秦嶺以北的關中平原自古以來也是美不勝收。不說其他的,單是終南山七十二個峪口,就有數不清的廟宇樓臺。秦漢大唐以來,騷人墨客反復哦詠名勝古跡,留下了燦若星河的千古名篇。而這關中八景,只是其中很微小的一部分,這些風景勝地也就家喻戶曉了。

  我笑著反問他,“你知道嗎?”

  皓皓笑嘻嘻地扳著指頭說道,“華岳仙掌,驪山晚照,灞柳飛雪,曲江流飲,雁塔晨鐘,咸陽古渡,草堂煙霧,太白積雪。對不對啊?”

  “你還真不簡單,一個都沒拉地說全了。”,我點頭。

  “那當然了,作為老陜,要是連這個都不知道,那豈不是笑掉人的大牙?”

  皓皓拍著胸脯,一副小大人模樣。

  “那你知道不知道何謂華岳仙掌?”我進一步問他。

  “這個華岳仙掌嘛,”這下他難住了,略一遲疑,道,“華岳,當然指的的是華山了,仙掌,是不是指山上有一塊石頭長得像仙人掌?咦,好象也不對,仙人掌是有刺的,這石頭不會長成有刺的樣子啊。”

  我笑道,“這個可不能想當然。是這樣的,王維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昔聞乾坤閉,造化生巨靈。左足踏方止,左手推削成。天地忽開坼,大河注東溟。遂為西峙岳,雄雄鎮秦京。’說的就是這個華岳仙掌。它是一面山崖,在華山的東峰之上。有幾十丈高,五指看起來很清晰,老早的人從潼關進入陜西,從官道上看華山,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它了。”

  皓皓禁不住驚嘆道,“哇!”

  “這個華岳仙掌還有一個傳說。說是在上古時候,黃河以東,山西境內的首陽山是和華山連在一起的,這對老百姓的出行造成了很大的麻煩。掌管黃河的巨靈神非常同情老百姓,他就腳踏首陽山,手推華山,硬是生生地把地軸折斷,使山脊斷裂,黃河從此后便從兩山之間流出去了。所以華山上就深深地印著巨靈神的手掌印。因為這手印太有點巧奪天工了,所以就被推為關中八景之首。再后來,漢武帝到華山祭天,他感嘆巨靈神的功德,在山下還修建了一個巨靈洞。還有更邪乎的,說是華陰縣有一個縣令,差點要據此把華陰縣改成仙掌縣。有關華山的傳說很多,除了你知道的劈山救母,還有吹簫引鳳,以及趙匡胤與陳摶老祖下棋輸掉華山等等。”

  皓皓聽得有滋有味,老韓忍不住擰過頭來說,“你看,你四爸的學歷可不是混出來的,說啥都是頭頭是道。你呀,以后要好好念書呢。”

  皓皓急得扯我袖子,讓我把這些傳說一一說給他聽。我聽老韓說此話,又覺得自己有顯擺之嫌,忙說,“我也是一知半解,你先去華山玩,等以后再慢慢講給你聽吧。”

  一路上閑聊,車子過了渭南,過了赤水鎮,沒多久就轉到了華縣縣城。

  雖說鄉間不同城里繁華,但是到了年節,卻有不同的熱鬧景象。鄉下沒有燃放煙花的禁令,從縣城開始,一路上的炮仗嗶嗶啵啵就響個不停。不少人家早早地在門口掛上了大紅燈籠,家家戶戶的煙囪冒著炊煙,大姑娘小媳婦在家里蒸包子包餃子做稍子。街道上,叼著旱煙袋的老頭也早早地穿戴一新,袖著兩只手,笑瞇瞇地跟南來北往熟識的人說著年話,小孩子們手里拿著各式各樣的煙花,不時地點燃一支,嘻嘻哈哈自是一番情趣,而那些年富力強的青壯年,早早地三五成群地喝酒打麻將推對子扎金花去了。各種內容各色的春聯也是讓人應接不暇。

  這個年節,只是好久不見雪的的蹤影,使人心里難免有點空落。

  到了家門口,二嫂正卷著袖子在院子里用手壓甭壓水。看見車停下來,忙上前來笑嚷道:“哈,大家回來了,我正要說一會兒給你們打電話呢。”說著,又轉回頭喊屋里的二哥,“掌柜的,快出來,你看誰回來了。”

  二哥出來,見老韓老左相繼下了車跟他打招呼,他笑著撓頭,嘴里含混地應著,就是不說話。

  老韓老左打開后備箱往出提禮品,二哥趕忙上前接住,說,“客氣啥呢,老拿這么多東西,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二嫂摸著皓皓的頭,說,“這娃們家,就跟風吹似地,一年不見,都長成大小伙子了。”

  然后轉臉問我,“這陣子咋樣?”

