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中年小說

單身父親(全本)

時間:2017-02-27 22:22:07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116635   評論:1
  [正文 引子]

  觀音菩薩妙難酬,清凈莊嚴累劫修,

  三十二應周塵剎,百千萬劫化閻浮,

  瓶中甘露常遍灑,手內楊枝不計秋,

  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

  南無菩陀琉璃世界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正文)

  浩瀚南海,煙波繚繞,俯瞰南山,祥云,朵,梵音陣陣,好一處一處仙家所在。

  這一日,觀音菩薩外出歸來,靜坐在蓮花上掐指一算,又有一樁孽緣就在眼前。世間萬物,造化不同,就算是菩薩也要順應自然,不能強求去改變。

  “金吒,凡間今,是何年”觀音菩薩看了一下眼童子問道:

  “是公元1970年6月19日子時”善財童子金吒很準確的回答道

  “去叫黑熊過來”觀音菩薩吩咐道。

  金吒不敢怠慢,一會的功夫就把黑熊領到蓮花臺前,自己轉身退了下去。

  “黑熊,你來這里修行很久了,現在準你下界投胎,好轉世成仙。記住不要從龍陽君的山洞走過,切記。下山去吧。”觀世音菩薩對那只被孫悟空弄來看守后山的黑熊說道。

  (凡事各有各的法則,如果沒有提到龍陽君的山洞,黑熊大概真的不會路過那里。可是觀音菩薩提到了,自然就有劫數在里面,躲,應該是沒法躲的。)

  黑熊打點好行裝,跟著護衛的使者走向南天門界河,心里念叨著不要從龍陽君的山洞走過,一抬頭眼前竟然就是縹緲幻境的龍陽司。

  心里說了一句不好,想轉身的時候,這只冥頑不靈的笨熊,還是被坐在囚禁自己的山洞窗口前的龍陽君的笑臉所迷惑,迷迷糊糊的湊了過去,瞬間他感覺到了一種記憶的空白。

  當黑熊熊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在前往投胎的路上,他看見了一條孕育著黑龍的大江,又看見了莽莽的大森林,還沒有想好要在那里落腳,他的頭先撞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那石頭有些滾燙,把他身上的黑毛都燙光了,他感覺自己很難看,現在還哪里是熊了,分明是一只白豬。

  我的天呀,真難看,大黑熊不想再看自己這個模樣,他顧不得在游離尋找一戶合適的人家,聽見有一家的嬰兒發出了啼哭聲,就不管不顧的飛了過去,把自己的靈魂融合進去了,他變成了一個白生生的胖小子。

  完達山林區的一戶姓吳的人家迎來了自己的最小的孩子,是個帶把的男孩。“是個兒子,我沒有其他的欲望了,滿足了,真的滿足了。”吳石在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舒展,他好興奮。“給我的娃取名叫吳雨旺吧,俗話說無欲則剛,希望這娃兒有錚錚鋼骨。

  吳雨旺滿月的時候,一個算命的先生對吳石在說“這娃天資聰慧,可成大器,看好祖墳。若祖墳有損此子當受磨難,不過晚年之后衣食不愁,還是不錯的。”吳石在好酒好菜的寬帶了那個算命的先生,把他送出了多遠。

  (r算命先生就是張果老,他看到黑熊經過了龍陽司,就知道自己要親自跑一趟凡間,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了。)

  吳石在并沒有把算命先生的話太放在心上,偏巧那一年長了大水,吳家的祖墳受到了一點的破損。第二年吳雨旺的身體就出現了一次重大r意外,從手術臺上下來的吳雨旺,看上去沒有什么大礙,吳家也就沒怎么在意。

  那年秋天那個算命先生又來了,他說吳雨旺要大器晚成了,因為洪水的污垢弄臟了事先規劃好的脈絡,他的一生要增加很多的劫難。不過,一切都會過去的一切都會好r來的。

  那場洪水是怎么來的?是觀音菩薩掐指一算,這黑熊沒有聽自己的話,還是招了龍陽君的道,這可怎么得了,怎么可以讓一個有著龍陽嗜好的人過早地揚眉吐氣,讓木吒點了一下桃樹枝上的甘露水,讓張果老為吳雨旺也就是黑熊設計的轉化r路多了一些變數。

  (這里要說的是,沒有歧視,但是繁衍才是所有動植物生存的法則)

  因此這個黑熊必定在變成吳雨旺之后的人生之路并不平坦,

  前生的事只是r個引子,下面該我們的吳雨旺出場了,記住此時的他已經是一個中年的胖子了。

  [正文 001]

  人總要生存,盡管有些事情你從來沒有干過,也沒想過自己會干這件事,當生活都成了問題的時候,你就自然而r的做出選擇,沒有為什么?……

  (正文)

