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雪舞如蝶

第313章(大結局)

時間:2020-03-30 15:11:33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遠   來源:www.69xs.top   閱讀:988   評論:0
  我絕對是個沒心沒肺的人,是的,沒心沒肺。

  從大年初一老韓遇難到正月初十老韓下葬,又混混沉沉在玉祥門呆了一星期,我一直沒有給陳漢章打過電話。

  不知道為什么,我似乎根本不關心眼下案情在如何進展著,直到正月十六那天,陳漢章打電話給我,說是有人投案自首了,要我去指證罪犯。

  我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心肺的那個人,一定是!

  連我自己都訝異,為什么在老左陪我去警局的路上,我心情始終是那么地平靜。

  我原以為在看到罪犯后我會不顧一切沖開所有人的攔阻撲過去,我以為我會用盡平生的氣力抓住他,我以為我會喝他的血吃他的肉連他的骨頭都嚼爛,再一口不剩地咽下去。

  可不知道為什么,在對面的房間,通過隱身玻璃看見了那個站在一排人當中的胡勇勝時,我的心卻靜如止水。

  我不得不相信,我是這世上最冷血的人。

  前來投案的人,在十個人中一字排開。除了兩個假警察,還有那三個光頭,但其中沒有田真真,更沒有張文清。

  我一一指給陳漢章,我當時平靜的樣子,連我自己都萬分吃驚。

  在警局里,沒呆多久,連陳漢章給我說什么,我都沒有聽完,就轉身自顧自地出來了。

  陳漢章好像是說,這伙人根本不承認受他人指使。他們只管說他們是在高速路上用碰瓷的手段來訛詐路人錢財。似乎還說,當初是用彈弓夾了一枚橄欖果射到了老韓的奧迪車上。說他們之所以對老韓痛下殺手,僅僅是因為老韓拒不下車的極度不合作態度惹惱了他們。

  他們隨身交出了兇器。

  他們說是在逃亡了幾天后,實在無法忍受社會和來自于自己心理的強大壓力,愿意認罪伏法。

  不用說,他們的車牌全是套號的假牌照。

  我聽著陳漢章的話,好像還笑了笑。

  我為什么變成這樣麻木不仁,鬼才知道。

  我相信,真相到底怎么樣,唯有等到恢恢天網把張文清網羅住以后才會水落石出。

  可張文清現在到底在哪兒,依然還是一個謎。

  我心如死灰。

  即使抓住了張文清又能怎么樣呢?即使我親手把張文清剁成肉醬又能怎么樣呢?即使我把他打入十八層地獄讓他萬劫不復,我的老韓會回來嗎?還會笑吟吟地站在我面前嗎?會在我每天早上睡醒后第一眼就能看見他嗎?我還能隨時嗅到他溫暖的氣息嗎?

  我甚至非常變態,很多次,我腦子里會蹦出一個很奇怪的想法。

  我經常在人群中溜達,還會經常旁若無人地大聲唱歌唱秦腔戲。我巴不得我在招搖過市時,張文清或者他的黨羽會馬上現身。我甚至更希望在某個我最清醒的時候,張文清會一聲不響地從黑暗中冒出來站在我面前,然后青面獠牙地對我說,“小輝,你不是愛老韓嗎?你們不是愛得死去活來嗎?那老子做件好事,送你一程,老子現在就送你去見他!讓你們在黃泉路上繼續恩愛吧!”

  我甚至希望張文清會手握那柄刺進老韓后背的軍刺,也準確無誤地刺在我后背同一個地方,并且準確無誤地刺在我后背同樣的深度!

  我更希望我倒下來的地方也正好是老韓倒過的地方!

  其實,更準確地說,我希望那天晚上倒下去的那個人不是老韓,而是我!