  我忙說好些了好些了。

  進了屋,老韓問二嫂,有沒有去祖墳上請過祖先,二嫂說上午二哥就去過了。

  在父母的遺像前,老韓老左和我,點了香燭,畢恭畢敬地鞠躬。

  禮罷,老左解開一盒子巧克力,蹲下來去逗二哥的兩個孩子。老韓坐在炕沿跟二哥二嫂拉話。

  二嫂道,“都回來了就好。要是沒啥事,大家就多住些日子。反正地方有的是,一會兒我把隔壁的大炕燒熱,晚上一起守歲吧。”

  老韓說,“不麻煩了。今年很多事都不順當,都說大年初一登高會給來年帶來好運氣,明天大家想去趟華山。晚上我們住到華陰去。”

  二嫂瞅瞅我說,“軍軍的身體,爬山能吃得消嗎?”

  我忙說,“不礙事,我坐纜車到北峰,等著他們就好。”

  “山上冷著呢。”二嫂道。

  “沒事,我到時候陪著他,我帶了軍棉大衣。”老左插話道。

  “那行吧,你們都有安排了,我也就不說啥了。只要你們都高興,比啥都強。”

  老韓站起來要走,二哥開腔說,“屁股還沒焐熱,咋這么快要走啊?”

  老左道,“今天除夕,怕去得晚了,到時候登記不上房間。二哥二嫂,等沒事的時候,再來看你們。”

  二嫂看著留不住大家,就站起來相送。

  到門口,老韓忽然想起什么,回臉說道,“二嫂,那瓶西鳳酒別送人,打開給二哥喝。”

  上了路,我問老韓,“你咋特地叮嚀酒的事?”

  老韓呵呵笑著說,“等二嫂打開就知道了。”

  我這才回過味兒過來,老韓有心,一定是又給留錢了。

  到了華陰,找了交通賓館住下。早早吃了年夜飯,看春晚不給力,各自早早地睡下,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在賓館里吃了餃子,一路向華山而去。

  八點多鐘到了山腳下,卻見不少游人,山路上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冬日的晨光照射在西嶺上,山峰看起來險峻而清晰,越發覺得天空晴朗又安靜。沿著一段水泥路,拐過幾個彎,抬頭往,最高的峰嶺上鋪著陳年的皚皚白雪。山風清冷,似乎一陣陣從云端吹來綿綿高寒,溝壑里,衰草一蓬蓬嗖嗖作響。山棱間偶爾一棵,或者間或幾棵墨綠色的松柏卻也那么屹立著,不知耐了多少年的雨雪風霜,那種古樸和剛勁,讓人難免聯想到東府人的品質。等坐上纜車,看一處處整齊的石級山路曲曲彎彎綿延鋪開,看山下的樓房矮小得像玩具盒子,忽然覺得這世界真是小。

  纜車升至北峰方停。華山之妙,在于它是由整塊的巨石構成,巨石上,很少生樹,明晃晃白森森的巨石如刀切斧劈而就,不見華山,難理解何謂壁立千仞。北峰三面臨淵,均深不見底。自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傳》風靡以來,華山也必須給這位把武俠小說發揮到巔峰極致的大師留一席之地。

  在83版電視劇《射雕英雄傳》里,最后華山論劍的地方是在華山最高處,這實在是一個誤導。華山的最高處不是名氣最響的西峰,更不是最佳觀日出的東峰,而是巍巍嵯峨的南峰。但是,南峰上根本沒有電視劇里面那樣大的開闊地帶。華山以險峻冠絕天下,唯有最矮的北峰具備這樣開闊地勢的條件。所以,遍尋華山,也只能在北峰的巨石上用行書大書“華山論劍”四字以供游客玩賞。巨石后面,被削平的一處空地總共也不足五十平方。