  大廈浴池的停業是老板事先想好的,決定把那里租出去開超市,事實證明是個錯誤。

  胖胖的吳雨旺考試回來的時候,在r下碰到了老板。“你去那里干了,告訴我一聲,很多人再問我你的電話”。

  “目前還沒有去找,我剛從單位回來,不過肯定還在開發區這片找,離家近些”。干著活照顧著家,是吳雨旺打工的原則。

  這一r也就決定了吳雨旺不能去大洗浴中心去干,因為那里脫不開身。

  吳雨旺沒有急著找干活的地方,先去看了一下師傅李富貴,不管干上這一行掙不掙錢,吳雨旺還是感謝師傅,起碼有了混飯吃的手藝。

  當年r開單位生意失敗老婆鬧離婚的吳雨旺,在同志場所很巧合的碰上了李福貴。在那間擠滿人的蒸汽房,一直以為自己輕度ED,不能主動的吳雨旺,居然神奇的昂起了頭。

  于是吳雨旺成了李福貴的徒弟,一個當年去浴池讓別人搓澡的從不給別人搓一下背的人,居然開始笨手笨腳的拿起了毛巾,開始學著為別人搓澡,有些殘酷。

  “既然從事了這個行業,就要有一種端正的態度”這是不愛說話的李福貴對吳雨旺說的最多的話。

  “你能成為L市這個行業的明星,因為你有文化,有氣質,還有服務的熱情”。李福貴總是這樣給吳雨旺打氣和鼓勵。

  果然,剛剛出徒的吳雨旺,居然通過了一個大洗浴中心的測試,開始了他的搓澡生涯。

  用師傅李富貴的話說,“明眼且豢茨憔褪歉魴率鄭但是你的優勢在于正規,手法一上有那么點意思”李福貴對有些得意的吳雨旺潑了冷水。

  但還是對吳雨旺很器重,倆個人工作的地方很遠,一到周末李富貴總是帶著吳雨旺去各大浴池觀摩學習,很快吳雨旺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孩子上了初中以后,不能再讓他過著近乎于無人管的生活學習,吳雨旺離開師傅回到了Z市,開始了大廈浴池的工作,見過世面,手法突出,很快就傳遍了這個小城市。

  大洗浴的老板來找過自己幾次,吳雨<謝絕了,自己知道小浴池更適合自己,可以照顧孩子的學習和生活,還能方便自己偶爾難以壓制的雜念,吃下豆腐。因為自己是同志。

  9月是金色的,麥浪滾滾展示著沉甸甸的期盼,果樹梨樹上面滿是讓你口水直留的果實,紅的黃的成熟的脹破了果皮,壓得枝兒笑彎了腰,正午的陽光還是那么的火熱,在給萬物驅趕已經有些涼意的秋風,讓期待收獲的人們心里更加感到溫暖。

  吳雨旺走進匾額上還掛著紅布的天璽浴池的時候,老板田天璽正在忙著裝玻璃拉門。

  看著吳雨旺進來,習慣性的笑了一笑。

  “有什么事情嗎。”

  吳雨旺道明來意。

  “你搓澡?”田天璽看著眼前這個體型富態,留著小胡子,一臉匪氣的吳雨旺,怎么看怎么不像個搓澡的,所以疑惑的問。

  “恩,我以前在大廈浴池干的”吳雨旺很平淡地說其實再打自己的招牌。

  田天璽笑了。之前隔壁的鐵路賓館的老板江海浪就和自己說過,雖然是小浴池也庥懈齟暝璧模大廈浴池的搓澡的師傅手法好。把他弄來,可以給自己帶來一定的客源。

  田天璽也就在猶豫是不是要搓澡工,上哪里去找大廈搓澡的人呢?

  “也行,我開始沒打算用搓澡的,房間都裝修好了餑憬來看看那個屋合適,我改一下。”

  看到吳雨旺不招自來的送上門,田天璽決定設立這個項目。

  吳雨旺轉了一圈發現都是單間,放不下搓澡床,搖了搖頭。自己不能讓田天璽去修改已經裝潢好的房間,舛ɡ肟。

  “這個屋行嗎?”田天璽指了下廚房拐彎出一個屋子。這是一個還沒有按隔斷的房間,上面是大大的水箱,顯得棚很低,但是絕對夠大。

  吳雨旺點了點頭,“可以,能放下床就可以。”

  “多大的床。”田天璽問。吳雨旺耐心的告訴了自己的需要。

  “價錢怎么算,你中午要在這里吃飯嗎”田天璽覺得自己對眼前這個胖胖的吳雨旺很有信心,開始談論細節。

  談好了細節,留下了電話,吳雨旺走出了天璽浴池,路過鐵路賓館的時候正好碰上江海浪。

  “在那里干了,我都好久沒搓澡了,去了一次洗浴中心,他們糊弄,搓的不舒服”。

  江海浪說的是真話,大洗浴《啵再加上小縣城洗浴老板對搓澡沒有具體規定,搓澡師傅們當然是越快越好,多掙錢嗎?

