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12章

時間:2020-03-30 15:11:31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www.www.halegre.com   閱讀:649   評論:0
  這不是真的!

  這一定不是真的!!

  這絕對不可能是真!!!

  這只是一場夢,只是自打我認識老韓以來,無數噩夢中的一個,這百分百只是一場夢而已。只有在夢里,才會看到老韓倒在血泊里我無法出手助他,只有夢中的情景才會如此逼真又清晰,只有夢中的事才會如此瞬息萬變,也只有夢后一切才會變得如此安靜,只有夢后一切才會這樣的悄無聲息!

  這不是真的!

  這肯定不是真的!!

  這絕對不可能是真的!!!

  一定是我太累了,一定是我聽覺和視覺全部錯覺了,一定是我恍恍惚惚中在老韓開車途中腦子拋錨了,一定是我閑極無聊沒球事干了構思了一部小說,這一定是那小說中的一個情節,一定是我錯把其中的一個主角人物想象成了老韓。或者說,我現在就根本不在西潼高速上,也根本不在大年初一這個時節。我一定是正在某個夜晚香甜地依偎在老韓懷里酣睡著,或者說,我們正在某個陽光明媚的五月的早晨,此時鳥鳴啁啾,我們正并肩徜徉在春夏之交令人困頓的某一條林間的花徑上。或者說,我是我在某天喝醉了酒,因為老韓給了我太多的幸福,而我只是為他有些擔心,無意間做了一個噩夢而已。

  都說是流年太過于安然無恙,都說是幸福總要用驚悸來襯托它的華章。是以,美好的歲月只為讓我日后繼續感恩老韓那愛的溫暖,而要我無時無刻不生出一些震顫,也為要我日后更加珍惜老韓,而在此刻給我在我眼前虛幻出這一景象!

  這個傍晚不是真的!

  這條高速路不是真的!

  老韓倒在血泊里沒吭一聲不是真的!

  老左驅車過來,從車內沖出來抱起老韓不是真的!

  【www.www.halegre.com 農村人 小說網】老左聲嘶力竭地呼喊老韓,瘋狂地向我招手不是真的!

  老左摸出手機,撥打120不是真的!

  老韓軟軟地躺在老左懷里,鮮血染亮老左的衣褲也不是真的!

  老左放開老韓,瘋狂地搖拽奧迪的車門要放我出來不是真的!

  一輛警車停下來,兩個警察蹲下來查看了老韓,站起來問了老左兩句話,就開始撥打電話,也不是真的!

  一個警察瞅到地上不遠處有一把鑰匙,撿起來看了看打開我們的車門,搖了搖呆若木雞的皓皓,皓皓依然一動不動像個木偶,也不是真的!

  我沖下去,從老左懷里搶過老韓,抱起來茫茫間搖搖晃晃往前沖,被老左和警察擋住,喊著上車上車,這也不是真的!

  上了警車,奔向渭南人民醫院,醫生翻看了老韓的眼皮,聽了心跳,向我們搖頭,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貼著老韓越來越冰涼的臉,死命抱著老韓越來越冷的身體,我倉惶間雙腿一軟,人事不知,這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全部不是真的!!!

  老韓撂下他的梅梅撂下他的皓皓,撂下一大攤子事情沒有一個字的交代就走了,世界上不可能有這樣嘎然而止的事情!

  老韓一聲不吭跟我一句話不說就走了,這完完全全不可能!

  我在青華山頂和老韓一起挽過同心結一起掛過同心鎖,我們求過地藏王菩薩庇佑,他們會保佑我們白頭到老的。老天爺能如此殘忍地帶走我的愛人嗎?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我在香積寺為老韓許過愿,在佛前虔誠地為老韓祈福過,老天爺能如此無視地看著老韓倒在冰冷的路面上嗎?

  這不可能!

  這不可能!!

  這根本不可能!!!

  今天,老韓才在華岳廟里為我們燒過高香,他也拜過萬事靈驗的三圣母,老天爺就在他眼皮底下看著我癡呆呆絕望地看著老韓一言不發地離開?

  這怎么可能!

  這怎么可能!!

  這怎么也不可能!!!

  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不能!!

  不能!!!