  記不清誰說過,中國人的旅游大都是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為的是去照一組照片而已。

  皓皓早就雀躍了。在那塊刻著“華山論劍”的石頭前,他跟老韓,跟我分別合影,然后再跟我們一起合影,這還不算,自己又擺出很多很萌的姿勢,反反復復照了十幾張。

  老左給我披上棉大衣,舉著單反相機,站著,蹲著,側著,正著,推拉搖移,不厭其煩地咔嚓來咔嚓去,最后,老韓看不過去{www.n.c.r.x.s.w.com/農村人/小說網}了,讓一位游客給我們四人照了兩張合影。

  我指著東面的山嶺給皓皓說,“你看,那就是蒼龍嶺,也就是韓愈投書處。”

  相傳,大詩人韓愈登華山攬勝,游罷三峰,下到蒼龍嶺,看見道路如履薄刃,兩邊萬丈絕壑,不免兩腿發軟寸步難移。上山容易下山難啊,他坐在嶺上放聲大哭,認為自己這輩子也下不來了。后來,他撕下一片長衫,在上面寫下給家里人訣別的信,最后又投書求救。幸得有樵夫得書告知華陰縣令,他才被人抬下山來。可見,古時候,那句“華山自古一條路”的路何其艱險。

  皓皓順我手指的方向看那一條近乎七十度的石級山路,不禁驚呼一聲,“媽呀,這路真是跟登天一樣。”

  嘴里說著,又見游人如織,突然間又禁不住心里的挑戰性,他問道,“四爸,陳摶老祖下棋的地方在哪兒?”

  “東峰。”

  “劈山救母的地方呢?”

  “西峰,”

  “最高處是哪兒,”

  “南峰。”

  “好吧,無限風光在險峰。那你要不要去?”他一副要征服珠穆朗瑪峰的架勢。

  老韓說,“還是讓你左叔叔跟你四爸呆在這兒等咱們吧。”

  老左笑道,“你們去吧,只管去,別擔心,要是你們下山來,看不見我們,我們肯定就到售票處大廳等你們。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他的。你們別忘了,在岳廟里燒個高香,據說很靈驗的。”

  說罷,把裝了水和干糧的袋子以及相機遞給老韓。

  老韓點點頭,轉身和皓皓朝蒼龍嶺而去。

  看著他們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山崖后,我對老左說,“哥,我們坐一坐就下山吧。我還是覺得這兒很冷。”

  老左道,“行,反正能陪著你,到那兒都行。”

  沒過幾分鐘,傳來高亢的胡子生的秦腔戲,戲詞,非常清晰,一字一句正朝我飄來:

  甲子年秋八月王開科場

  挑選了天下眾才郎

  天下的眾舉子要名登金榜

  有一個黃巢入科場

  那黃巢面貌丑不稱模樣

  將黃巢打四十趕出科場

  黃巢丟官氣難咽

  反詩留在午門前

  在倉門寶市把兵練

  練就了兩萬兵八千

  未起手殺人八百萬

  血水成河骨堆山

  唐僖宗在長安難立站

  在西岐米陽把身安

  程景思忠心顯沙陀國內把兵搬

  那老兒不發人和馬

  發兵多虧二皇娘

  大太保都司鬼一般摸樣

  在元郡搬來了兒的祖王

  兒爺爺被犯在當年咒上

  老爹爹尊堂父圍匪賊王彥章一命皆亡

  沒錯,這是老韓在唱《白虎堂訓子》。

  這段唱腔,講究的是鏗鏘有力,講究唱腔要野,要高,要豪邁,它對抑揚頓挫以及韻律的把握度要求極高,是一段非常適合在曠野里盡情釋放自己情緒的唱段。

  自打和老韓相處以來,我從沒有聽過他唱這段戲。想來,一定是老韓今天難得有如此大好心情,一邊跟兒子登山,一邊唱給山下等著他的我。

  山谷把老韓的一字一句準確無誤地回應著。

  望著高高山嶺上登攀的人群,想著其中有一個人是我的愛人,我舍不得把眼神移開。

標簽:雪舞如蝶  309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第310章
下一篇:第308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