  老板不靠這一塊掙錢,也就不很在意,大多數洗浴中心搓澡這一塊是承包出去的,交了承包費,怎么做隨你,生意好壞與自己無關,自己的精力都放到按摩∫豢檣希所以W縣的大浴池搓澡這塊很差的。吳雨旺再清楚不過了。

  “就在你隔壁。”吳雨旺指了指天璽浴池。“好呀,我這里也替你宣傳下,好多老顧客都在打聽你去哪里了。”

  江海浪很熱心。吳雨旺感激的點了點頭,快步離開了。因為中午的時間到了,自己要回去給孩子做飯,這是最主要的。

  吳雨旺結婚后最大的改變就是學會了做飯,而且做得一手好菜。

  當年在單位叱詫一時的生產科長如今辦成了搓泄ず投子的全職保姆,吳雨旺的心態已經很平穩了,沒有了剛到這個城市的浮躁,生活的壓力讓自己變得很現實,老婆揮霍了自己曾經辛苦算計來的一點錢財,離開了家。

  她無法面對大起大落,虛榮的心讓她無法面對這個城市和她所認識的人,還芯褪僑說街心昴欠萃盛的需求。

  兩個人沒有離婚,是因為不想傷害到孩子,兒子吳南是個很優秀的孩子,懂事學習好,難得的是他的全面素質。

  這讓默默承擔起全部壓力的吳雨旺感到無限的欣慰,所以自心可不去大浴池干活多掙些錢,也要留些時間多陪陪兒子,讓他在關愛中成長。

  “兒子,爸爸找到新的地方干活了,以后中午爸爸要是不能及時趕回來,你就等一會,爸爸和老板說了,中午有一個小時不干活的”吳雨旺喜歡什么事情都和兒子溝通

  “沒事,你買些蛋糕,中午你要是回不來,我就吃蛋糕喝牛奶”吳南懂事的說。

  “不用的,你多等一會就好,要是不趕趟回來做飯,爸爸就給你買包子回來的”吳雨旺看著吳南,摸了一下他的腦袋。

  吳雨旺雖然為了孩子上學離開了單位,但是工作關系還是保留的,待遇也不少。只是不給開工資了,單位的一些活動有時候還要參加的。

  這不S市全民乒乓球賽在S市舉行,曾經在單位獲得過單打名次的他,趁著天璽浴池還沒有開業,代表單位參加了比賽。

  吳雨旺沒有再去天璽浴池,只是等他的電話。而天璽浴池已經全部裝修完畢,老板娘古黛美臉上掛著滿意的笑容,準備著開業的一切事情。

  瘦瘦的她和胖胖的盤扃糶緯閃艘恢只ゲ溝姆緹埃開飯店出身的古黛美干凈利索做事一陣風,和老實脾氣好慢性子的田天璽有形成了一種性格上的反差和互補。興許婚姻的形成一定要有各種因素的磨合,才更有韻味。

  吳雨旺不知道,自己正在比賽的中段,天璽浴池已拋急縛業了。古黛美也不知道自己繁忙中的一個失誤,就是吳雨旺正在比賽。事情往往出奇的巧合

  [正文 002]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脾氣,順的時候大家都是一團和氣,不順的時候,難免罵娘,事情總要一盼二的去看,不要計較太多,一切也就無所謂了……

  (正文)

  吳雨旺打乒乓球球的姿勢比較正規,高拋發球下蹲發球還是旋轉球都發的不錯,可是基本功不行,是個典型的花架子,平時玩玩打個和平球還藕希單位小還能混個名次。

  到了市里比賽。基本上就是場場亞軍,管他呢,能和同事們一起參賽本身就是一種樂趣,何況還能混身運動服,比賽結束了,帶隊的場長還問他“下個月有個智力比賽,你參加嗎,參加的話我把資料給你拿來”。

  吳雨旺的對體育屬于葉公好龍,喜歡,但是沒多少真本事。但是在智力比賽上,應該還是很有優勢的,他的記憶里是公認的,當然是指在單位上班,沒離婚之前。

  帶隊場長章子雨和吳雨旺的關系用東北話說那是“罡罡的”。

  兩個人一起搭檔過,后來又成了同一個部門的上下級。對于吳雨旺離開單位,章子雨一直覺得有些失落,缺了好幫手,就等于去了一條堅實的臂膀和錢財。

  但是吳雨旺離開的原因是因為孩子上埃這一點他贊同,因為自己的孩子已經在W市他奶奶家上學了。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章子雨知道吳雨旺的性取向,那個時侯只能說是知道吳雨旺喜歡開玩笑,開玩笑的方式就是扒男人褲子,摸男人的驕傲。