  老林來了。

  陳漢章來了。

  二哥二嫂大哥也來了。

  梅梅來了。

  老韓的哥哥們也來了。

  村委會的人來了。

  老韓的近親這幾天一個個都來了。

  在陳漢章的張羅下,警察們開始例行公事。他們問我什么,我只知道自己在開口說話,我說了些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老林安慰我什么,我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我一次次要沖進太平間,要把老韓緊緊抱在自己懷里,可每一次都被人拽了回來,看見我發瘋的樣子,好像二哥和二嫂都哭了。

  老左死死地守在我身邊,寸步都沒有離開過。

  去三兆火化老韓那天,我死命地撲向靈車。

  我才不管路人和在場的人怎么看我。然而,我還是被人擋住了。我不能夠再往前撲上一步,老韓的一個族人好像在后面狠狠地踢了我一腳,盡管有二哥和老左扶著我,我還是被人踢倒了。

  一連幾天,我水米未進。

  我好像聽見老左哭著說,“小輝,你不要這樣,老韓走了,這是事實。你不要再這樣了,不只是你,大家都很難過。你還得振作起來,皓皓還得大家一起照看呢。”

  皓皓一身孝衣,他手里擎著白色的紙幡,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被兩個伯父攙扶著,坐在卡車老韓的棺木旁。

  梅梅哭得死去活來。

  我想跟在老韓的棺木后面,我想在老韓被抬進火化爐的時候也跳進熊熊的烈火中去,但是,被一幫我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人拖住,我連靈車都沒能上去。

  眼看著老韓的靈車越來越遠,眼睜睜看著我的愛人的最后一面我都看不著,想著我連最后一程都不能送我的愛人,我肝腸寸斷,只能用嘶啞的嗓子一聲聲干嚎,“哥,哥呀———,我的哥啊———”

  我不知道那緩緩駛進冷風的靈車上,老韓能不能聽到我一聲連一聲的嘶喊。

  我也不知道這塵世上到底有沒有望鄉臺。要是老韓真能登上傳說中的那座望鄉臺,他會不會聽這聽不見的聲音,會不會看我這個看不見的人。

  我不知道有沒有那只白鶴徐徐地飛過去接送我的愛人飛向沒有冤苦、只有平和的天堂,我也不知道我的愛人在飛向天堂的時候,還會不會不斷回頭向我張望。

  正月初十,老韓下葬。

  我已經哭不出一滴眼淚,如果真有眼淚,那也應該是我的血淚,在一滴一滴落在這塵世上。

  沒有了老韓,這個世界從此一片冰封。

  那個曾經給我無盡溫暖的一個鮮活的人,突然之間變成一盒骨灰長眠于地下,怎不叫人心如刀割。

  沒有老韓的日子,生命對于我是多余的。

  我在每一刻都在回想,想著老韓在我愣神的時候會忽然站在我身后,忽然會伸出手臂擁我入懷。在我渾渾噩噩的時候,我經常會忽然打一個激靈。

  我想這應該是老韓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轉身看時,卻什么都沒有。

  正月十二那天早上,老韓的大哥忽然來找我。和他一起來的,是一個穿著正裝戴著眼鏡的很斯文的年輕人。

  那人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說,“你真正的名字是洪小軍,是吧?”

  我木然地點點頭。

  他說,“據這位韓先生講,這套房子的所有權不歸你。你如果有異議,請你出示有效證件。”

  他指了指老韓的大哥。

  我勉強打起精神。

  印象里,老韓當初買這所房子是寫在我名下的。

  我一時想不起房產證在哪兒。

  好像幾天前,二哥二嫂要接我回華縣,我拒絕了。不管他們怎么說,我只是不斷搖頭,我什么也沒說。好像他們又耽擱了一天,跟老左叮囑了又叮囑,才戀戀不舍地回去了。如今,在我身邊的,只有老左。

  老左想說什么,我的手在他胳膊上按了一下。

  既然老韓不在了,我還守在這兒,也實在沒有什么意義。

  “只要有人照顧皓皓,我會很快離開的。”我微笑了一下。

  很長時間沒有笑過了,原來笑起來這樣艱難。

  不知道為什么,我已經好幾天沒見皓皓了。

  “你放心,我是他大伯,我有監護權,也有義務將孩子照顧好。”老韓的大哥冷冷地說道,他又補充說,“你如果沒有別的事,請你收拾一下東西,兩天之內離開。”

  我又笑了一下,人一走,茶就涼,人情冷暖就是這樣正確。

  老左終于忍不住說道,“事情不是這樣,這所房子是小輝,哦,不,是洪小軍的,他有房產證,我可以肯定他有的。”

  “這兒有你啥事?你當你是誰啊?實話給你說,即使有房產證,也不能證明這房子就是他自己買的。不是我那兄弟掏錢給他買來的才怪!他如果有良心,就該把這房子退還給我侄兒。孩子還小,以后花錢的地方多著呢,我兄弟為了選舉,把家當都花光了,現在人去財空,你讓孩子以后去喝西北風啊?”