  沒有了老韓,這個世界對我來說索然寡味。即使抓到張文清,無論用什么辦法處置他,也換不回我的老韓,那個叫韓軍的我的愛人,這是事實。

  所以,我根本不關心能不能抓到張文清。

  那段時間,我最熱衷的事情,是喜歡駕車去赤水鎮。

  在去赤水鎮的路上,我經常在嘴角掛著微笑。

  我絲毫不理會老左苦口婆心的勸阻,我會跟他搶他的車鑰匙,然后再駕著他的車,一言不發面帶微笑地來到赤水鎮。

  我把車停在高速路上,我會坐在隔離欄上或者直接席地而坐,望著老韓曾經倒下去的地方,一坐一整天。

  我一首一首唱歌,一曲一曲唱戲,唱老韓唱過的歌,唱老韓唱過的戲。

  每一首歌,每一曲戲,都會讓我重溫那些過往的幸福時刻,我都會覺得老韓就在我面前,他會伸開手臂把我摟在懷里,我都會聽到他的心跳聲,也能親到他那張再熟悉不過的笑臉。

  這個冬天很晴朗,每到午后,陽光都能曬燙我流淚的臉,也能曬暖我撫摸路面的手掌。我才不管寒風會不會吹冰我的脖頸我的脊背,我根本不在乎屁股下的水泥路面有多冰涼和堅硬。

  我扯長兩條腿,就那么呆坐著。我才不管來來往往車輛里的人怎么看我,我才不管路政巡警用怎樣的話語來勸告。

  他們一開始先勸說,后來變成不耐煩的驅趕。他們甚至威脅我說,“不管你是不是精神有障礙,你要是再不聽勸,我們就以妨礙道路交通安全法對你實行制裁,對你實行行政拘留!”

  看見他們的車遠遠地開過來,我就迅速離開,等他們走了,我會重來。

  老左眼淚汪汪地說,“別去了啊,小輝,你要聽話呢,你是想叫我跟你一起被關進拘留所嗎?老韓已經走了,是不是呢?你就是再糟蹋自己也沒用啊!你得面對現實,日子還長著呢,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我不理會他,他拉我胳膊的時候,我就一聲不響地咬他。

  除了想著老韓,除了重溫跟老韓在一起的分分秒秒的時光,我發現,原來我什么都不會。

  那天,老左天沒亮就起來炸油糕,中午他還搟了面條,說,“小輝,今天是龍抬頭的日子。”

  他這么一說,我才猛然驚覺,冬天已經過完,已經開春了。

  臨出門的的時候,老左在窗口趴了一小會,平攤著手往窗外伸了一下,擰臉給我說,“外面好像下雨了,你可別再出去瞎跑了。”

  這一冬都沒有一星一點兒雨雪,街上滿到處都是灰塵。

  在二月二這天,忽然下起雨來。

  陳漢章忽然打來電話,很激動地說,“小輝,張文清抓到了!抓到了!田真真也抓到了,其中還有個跟老韓長得很像的人!這些雜碎,原來一直窩藏在重慶沙坪壩田真真的同學家里。老左提供的線索終于用上了!現在他們正在押解途中。”

  張文清,田真真,都抓住了!

  這出乎我的意料,卻也在情理之中。多行不義必自斃,自古來誰也不會因窮兇極惡逃脫懲罰。

  我忽然驚醒,自老韓下葬后,老韓的墓地,我連一次也沒有去過。

  在潘家村坐上910公交,出行不到二十公里,就能到南鯨魚溝北坡的白鹿原公墓。

  我揚起臉。天色陰沉,雨不大,其間夾雜著米粒大小的顆粒物,打在臉上怪舒服的。

  今天不是什么忌日,墓地上幾乎沒有什么人,一片冷冷清清。

  我在想,多少年后,我也會躺在這里?到底是多少年后,還是今天呢?我甚至在想,躺在這里,我會很幸福嗎?我會跟老韓重續前緣嗎?想到這里,心里有點痛,有點癢,很受用,我不自覺地笑了笑。

  這是一所據說葬過女媧,東周和大唐曾辟為上林苑的福壽之地,武則天也曾在此處的太平寺出家過。占地千余畝的墓園蒼松翠柏花木果樹周植,亭臺樓閣假山奇石隨處可見,白鹿原下清水環繞,確是一方風水寶地啊。

  老韓的墓地坐南面北,在一處高坡的最頂端上,很好找的,不需要守墓人帶路的。

  在老韓的石碑旁,有一朵蒲公英,它翹著長長的花梗,含苞欲放。

  我把鮮花蹲在石碑前,順手掐下那棵蒲公英。

  老韓的黑白照片在石碑中央對我微笑著。

  “哥,這是你送給我的問候嗎?”