  吳雨旺沒有接觸外界之前,兩個人都不知道,這叫同性戀,只是章子雨覺得吳雨旺有個很好玩的習慣而已。

  后來,也就是吳雨旺離開單位五年多的時候,吳雨旺在哈市知道了同志這個名詞,也正是走進了同志圈,而章子雨則要更晚些的時候單>為所有領導配置了電腦,沒事的時候在網絡瞎逛,他才知道同性戀這個詞匯。

  那是又過了兩年的事情,當再次碰在一起的時候,章子雨挑明了吳雨旺的性取向,吳雨旺也沒有否認,兩個人彼此心照不宣了。

 >“我找了家新浴池,最近好像要開業,所以不能參加了”。吳雨旺對章子雨說道。

  “哦,那算了”章子雨沒有勉強。

  章子雨沒有象吳雨旺那樣坦誠,畢竟自己也是個場長,其實在兩個人同時在一起支持工>的時候,他已經有一只腳跨進了這個群體,興許比吳雨旺還早,只是自己沒有去想去說,章子雨一致認為那是一場游戲。

  那是一個很精明也很秀氣的貨主,在酒后挑逗了他的純潔,讓自己在那間領導的小炕上失去了所謂同志的天真。

  不過那是一個誘惑的陷阱,差點沒有失去上萬元的貨物,好在吳雨旺并不知情的攔住了那車貴重的貨物,并且強制性卸了車。

  這是兩個人工作上的唯一一次不配合,作為生產科長的吳雨旺態度是那么的堅決,氣的主管場長章子雨破口大罵。

  后來章子雨發現吳雨旺是正確的,因為那個貨主留給章子雨的抵押存折是假的,當然這個事情吳雨旺不知道。

  短暫的相聚然后是短暫的分別,吳雨旺很少回單位,那是他曾經輝煌的地。現在落魄的自己,還有一個更艱巨的任務,就是培養孩子和維持生存。

  古黛美對浴池設立搓澡并不看好,但也沒有反對,所以開業之前沒有給吳雨旺打電話。

  在她的心中洗澡的多搓澡的少,畢竟這是個〕鞘校流動的人口少,何況鐵路這個區域應該是這個城市最不繁華的地方。

  似乎設立搓澡只是賞給吳雨旺一口飯吃而已。(這個想法一直延續了一年多,直到吳雨旺因病離開一個月,他才發現吳雨旺的重要,這是后話)

  鞭炮齊鳴彩旗飄飄,賀喜的人熱熱鬧鬧,顯示了浴池老板的人緣和財氣。

  古黛美長發披肩,黑色的緊身夾克緊繃的牛仔褲,配上高腰得的小蠻靴,嬌小的身軀散發著妖氣和活力,周旋在人群當中。

  田天璽不聲不響的奔波在鍋爐房和浴室當中,就像個長工一樣賣力的忙碌著。

  下午當古黛美一臉紅暈,滿身酒氣的回到浴池的時候,田天璽發火了。

  “跟你說昨晚先給師傅打個電話,你不打,現在i,聯系不上,來了好幾伙搓澡的,都沒洗,還指責我們玩人撒謊,沒有搓澡的就說沒有,干嘛騙人”田天璽不言不語的發起火來還挺大。

  “怎么打不通,號碼不對嗎?”古黛美并沒有喝多,此刻顯得很鎮靜。

i “家里的電話,沒有人接”田天璽聲音很大,那個時侯吳雨旺還沒有手機,可見多么的落魄。

  “不就是少掙幾個錢嗎?多來幾個洗澡的不比那個掙得少”。古黛美開始安慰田天璽,這個想法一直是古黛美心中算不過來的賬。

  洗澡的和搓澡的比較,古黛美一致認為,多一個洗澡的比多一個搓澡的掙錢,暈死。

  “不是錢不錢的問題,是讓人家說我們撒謊,心里憋氣”田天璽扔下一句話,轉身進了鍋爐房。

  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停在了門前,下來三個人問道,“能洗澡嗎?”

  “能”古黛美心里一肚子氣,浴池不能洗在還能干什么,但是臉上還是堆著難看的笑。

  “能搓澡嗎?是原來大廈的師傅嗎?”

標簽:觀音菩薩  觀世音  南海  蓮花  單身  
相關評論

農村人小說網 - 戀老版www.www.halegre.com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樱桃红视频在线播放_免费樱桃红全集视频在线观看_爱看