  老韓的大哥沒好氣,差點跟老左喊起來。

  老左還想說什么,我忙攔住老左,對老韓大哥說,“大哥,你放心,我也有義務照顧皓皓,好歹這孩子這幾年都一直喊我四爸呢。你放心,我會把這所房子轉到皓皓名下的。另外,我會傾我所有把老韓留下的東西完璧歸趙送給皓皓。這是房門鑰匙,你順便帶著吧。”

  我把鑰匙摘下來,遞給他。

  天水還有一套房子,也是老韓買的。老韓當初還說以后要跟我在天水養老,現在物是人非,留著它也沒用了。

  老韓大哥接了鑰匙,不冷不熱地說,“那最好了。你最好是念想著老韓以前對你有多好,想著皓皓這孩子眼下有多可憐,不要在臨走還藏著掖著。我把話撂倒這兒,要是我查到了你有夾帶和保留,可別怪我不仁義!”

  說罷,給那個年輕人遞個眼色,轉身出門。

  臨到門口,轉身過來又說,“我明天就過來換這兒的門鎖。”

  老左站起來跺腳,“這也太欺負人了!沒人貪你的東西,就不能緩兩天嗎?”。

  我靜靜地笑著說,“哥,沒啥,這本來就不是我的。我本來就一無所有。還得勞煩你,替我收拾兩件衣服,我天黑就走。”

  “你想走到哪兒去?好吧,看來你只有跟我回玉祥門了。你哪兒也別去,你放心,這西安城里,只要還有我一口飯吃,有我一件衣服穿,你就不會餓著凍著。”

  玉祥門?我是從玉祥門掙開老左的懷抱跑出來的,現在又要回玉祥門,這是怎樣的一個諷刺啊?!

  老左出去收拾東西,我很納悶,怎么這幾天一直不見皓皓和梅梅呢。

  我給梅梅撥電話,隔了好久,梅梅才接了電話,她啜泣著,低低地應了一聲。

  “你還好嗎?”,我輕輕問一句。

  “好,四爸,你要保重自己啊。”她終于大哭起來。

  “不哭,梅梅。四爸問你,皓皓還好吧?”

  “他也好,比前幾天好多了,你放心,沒事的。”

  “以后要是有啥事,就給我打電話,到玉祥門來找我。”

  “怎么?”梅梅驚奇地說。

  “我要走了,我不能老是住在這兒了。”

  半天,梅梅說一句,“那,四爸,你好好保重,有空來看我們。”

  掛掉電話,我怔怔地靠在床頭不知所以。

  老左拿著幾張證件和一只盒子過來說,“你看,這是房子的產權證書。這兒還有老韓的幾份人身意外保險單,其中一份受益人是你,賠付金額相當可觀。還有一只禮品盒,我看了,里面有兩只玉扳指,我記得,好像你以前有一只的。”

  是的,盒子打開來,里面是兩只玲瓏剔透的碧綠的玉扳指。

  我對老左說,“這玉扳指得留著,其他的,都留給孩子吧,我改天過來辦手續。”

  老左深深地嘆口氣。

  我把文件放在客廳里顯眼的位置,搖搖晃晃站起來。

  老左扶住我出了門。

  身后,防盜門自動呯地一聲關上了。

  出了樓,老左讓我靠在門口花壇的石頭上,他去地下車庫取車。

  晚上的料峭冬寒讓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還不到正月十五,西天上,一輪冷月尚未渾圓,廣漠的蒼穹空曠得出奇。

  回望住了兩年多的雅馨園,回望那曾經透出溫暖燈光的窗口如今一片漆黑,不敢想老韓,干涸的眼眶又被淚水打濕了,不知不覺,我蹲下身子,雙臂抱頭,渾身跟著顫抖起來。

標簽:雪舞如蝶  312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第313章(大結局)
下一篇:第311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