  老韓沒有回答,依然微笑著看我。

  花苞躺在我的手心,花蕊緊緊地簇擁在一起,像一顆熟睡的腦袋。冷冷{www.n.c.r.x.s.w.com/農村人/小說網}的藥香在冷冷的空氣中彌漫著,很有味道。

  我撫摸著老韓的照片,摸著他照片上的臉,我的手指一片冰冷。

  我不禁潸然淚下,不由自主解開衣襟,抱住石碑,把我裸露的胸膛貼了上去。

  佛陀弟子阿難出家前,在路上見一少女,從此后他相思深種愛慕難舍。佛祖就問阿難,“你有多愛他?”。

  阿難道,“我愿化身石橋,經歷五百年風吹,經歷五百年日曬,經歷五百年雨打,但愿此女子從橋上走過。”

  老韓不是那個阿難愛慕的女子,我也不是阿難。

  我們只是兩個小人物,永遠不可能成仙成佛成菩薩,我們只是把情感認得真了一些而已,因為我們永遠不可能沖破“情”字的樊籠,我們心甘情愿被這個字煎熬,就是敲骨驗髓也在所不惜!

  十里平湖霜滿天

  寸寸青絲愁華年

  對月形單影相護

  只羨鴛鴦不羨仙

  我就不相信,如果有來世,我會不繼續做我那個桃花林里的舊夢,我就不相信老韓會不在那個舊夢里等我!五百年滄海桑田,頑石也會長滿青苔,只要我一顆心兒未死,我何懼讓老韓在我夢中再留五千年!

  哥啊,就讓我們忘了那片滄海,讓我們忘了這輪日月,在來世,不管你在哪個鄉村,還是哪座城市,我不會改變容顏,你也不要換了相貌,就讓我們互相在人海之中找到吧,讓我們生生世世在一起!

  哥啊,梁山泊可以為祝英臺碰碑而死,我洪小軍為什么就不能為你以身殉情,再和你一道化為一對蝴蝶翩翩雙飛呢?

  忽然,一直蝴蝶輕輕地落在我的臉上。

  我一驚,難道說,是老韓聽到我的心跳,先期翩然而來?

  抬眼望處,原來卻不是。不知什么時候,天空開始下起雪來。

  雪花非常輕盈,紛紛從天空慢慢墜下,落在山坡上,落在路旁的松柏上,落在老韓的墓碑上。

  一陣風來,大片大片的雪花像一只只白色的蝴蝶在滿山坡飛舞。放眼再望,滿山坡就像一座舞臺,任由這一只只靈動的蝴蝶輕快地飛來飛去。

  不知不覺,我脫了衣服,在老韓的墓碑旁像蝴蝶一樣舞動起來。

  哥呀,給你跳完最后一舞,我就隨你來了。

  忽然,后面傳來一聲聲呼喚,我聽出來了,那是老左的聲音。

  老左好像摔了一跤,他爬起來,跑過來哭嚎著,“小輝,小輝!”

  一件棉衣忽然裹住了我。

  “小輝,你這樣咋行呢?你可以不替你著想,你可以不替我著想,你也得替二哥二嫂想想,他們都盼你能振作起來。老韓是沒了,可是老韓一樣活在你心里。如果你嫌西安傷了你的心,我可以陪你到別的城市去,我會永遠拿你當親弟弟待。我會陪你一直到老,一直到我咽氣!”

  老左從身后抱住我,放聲大哭。

  哥啊,要是我現在就陪你去了,老左,身邊我這個至親的大哥,他的后半生將怎么辦?

  哥啊,看來,我得遲些再跟你赴那場永不相忘的約會,我得在我赴約之前,給老左找一個他深愛的人,這是我的責任啊。

  坐在山頭,看著老韓靜靜地在蝴蝶叢中笑著,忽然一首歌在我心中慢慢唱起,那首歌,很久都一直盤桓在我心頭,是的,是高明駿的那首《叢林男孩》的歌。

  問我從那里來 那是什麼地方

  一個你不知道的地方

  問我為誰流浪 要去什麼地方

  是不是那日出的方向

  我離開我的家 獨自尋訪天涯

  沒有淚 沒有愛 沒有他

  離開古老的叢林 來到年輕城市

  我扛著未知的命運

  霓虹正在閃爍 照著我的落寞

  那心情實在無法甩脫

  像是漂泊的云 披著冷冷的風

  在風中是叢林的回音

  ……

標簽:雪舞如蝶  313(大結局)  七夕到底有多遠  中年  農村人小說網  www.www.halegre.com  www.69xs.top  m.www.halegre.com  m.69xs.top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第312章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